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走近野狐梁


□ 邢树民


当我最初接触这部作品的时候,是在2002年春节前。
那蓝蓝的天空下无边的毛乌素沙漠上,一道沙梁,一座土屋,一汪清泉,一个女人和两个男人在争取个人生存的过程中,展开了一段凝聚着生命光彩的浪漫经历……这是《野狐梁的女人》最初在我脑子里形成的投影。

喜欢她是因为她的美好

这个故事讲的是女主人公巧巧,在逃荒的路上父亲病逝,她带着弟弟嫁到野狐梁,面对荒漠为生存种树,辛勤育苗的事。后来,她丈夫死了,她仍然没有离开野狐梁……这里叙述了人在艰苦条件下生存和奋斗的本能,那种荒漠的苍凉与空灵,抒发了在天与地之间默默耕耘的人的可贵情操,是我们当代非常值得赞美的主题。她和她的两个男人——有根和驼哥,都是在用生命和汗水呵护着那眼泉,那一小片凝结着心血的珍贵的绿色,就是这片小小的绿色,伴随着她(他)们的爱情一起生长,蓬勃和蔓延……这是多么美丽的故事,它的美丽是因为她的浪漫,浪漫才无私,浪漫才在她的眼里有那么多的美好,那么多的精气神。所以,我喜爱这部作品。
巧巧的故事在生态和情感上的交叉点,为作品赋予了浓烈的朴实和浪漫的色彩,形成了本片所具有的不多见的个性。

喜欢她是因为她的人物可爱

故事的主要人物只有三个,而三个人又都各具特色。
巧巧是跟随父亲逃荒来到野狐梁的,所以她应该是本片中移民文化的代表。体现出来的就是顺其自然,适者生存,自己身上有两只手,走到哪儿都会设法生活得更好,她对生活是有追求的。
巧巧这个形象应该是美好的,在她身上反映了三个特点:
①适应变化——父亲的去世没有压倒她,嫁到野狐梁也没有让她丧失对美好生活的向往。
②热爱生活——野狐梁的空寞与单调是因为有了她才有色彩。
③热爱生命——所有关于生命的信息都会让她兴奋,诸如荒漠上的小动物、集市的小鸡、驼哥说母驼生崽时的神情、骆驼的灵性以及肚子里的想林……都会使她燃起生活的兴奋和为此而开心。父亲死后,她生活的中心就是二娃的前程。自己的荣辱与辛苦都不再重要,重要的是把二娃养大成材。
巧巧是坚强的,又是浪漫的。巧巧的韧性来自于她的浪漫,来自于她对生命的热爱,来自于她的母性的善良与包容。
驼哥是以放牧为生,所代表的是游牧文化。放牧的游荡造成他居无定所,同时又赋予他很强的生存能力。“刮野鬼”式的走南闯北的生活,让他见多识广,性格豪放,仗义豁达,属于往人前一站就是条汉子那种。和有根相比要更明朗得多。他应该不擅农耕,但对风土人情知道得要比有根多。
他深知道野狐梁的光景就是个熬日子了,也由衷地告诉有根娶了媳妇就要让媳妇过上好日子,他多次帮助巧巧,是因为他爱巧巧,在他眼里巧巧是不寻常的女人,不赶趟的男人就别想够上,她是金不换。所以,他会在沙梁上抢下巧巧肩上的担子挑上就走,他能在巧巧临产的时候被她咬得顺胳膊流血也一声不吭,他在泉边和巧巧为挖泉而争执,被她当胸一顿乱拳打得痛人心骨,还是扛着她把她放在驼背上……
驼哥的特点在一定意义上比有根要更适合于巧巧,因为他也浪漫。
有根体现的是农耕文化,脸朝黄土背朝天,循规蹈矩的那种。他因父亲的遗愿而对种树情有独钟,于是他尽管孤身一人留在这儿,也不愿走出野狐梁半步。我们不妨设想一下他的父亲,大概是属于早先因开荒来这儿的移民,他和他的一代人的奋斗可能一度成为人们的追随或典范,但却给这一代带来了日后的生态灾难……有根的父亲目睹了此地沙化的过程,继续奋斗改善这里的生态环境成了他父亲余生的目标和情结,但他没能如愿。
长期的沙漠生活会使有根孤独甚至不爱说话(驼哥是爱说话的)。他的待人接物和传递情感信息的方式往往是动作在先,经常事情都做了还没想好该怎么说。他的语言有点吝啬,常常只是很简单的几个单词。但说到树就是另一回事了,不说滔滔不绝吧。起码会让巧巧耳目一新。
他喜爱巧巧,会不惜时间和精力默默地陪伴着她,看她,欣赏她……
对巧巧来说,有根是他的丈夫,但只是命运安排走到一起的生存的伴儿。驼哥不同,驼哥是她心目中的偶像,是她生命中注定可以依靠的男人。

喜欢她就把她尽量完美地献给观众

好看,无疑是一部影片的创作标准之一,要达到好看又往往是以造型创作首当其冲。
《野狐梁的女人》的故事,是发生在内蒙古伊克昭盟地区的毛乌素沙漠,这一带沙漠的特点是于舒缓中见起伏的诸多大小不一的沙梁。沙质细腻,地广人稀。村落相隔甚远,几十公里才见一户人家。沙地上的沙蓬和骆驼草稀稀拉拉的长着,沙柳则像干涸了的芦苇,随风摇曳……我们将以此形成本片的造型风格:即单调的环境中一点点植物,广阔的荒漠中的一汪清泉,宁静的沙地上一阵微风,长长的沙梁下一座小屋,空旷的画面中一串孤独的脚印……这些因素都会在影片中产生诸多对比,形成强烈的形式感。蓝天下的黄沙会显得更黄,同样,黄沙上面的蓝天也会显得更蓝。为了使本片更富抒情的浪漫色彩,我们不能满足于单调的黄色,即将叙述的季节定为春季和夏季,这样一方面可使这部电视电影作品更具操作的可能,也可以让片子的色彩更丰富、好看。春季,是种树的季节,也是故事里七年跨度中的主要事件发生的时段,夏季,是浇水的季节,也是巧巧和驼哥的情感纠葛与升华的时段。春季的色彩基调是赭石点缀的黄,夏季的主调是黄沙上星星点点的绿。春季的阴霾和夏季的蓝天形成对比,狂风大作和沙梁上的白云晚霞形成对比,驼哥的毛毡子和巧巧的土坯房遥相呼应,驼背上的大红绸和新房顶上的风车形成观照。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