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书画摄影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苗族装饰艺术研究


□ 余继平


苗族<a href=装饰艺术研究图片1" />
丰富多彩的苗族装饰艺术,是苗族文化发展的特殊载体,是苗族物质文化和精神文化的结晶,是社会历史条件下的文化产物。苗族装饰艺术经过上千年的积淀,折射出苗族的历史发展过程,蕴含着深刻的社会文化内涵。其在发生、变化、发展、演进的过程中与地理生态环境、宗教(巫术)、哲学、民俗等领域相互影响、相互渗透,形成独具特色的苗族装饰文化。我们可以通过氏族崇拜、部族崇拜和氏族组合的各式各样的艺术标徽,了解苗族的部族组成和发展状况,知晓苗族的历史美学观、实用美学观和生活美学观,透析苗族的观念意识和心理素质。
自然环境是文化产生的必要条件,任何文化都是在一定区域出现,再逐渐形成、传播、发展。当然,自然环境也是产生民族民间美术的重要因素之一。《汉书·地理志》中讲到:“凡民禀五常之胜,而有刚柔缓急,声有不同,系水土之风气,故谓之风 ;好恶取舍,动静无常,随君上之清欲,故谓之俗。”由此阐明了民间美术同习俗的形成一样,是受自然环境影响的,同时也受到社会环境(人文环境)的影响。换句话说,民间美术不仅受到自然环境的制约,还要受到来自经济、宗教、伦理道德、民风民俗、审美趣味和传播等的影响,是对传统文化及远古文化基因的保留、传承。“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不同的水土养育出不同的人,不同的人创造出丰富多彩的文化。苗族是个悠久古老的民族。由于组成苗族的氏族部落较多,居住分布的特点是大分散、小聚居。早在距今五千多年前,长江中下游和黄河下游一带的原始人类,逐步形成部落,其首领尤,被苗族人民视为自己的祖先。今天,乌江流域的苗族人民(渝东南、贵州西北一带)还供奉尤庙以示纪念。四千年前,又形成“三苗”或“有苗”、“苗民”,后被舜赶到南方杂居。《史记·五帝本纪》中载 :“窜三苗于三危,以变西戎 ;放兜于崇山,以变南蛮。”其现在主要集中分布在黔东南、黔南、乌江流域的比节、安顺、贵阳、遵义、酉阳、黔江、彭水、铜仁、六盘水,以及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湖北恩思土家族、苗族自治州等地。这些主要是由南蛮、三苗部、西戎和东夷结合组成的苗族。复杂的居住环境以及生存条件的差别,造成血缘亲近的氏族部落之间,其发展状况、思想意识和社会心理上也会产生差异。他们从强烈的氏族族徽观念、部落氏族族徽观念出发,创造出在装饰上风格一致,然而特点又不同的艺术品,如: 多姿多彩的苗族服饰、苗族蜡染、苗族扎染、苗族刺绣、苗族银饰等。
以苗族服饰为例,由于苗族部落地域环境的变化,他们的衣纹服饰有很大差别。在元、明、清时期,据文献记载,苗族曾按服饰色彩分为红苗、花苗、白苗、青苗、黑苗等,如清朝的陆次云在《峒溪纤志》中载: “苗人……有白苗、花苗、青苗、黑苗、红苗。苗部所衣各别以色,散处山谷,聚而成寨。”由此看出,生长环境存在差异,各地苗族文化、风俗、审美观念就有所不同,这直接影响到苗族的装饰艺术造型。譬如说,白苗以人夷为主体,是养蚕抽丝的氏族。他们把蝴蝶作为装饰图案的主体,以蝴蝶作为自己氏族的族徽。配色方面讲究整体效果,“白”色调占绝对优势,在大量白、灰的底色上配以朱红、浅红色,间以蓝色、灰黑等装饰。青苗是驯夔的氏族,以九夷为主体,图案崇拜麒麟,有时运用云彩、仙雾表现麒麟腾云驾雾。色彩以青色为底,配上少量的灰色、白色、黄色,或加上浅黄、深红、橘红等色。黑苗把狗视为氏族的族徽,狗作为装饰内容的主体,在黑紫色、黑色的底色上用少量其他色彩四处装饰。当然,在具体的装饰品中,他们都结合表现对象的内心世界和环境状况。如苗族装饰艺术中还有表现向往自由繁荣的幻想境界题材,有象征子孙繁衍的鱼虾,有用几何图案来表达氏族祖先迁徙的路线,记叙本民族的历史,以及用龙纹表示苗族敬祖的习俗与美德等内容。
苗族装饰艺术可以说是自然环境的产物。由于自然环境的恶劣和猛兽的袭击,苗族先祖形成了雕体文身的习俗,目的是在生活中避免野兽的伤害。《礼·王制》中载 :“东方曰夷,被发文身,有不火食者矣。”《疏》 :“越俗断发文身,以避蛟龙之害,故刻其肌,以丹青涅之。”“雕,谓刻也。题,谓额也。谓以丹青雕刻其额。”讲的是苗族祖先仿照危害人的生物花草和想象中的鬼神形象,在人身上用刺刺破皮,再涂上朱砂或其他色彩,伪装自己以躲避猛兽侵害。随着社会的进步,生产力的提高,纺织业出现,人们就在纺织品上描绘花纹来伪装自己。经过几千年的积淀形成了如今丰富多彩的苗族装饰艺术,它美化着苗族人民生活的各个方面。社会环境(人文环境)的变化,也促进了苗族装饰艺术的繁荣发展。苗族几次大迁徙以及改土归流以后,自然环境、人文环境发生了变化,他们与当地的汉、土家、壮、侗、布衣等族杂居,装饰艺术在造型上潜移默化地吸收外族文化的特点,特别是受到汉文化的强烈冲击,装饰艺术得到了变化,内容更为丰富,内涵更加深刻。如,“五子登科”、“麒麟送子”、“三羊开泰”等图案,在造型上明显受到外来文化的影响。总之,多姿多彩的大自然、各种人文因素为苗族装饰艺术的创作、发展提供了良好的生长环境。苗族装饰艺术蕴含着民族精神素质和心理素质,反映出苗族人民质朴的审美观和价值观。苗族装饰艺术从人们生活需要出发,它总是紧紧围绕着人们的衣、食、住、行、用等方面,进行创造和发展。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装饰 2004年第08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