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笛诉(外一篇)


□ 叶丹

  是九月,秋意渐浓,霜染菊花。

  湘水寂寂。有风从篱笆上掠过,慢慢浸入肌肤。如水的凉意里,我却有着莫名的焦灼。仿佛娥皇、女英的泪惊醒我的旧梦。于是,我多了一份渴望,渴望冲破这千年沉寂的痛苦。是的,我是一杆竹,一杆空心的竹。

  柴扉开启,足音渐近。一纯朴的少年走近了我。冥冥中我隐约感到,他将给我的生命注入新的东西。面对未知,我不仓惶,是的,我甚至渴望。刀影过处,我从容倒下。倒在凌迟般破碎的痛楚里。

  人们常说:竹本无心。但,我知道,那是在它成为一支笛之前。

  这个将与他那亲爱的哥哥合奏的少年注定要把我的第一声倾诉写进历史。2500年前,《诗经》里写下了“伯氏吹埙,仲氏吹篪”的场景。《五经要义》里不带感情色彩地写下了:“篪以竹为之,六孔,有底”,是的,“篪”是我最早的名字。

  而后的日子,一孔孔的心事随指尖滑入,等待我淡绿的泪水,飘逸出袅娜的清音。无尽的日与夜里,唱起他人的悲欢,风霜渐入我单薄的身躯,又有谁知,我在别人的伤感悲欢里流淌着自己的泪?

  我喜欢泛舟在静夜的江畔.君不闻:“横笛能令孤客愁,绿波淡淡如不流”?有什么比水中的月更能引我遐思呢?而我更陶醉于寒冬红梅的暗香,梅花的清雅是我一生的眷恋,我踏雪的足迹或深或浅,为铺陈这个意境,我蹉跎半生,只求就着漫天纷飞的雪花,横笛,饮尽满怀的幽香,我的爱,婉约清丽,就着一窍溢出,醉入漫天飞舞的殷红。从此,我最得意的作品《梅花落》被人广泛流传。

  还是有灵魂读懂了我。邂逅他,是在黄鹤楼,我随意的清音,得到了他的感慨:“黄鹤楼中吹玉笛,江城五月落梅花。”是谁,懂我无端的心事,是谁,将要在我的生命中涂上浓墨重彩?含着微笑,我望向他,他亦望着我。这一霎那,我懂了我的意义:穿凿的六个孔,让伤痛成为了我生命的底色。而我并不悔,娥皇、女英的泪终于有了出口。因为痛,而有了故事;因为泪,我这一生,都必将伤别离。

  后来我知道,他就是李白,那个写出“抽刀断水水更流”的诗仙。再次的相逢,是在洛城。我未与他谋面,但灵魂的共振,还是让我知道了他的乡愁。当那首《春夜洛阳闻笛》被人们传诵一时的时候,我在他“谁家玉笛暗飞声,散入春风满洛城”的沧桑里一醉千年。

  有人说我清冷,说我孤高。我不在乎,我不会是琴筝合鸣喜气洋洋的主角,我只是一个游子。游荡在唐诗宋词的寂寞里,飘忽于山水清明的田园中。但求滚滚红尘里,我能在山水的禅境里修一身仙风傲骨,钓山岚,沐清风,不问前世来生,只伴窗前的月色,在中国五千年的墙上,斜挂成一个古典的符号。

  秋水长天登名阁

  滕王阁位于赣江东岸,江西南昌西北,与湖南岳阳楼、湖北黄鹤楼并称江南三大名楼。

  我与几个同行经南昌中转.还有半天余暇,就提议上滕王阁去看看。自幼熟读王勃的“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因为喜欢王勃的缘故,滕王阁更得我关注。 据记载.滕王阁是唐高祖李渊之子、唐太宗李世民之弟李元婴于唐永徽四年所建。李元婴被封为滕王,故此阁名为“滕王阁”。现在的阁楼于1985年由江西省政府,南昌市政府重建,高达57.5米,占地达47000平米,仿宋风格。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东文学·下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