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腿里的蛇


□ 桢 理

  桢 理 四川人,居武汉。2004年开始文学创作。出版有长篇小说两部,中篇小说选集一部。另有中篇多部散见于各文学期刊。部分小说被选载或收入选集。
  
  一
  郑玉在桃源镇采访的时候,遇到了一个插曲。采访对象要她超越采访,帮助他。这是一位参加工作不久,又有很大理想的小记者求之不得的事情。
  在省城,也就是女孩子的工作单位所在地,市民已经把记者、城管和中国足球队员,并列称为三种人,差不多人人喊打;在桃源,老百姓看她的目光,还像看观音。
  这真让人感动。
  其时女记者面对男英雄,正想到一个词——葱管。对方笔直纤细,洁白如玉的一个鼻子和十根手指,给人印象深刻。即使在教授中,能长十一根葱管的男人,也不多见。何况,他只是一个施工员,更让人好感翻倍。
  钟文明成为见义勇为的英雄,是两年前的事了。那时他在县城的一家私立建筑公司搞现场管理。有天下午,一块预制板从几米高处滑落,砸在了他的下半身,把他砸成了终生坐轮椅的人,和一个不能再做男人的人。工友们把昏迷的他送往医院后,纷纷作证,那一秒多时间内,钟文明除了大喝一声“闪开”外,还一把推开了自己一个手下、该工地上年龄最小的泥瓦工。泥瓦工不到十四岁,是劳动法界定的童工。出事后,老板就地把他打发回了家,自己则代替被救的男孩子,向县城电视台绘声绘色讲述了事情的经过。那男人在镜头前抹着眼泪说,舍己救人的钟文明同志,永远是我们大发建筑公司的骄傲!
  这句话后来刷在了他们工地的围墙上,醒目地震慑着路上的行人。
  在信息摄取过量的公众看来,此事也许不算新鲜。对于当事人来说,却不啻是人生最大的转折。钟文明很久以后还有点迷糊加虚脱,一个人的时候,老学电影里的镜头,使劲咬手背,咬出一个椭圆的“手表”后说,痛了,痛了,我真的残废了。
  口气很奇怪,猛一听起来,倒像是欢欣。
  他住院期间,接受了省市各媒体共八次采访。出院回桃源镇后,又接受了县里和乡里各一次采访。加起来,刚好十次。十次后生活像打完水漂仗的池塘,归于家长里短。后来的一年多,除了亲朋好友还记得这个事,连镇上十米开外的邻居,也很少提起了。所以两年后的今天,省报记者郑玉因为做《英雄们,今安在》的大型选题,登门采访他,不仅令照顾他的姐姐慌张跑出去,说要到镇外三里的舅公家,捉虫子养的乌骨鸡煨柴火慢汤,款待女孩子(尽管女记者按照职业道德,一再企图阻止力气像牛一样大的钟大姐冲出门去),就连跟颁发见义勇为证书的副市长握过手的英雄,都像没见过世面的人一样,激动得清鼻涕直流。
  郑玉体贴地掏出一包餐巾纸,撕开递给他,眼睛却尽量不看最大的那个葱管。而另外十根小葱管,一直在深蓝色的毛巾被上不停揉捏。毛巾被好像很久没洗了,搭在英雄萎缩的双腿上,灰蒙蒙的深蓝凸显了葱白。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当代》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当代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