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农村改革逸事


  吴镕江苏省政协原秘书长、原江苏省委农工部部长缘起

  2010年金秋,农业部老部长何康等和我相聚江苏华西村。他说,咱们这些老家伙,余年不多了。农村改革这本大书,再不说道说道,逐渐会被人遗忘。著述不少,但缺乏细节的回忆。当年五个“一号文件”主笔杜润生老,年已98,我是88,你也78了吧?什么时候找些老同志叙谈叙谈。何还说,新中国成立以来,我一直抓农村生产力,躲过一劫、几劫。杜老一直捉摸生产关系,从批“小脚女人”与邓子恢一起,经常倒霉。那时还是抓生产力保险一点。

  随后,在江苏张家港永联村,遇到农业部原副部长刘坚,他卸任后,当了国务院参事。自告奋勇说,此事我们参事室可以来张罗张罗。

  11月初,在京开农村发展研究奖颁奖大会,《中国改革》杂志编者说,不要等,可以先写点东西出来。11月5日,去探视杜润生老,他年虽九十八,仍能清晰读出我在信封上写的“杜老”,紧紧握手,似有无尽的意愿要表达。

  我想,这倒也是个事。趁我自己还未老年痴呆,先拉杂写来,以供同好。

  包产到户卷土重来

  于光远说过一句名言:小小凤阳县,一次是出了个朱元璋皇帝,大明朝统一全国;二次是小岗村十八户农民盖手印搞包产到户,不久家庭联产承包制也席卷全国。

  “大包干,最简单,直来直去不拐弯,交足国家的,留够集体的,剩下都是俺自己的。”真是简单明了,一听就懂。2002年,杜润生同志九十大寿。7月18日,我们在北京京西宾馆聚会。中农办陈锡文同志讲到,年青时从中国人民大学出来,到中央农研室工作,在电梯上碰到杜润生,向他请教: “大包干就大包干,包产到户就包产到户,何必说得那么复杂,又是又统又分,双层经营,又是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杜老说:“小伙子,你从学校刚出来,可不懂得,在中国有时候一个提法不当,是要掉脑袋的。”几十年过去了,这个告诫记忆犹新。

  包产到户,1957年在浙江永嘉等地就搞过,但当时永嘉县委书记李云河等都被撤职查办,有的还判刑坐牢,到1983年才得到平反。

  1978年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还明确表示,不准包产到户。人民日报还发过社论。

  但是,安徽在1978年就作了试验。1979年2月6日,时任省委书记万里就说了一段话:

  “过去批判过的东西,有的可能是正确的,有的也可能是错误的,必须在实践中加以检验,十一届三中全会制定的政策,也毫无例外地需要接受实践检验……。”(《中国农村改革决策纪实》第44页)

  当时我在江苏省委研究室工作。邻近安徽的一些地、县用大喇叭广播“不让安徽包产到户妖风刮到江苏来”。但盱眙、泗洪等县农民自发搞大包干,获得大丰收。新华社记者写了《春到上塘》(上塘是泗洪县一个公社名称),引起震动。省委主要负责同志亲自带队去调查,促成了思想大转变。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中国改革》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中国改革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