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第八个铜像”桑纳耶


□ 江 平

“第八个铜像”桑纳耶
江 平

2004年秋,赵实、童刚同志率中国电影代表团访问巴尔干半岛的山鹰之国——阿尔巴尼亚。从步出地拉那机场的那一刻,我们就在寻觅昔日在电影中见过的那一切——在中国,40岁以上的人没有不知道阿尔巴尼亚电影的。三十多年前,《地下游击队》《海岸风雷》《脚印》《创伤》《伏击战》等影片曾风靡大江南北,让在文化沙漠中苦苦挣扎的中国人像寻到甘露一样兴奋。在这个曾经被誉为“欧洲惟一一盏社会主义明灯”的国度里,我们收获了太多的意外和惊喜,其中之一便是见到了著名演员桑纳耶。
金风送爽。我和导演宋江波、影评家陆弘石、演员剧雪、娜仁花、侯勇、青年作曲家居文沛、制片人沈健等踏着满地落叶兴致勃勃回到宾馆,服务人员说有一位大明星在等我们。远远望去,一个穿着红毛衣的男士坐在那里。他一看到我们就奔了过来,用英语做起自我介绍。他说自己是阿尔巴尼亚电影制片厂的导演,听说中国同行来了,一定要见见我们。他来好几次了,一直“守株待兔”,没想到真让他等到了。
我们为他的精神所感动,便请他去咖啡厅边喝边聊,他说自己从前也是演员,生于二战期间,拍过二战影片,很多电影可能中国同志都看过。我立即请翻译刘春同志取来几盘阿尔巴尼亚老电影的碟片,赠他作小礼物。不料,当拿出第一盘影碟时,他突然眼睛放光,热泪盈眶。“这就是我!”他指着影片《第八个是铜像》的剧照说。我们一行人惊呆了!眼前这位老人就是银幕上的英雄易普拉辛吗?这就是八亿中国人都熟悉的那位阿尔巴尼亚英勇不屈的游击队员吗?

桑纳耶从他的包里拿出了自己的相册。二十多岁从影,三十多部片子,四十多年来历尽沧桑,他让我们看到了一个被岁月做旧的电影人。当年银幕上让纳粹闻风丧胆的帅小伙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年近七旬、染了一头黑发的老人家!他目睹了阿尔巴尼亚电影从小到大,从弱到强,又从强到弱的全过程。他告诉我们,“红旗落地”之后,过去的许多演员都已经改行或息影,只有他和少数几位在坚守阵地。说这话时,我分明感觉到,艰苦卓绝的条件下仍在影坛征战的桑纳耶依然是铜像一尊。
我告诉老人,中国观众没有忘记阿尔巴尼亚电影,没有忘记《第八个是铜像》!我们吟唱起影片《宁死不屈》的主题歌:“赶快上山吧,勇士们,我们在春天参加游击队!敌人的末日就要来临,我的祖国就要获得自由解放……”桑纳耶忘情地和我们一起唱着,大家都不禁热泪流淌。
临别前,我们纷纷摆出了“八”的手势拍照。桑纳耶不解,以为我们是在做举枪动作,当我们告诉他这是中国人比划“八”的手势,意在纪念《第八个是铜像》,他激动地和我们摆出了相同的姿势合影留念。
几天后,我们代表团应约来到桑纳耶的家——一条铺满碎石的小巷深处,孤零零伫立着一座两层小楼。
桑纳耶夫妇已经等候多时了,他的太太是阿尔巴尼亚电影资料馆的馆长。他们曾经都是劳动党党员,和我们有着同志一般的感情。老两口亲自煮了咖啡做了点心款待我们,还用中文唱起《东方红》。当我们再次齐唱阿尔巴尼亚电影的歌曲时,他抓住我的手说:“只有中国,还记得我们。”他认真地表示,任凭世界风云怎样变幻,他依然用党员的标准要求自己,他的影片仍旧关注着劳动人民。虽然“明灯”熄灭了,社会制度可以选择,信仰也可以选择,但他的心中仍然装着游击队员易普拉辛的理想!桑纳耶动情地说:“我向往中国!”
那天晚上,大家唱歌、喝酒,愉快而美好。我们也被阿尔巴尼亚电影人对中国的情感所深深打动。
子夜时分,我们辞别桑纳耶夫妇。就要分手了,我的泪水止不住地流淌,剧雪、娜仁花、居文沛三个小妹也早已难以自抑。上车了,回眸望去,昏暗的街灯下,桑纳耶在爬满青藤的石壁上依着,恋恋不舍地向我们招手……远远望去,他真像一尊不朽的铜像!

责任编辑/苏欢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