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在一起


□ 周碹璞

  一
  
  爱莉,当时我为什么不叫住你?我为什么不给你多说两句话?我为什么不叫你进屋给我拿那个扳手?只要耽误两分钟,不,哪怕半分钟,哪怕十秒钟,就不会赶上那个时候,你就不会被出租车从后面撞上,撞到前面的卡车上,抛出去,死得那么惨。
  生死一瞬间。刘雪城从前对这句话体验都不深刻,而现在,他知道了,也就是那可恨的三秒钟,决定了爱莉的命运,当然也决定了他的命运。
  现在爱莉躺在急诊室的床上,她的身体还是热的,软的,可是医生说,人已经死亡。医生说这话的时候十分冷静,没有一点感情色彩,他们已经习惯于说这句话,他们日常工作的重要内容就包括说这句话,丝毫不管这对听的人是怎样的晴天霹雳,不管门外哭号的人。不,那不是他们的工作范畴,他们所要做的就是冷静地告诉你,人已经死亡。
  正是大热天,急诊室的走廊上是各种各样热气蒸腾的人,身上散发悲壮的热力,这热力和中央空调的冷气抗衡,他们从那酷热的太阳下扑进来或者再一头扎回那太阳下,要么痛哭失声要么脸色煞白地把自己的亲人抬着进来或者架着出去,他们把这急诊室的空气搅拌得惊魂不定,成为吉凶未卜的旋涡。
  爱莉依然躺着,温热而柔软。她怎么就能死呢?医生是不是胡说八道,吓唬我呢?刘雪城不相信,他再次进去,蹲在爱莉头边,拉住爱莉的手,轻轻喊着,爱莉,爱莉,你醒醒,你不能扔下我和三个孩子呀。他抚摸她的头发,抚摸她后脑勺那个模糊的洞口,几个小时前,血不断从那个洞口出来,现在那里微微肿着,肿得自己把洞口封住了。
  他塌着腰弓着腿走过去给医生说,医生,麻烦你们给她把头上的伤口缝起来,别叫她这样到那边去。
  医生疲惫而忍耐地看他一眼,我告诉你,你们的心情我很理解,可你们这样大哭小叫的几个小时了,我们不是只管她一个人,你看,这抢救室躺的都是人,我们也得工作,你出去给你们家属说一下,不要再哭了,交了钱,就会有人给她处理。
  还是交钱,几个小时前,爱莉被抬进来的时候还活着呢,可是没有钱,谁出车祸的时候还带着抢救的钱呢?医生对她看都不看一眼,只去管其他病人。他让自己的一个老乡立即跑回去拿钱,他拦住医生,在他面前跪了下去,他想,他一个四十岁的男人了,还没有给谁下过跪呢,可他看着爱莉在痛苦地蠕动着,他想着跪下就能打动医生。没想到医生平静而鄙夷地看他一眼,轻轻从他身边绕过去,好像他的这一跪令人厌恶,给医生带来了烦恼和耻辱。
  钱拿来了,小老乡手里捧着钱跑进来,双手举着来到医生面前,大家基本上是异口同声地说,大夫,钱,这不是钱嘛,快救人吧。医生冷静地说,去交费吧,给我干吗,我又不收钱,去吧,先交五千。说着他走到爱莉的身边,好像才第一眼看了爱莉,翻开她眼皮,摸摸她脉搏,听诊器在胸前走了两趟,说,胸腔有淤血,排不出来,要割开脖子前面,把血排出来。刘雪城心说,从头上已经流了那么多血,怎么还淤血排不出来呢?可他不敢说话,他想咱不懂医咱就得听医生的。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十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十月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