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扯扯渡


□ 向本贵(苗族)

  作者简介:向本贵,苗族,1947年生,湖南沅陵县人,曾做过农民和乡镇干部,中国作协第六届全委,中国少数民族作家学会常务理事,湖南省文联副主席,国家一级作家。已出版发表作品650万字,作品两次获中宣部五个—工程奖,两次获中国作协少数民族文学骏马奖,有4部作品被改编拍摄成电影或电视连续剧。

  一

  老伴去世之后,刘长根老汉觉得自己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即便是渡船上没有坐几个人,两手拉着那根篾缆,也感到有些力不从心,要是怡河稍稍涨了点水,拉着渡船过河,就觉得十分的吃力了。刘长根已经跟半垭和后山两个村的领导说过多次,他年纪大了,扯不起缆索了,换个人来渡船吧。两个村的领导却是异口同声地说要他在这里渡船不是他们的意思,是乡政府领导的意思,乡里的领导说扯扯渡这船必须由你刘长根来渡,换别的人都不行,“乡党委李书记有一个全盘计划,哪一个子儿放错了地方,这盘大棋就下不出大格局来了。”两个村的领导别的没学到,乡党委李书记说话的神态却学得惟妙惟肖,做出的手势像是指挥千军万马的将军。

  今天清早,乡党委李书记过船到后山村去,刘长根大着胆子问李书记:“我们乡的全盘计划和大格局是什么啊?不能在这里修桥,还不能换别的人来扯这渡船的缆索?”

  李书记名叫李如强,四年前从县委办调到田坪乡做乡党委书记。李如强开始并没有在意这个满脸皱纹,背有些驼,说话还有些喘气的老头,站在船头,眼睛直视前方,眉头紧锁,脸面凝重。不知道他到底是在看对面的高山呢,还是在思考什么重大的问题。船到了河中间,突然就摇晃起来,李如强才回过头来看了老人一眼,问道:“你刚才说的什么?”

  刘长根说:“我不想扯这渡船索了。我已经老了,扯不起这渡船索了。” 李如强没有正面回答老人的话,指着河对岸说:“都十月了,那棵桃树怎么还开花?”

  “十月小阳春,年年的这个时候都要开花的。”

  “我来田坪乡四年了,今年才第一次看见十月的时候这棵桃树开花。”

  刘长根没有做声,心里说,你一年都不到河对面的两个村去一次,怎么知道十月的时候这棵桃树开花啊。

  “桃花渡,名不虚传,加上这么一个扯扯渡和一个扯渡船的老人,就是一幅绝妙的风景画,来桃花渡游玩的城里人要看的就是这种大自然的风景,要体味的就是这种原汁原味的山野气息。”

  刘长根说:“我听别人嘴里说出来的却不是什么桃花渡,体味的也不是什么山野的感觉,那些来这里玩的城里人说这是公母渡。如今我老伴去世了,再也没人给他们煮红薯包谷吃了,不知道他们又会叫出个什么新鲜名字来。”

  李如强说:“不管叫什么渡,有你在这里扯渡船,就行了。”

  刘长根嘟哝说:“你看这篾缆,已经用十多年了,什么时候扯断了,坐船的人跟我一块到洞庭湖去喂鱼吧。不肯修桥,换根篾缆总可以吧。”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