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非诚勿扰》提供的伪真实生活


□ 杨早

  如果要我选2010年最好看的电视节目,我会说是《非诚勿扰》;如果问我2010年最糟糕的电视节目是啥,我还是会说:《非诚勿扰》。
  这个看似悖论的结论,无须我来证明,那些热衷于为《非诚勿扰》辩护的人们已毕其功。他们一面强调:拜金、低俗是社会现实,嘉宾们说的都是真话;一面又说:在那么短的时间内,女嘉宾们不选经济条件选什么呢?
  我估计,包括主持人孟非在内,辩护者们都没有意识到:即使一档电视节目完全由真实的部分组成,它也未必就能提供真实的生活。知道西方戏剧里的“三一律”吧?它要求同一天内,同一地点,同一条情节线索。它的人物、故事、细节,都可能是真实的,而正是对真实的组合与限制,让这些元素组成了一幕大戏。
  《非诚勿扰》的节目形式,决定了它不可能提供任何真实的生活。它将生活中多时段多地点的男女互选博弈,汇聚到了一个封闭而公开的空间之中,以一种戏剧化的方式呈现给公众。它给了女嘉宾们“礼仪免责”的暗示,让她们可以肆无忌惮地批评男嘉宾;它又提供了系列剧式的源源不绝的男嘉宾,让每一位女嘉宾都相信会有更大的稻穗等在前方。看似颇有女权意味的“女挑男”形式,其实质却是让男嘉宾在24位女性中选出一位并连过数关征服之,中途还多出了移情的再选择机会。而台下与屏幕前的观众,他们热切地围观每一位男嘉宾的冲刺与挫败、蒙羞,又热切地渴望见证每一场看似郎才女貌的速配团圆。
  是啊,在短短的平均20分钟时间里,除了外貌与资产,还有什么能成为选择的依傍?
  速配交友节目早已风行,《非诚勿扰》的变化在于更快速、更直观、也更狠辣。它要让你看到戏剧性的冲突与交锋,看到嘉宾们在台上说出生活里无论如何不便当面启齿的辛辣言辞。它把相亲大战中两造背后的恶谑与轻蔑,让女嘉宾用最直接的方式当众呈现,她们表面的强势似乎颠覆了性别的秩序,然而短短20分钟内,她们灭灯与否依据的因素,除了长相,就只能是经济条件、个人风度。这种强势否定背后的指向,仍是在肯定男性社会的强势资源:更多金、更英俊、更有魅力。
  否认这种性别秩序是没有说服力的。《非诚勿扰》节目组编导不承认嘉宾身份造假,却公开承认节目方将报名的女嘉宾分为花痴型、稳重型、气质型等几组,空缺什么类型,就递补什么类型。这种“总有一款适合您”的分类与递补机制,是为谁准备的呢?不是为了登场的男嘉宾吗?或者说,不是为了千千万万双电视机前饱含欲望的眼睛吗?
  更何况,就算签署一百份《真实身份保证书》,谁又能保证上场者真的都意在交友或相亲呢?有时候主持人孟非与点评人乐嘉也很困惑:这个男的是哪点不好,你们全都灭灯?他们也无法清楚知道,这一盏盏熄灭的灯光之后,谁是没看上这个人,谁是等着更好的后来者,谁是不愿人弃我取,谁又只是为了在舞台上多站几个星期……
  所以说,这是一场成功的大戏,多方的合谋,却谈不上真实的生活。所谓真实,所谓生活,都是文宣的口号,招徕的酒幌,它以真实生活的名义播出,观众以生活真实的名义收看,核心不过是一部“连续剧与系列剧的混合体”。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南都周刊》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南都周刊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