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翡翠如意


□ 肖复兴

  小关是我换的最后一个护工,武清县人,不到四十岁的中年妇女,有些发胖,却面容姣好,刚出现在我的病房里的时候。穿着件杏黄色明亮的衬衣,挎着一个时兴的挎包,一点儿不像常见的护工,倒像是位来探望我的客人。护工大都是北京周边农村来的,她不像,倒像城里人。
  那时,我腰伤住院,下不了地,生活无法自理,不得不请护工帮忙。前一个护工马大姐因为婆婆病了赶紧回家,临时换了这个小关救急。
  我对这个小关印象很好,倒不仅因为她人长得受人端详。我平日里看的报纸和杂志多,好打发住院时的寂寥时光,所以我的病房里不几天就堆满了报纸杂志,给护士清理病房增加麻烦,便清小关帮我卖了,也没几个钱,以前的几个护工卖了之后,就把钱留给自己用了,也算是一点点微不足道的贴补吧。但是,那天,小关下楼卖了报纸杂志之后,却把钱悄悄地放在病床旁的床头柜上。那时,我睡了一小觉,醒来之后,发现了钱,是六元多。便对她说这点儿钱你拿着吧。她说可这是你的报纸杂志啊。我说你们护工的工资不多,这点儿钱也不多。我硬塞在她的手里,她不好意思的拿下了。那天下午,来了三个朋友看我,小关给朋友每人用纸杯倒了一杯茶,就出去了。不一会儿,她回来了,手里拿着四根雪糕,给了每个朋友一根,把最后一根给了我,她自己却没有。这让我的心里一动。她用这种方式把那六元多钱都花掉了。我对她说我肚子不好。把雪糕还给了她。
  我和她相处得很好,她的手脚麻利,非常有眼力见儿,就是不大爱说话,没事的时候就看我翻过的报纸杂志。我和她闲聊时知道了她大概的经历,他和丈夫是一个村的,都出来打工,丈夫在建筑工地当个小工头。他们有一个女儿。今年考大学,留在老家她的父母家里。只有在说起女儿的时候,她的眼睛一亮,说如果不是为了她,自己不出来打工!好几次没有什么事情的时候,我看见她望着窗外,悄悄的哼起了歌,都是同一首歌,毛阿敏总唱的那首“你是一只蝴蝶飞进我的窗口……”她的声音挺好听的,只是唱的有点儿忧郁。我对她说你唱得挺好听的呢,她脸红了,说我闺女爱唱这歌。
  有一天晚上,她的手机响了。接过手机说了两句话,她对我说:我姐姐来给我送东西了,我下楼一趟,一会儿就回来。很怏,她就气喘吁吁的跑了回来,抱着厚厚一叠被褥。这让我有些奇怪,她告诉过我,她一直住在虎坊桥租的房子里,不会睡光板床,连被褥都没有,现在姐姐才想起给她送来?我看见那一晚上她的脸色沉沉的,一言不发,坐在旁边,望着窗外的夜色发愣。
  第二天,吃完早饭后,她帮我捶腿,这是大夫交给她的活儿,说我这么长时间下不了地走路,肌肉会萎缩,要她帮助我每天捶捶腿。她的手落在我的腿上,时轻时重,没有章法,纷乱的就是她的心情。我对她说你有心事呀!她一愣,抬起头瞧了瞧我,问我你怎么知道?我开玩笑说我会猜呀!她问我你怎么猜出来的?我把我的两个疑问说给了她听:一,你说起你女儿表情就不一样;二,你住北京好几年了,怎么你姐姐才给你送被褥?她一下子伏在床帮上哭了起来。
  我这才知道。她姐姐就在北京工作,有了自己的家,日子过得不错,买了房和车。当年,她和姐姐都在县城中学里读书。姐姐比她大三岁,姐姐读高三的时候,她读初三,两个人学习成绩都不错,那时家里经济条件不好,爸爸对她说就让你姐姐考大学,你就别再考高中了吧。她答应了,暑假过后,姐姐考上了大学,她回村里和爸爸一起种地。
  这能解决我的第一个疑问。她的女儿今年高三到了考大学的年龄了。顾影自怜,她想起了当年,为了姐姐考大学,自己却断送了前程。要不现在怎么也不会跑到医院里当护工啊。但是,这解决不了我的第二个疑问,她为什么一直没有睡觉的被褥?非得姐姐来送?
  她对我说你真是厉害。一眼看穿了我,我就实话对你说了吧。
  就在来我这里当护工的前几天,她从医院下了夜班,洗洗涮涮,上午回家,那时,她和丈夫一起住在肖村附近租的农民房。骑车路过永定门外沙子口的地方,一辆130面包车靠近她,她赶紧往边上骑。越是往边上骑,车越是紧贴着她,最后车一打把突然横了过来,戛然停在她的前面。她正要冲司机喊你这是怎么开车的?司机已经跳下车来,笑吟吟地叫着她的名字。一看,竟然是自己的中学同学,罩听说他也从家乡跑到北京,干得不错,成立了一家装修公司,公司不大,却是自己当老板。他对她一挥手说上车吧!今儿我们去红螺寺玩。跟我们一起去吧!她这才看见车里还坐着一个女的,她认识,也是中学同学。他介绍道这是我老婆,刚从老家来。我带她去玩。怎么这么巧碰上了你,一起玩吧!就这样,死拖活拖,她被这一对中学同学拉上车。同学帮她把车锁在路边的电线杆子上。对她说放心,玩完之后,我再送你到这里来,取你的自行车。
  从红螺寺玩完,又一起吃了顿饭,回到这里,天已经黑了,自行车没有了,让人偷走了。那一天,她走回到肖村,从沙子口到肖村得有七八公里,走到家已经是半夜了。丈夫问她从医院下了夜班不回家。这一整天都到哪儿去了,怎么跑得车也丢了?她说了实情,丈夫暴怒,硬说她是会她中学时代的初恋情人去了,不由分说,暴打了她一顿。她跑了出来。连夜跑到姐姐家,任凭姐姐一家怎么劝,就是不回去。在姐姐家住了几天,姐姐好说歹说。把她说回了家。回家一看,家里住着另外一个女人。她明白了,丈夫在外面早有了傍尖儿,正好找了借口把她打出门。她在虎坊桥新租了房子。姐姐才知道,忙给她送被褥来。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2009年第04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