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映像:可可西里


□ 梦阳

 在可可西里

众草匍匐日头在上

一棵孤独的老胡杨把苍穹托举得辽阔苍茫

近的在近远的在远

石头无言风没声响

坐在时间之上我能与谁作长久地对望

守着古垛口谁能给我永恒的力量

寂寞的背影里静默的小蚂蚁依旧那么

 静默安详

这亘古的空旷谁能打马穿过

这里的一颗沙粒都比人类的一生漫长

这样的时刻谁在等待阳光的河流一泻汪洋

坐在语言的礁石上遥远而亲切的感动胀满了

我的心房

而那最为平凡的小草却不欣喜也不悲伤

 暮秋午后

萧疏的枯草低下了头去 几块峻嶒的黑石

默然耸立

赭黄的谷底一只疾行的红眼蜥蜴

天边的白云和一只野羊混在了一起

那棵秃顶的老树高举着干枯的手臂

山梁之上还是山梁戈壁之外还是戈壁

平伸着翅膀的岩鹰驮着苍穹飞远了

投影还静止在空旷的大地

山中穿行的只有我自己

没有一点回声在这空旷的岑寂里

 夜

火车如一枚穿着长线的黑针

轻轻一下就把夜色与山脉缝得那么紧

毡帐外的骆驼仿佛一句不老的诺言

把这苍凉的夜色 暖成一小片人间

霜粒跃过毡帐抵临大地的心脏

夜行人蹚冰凉的时光

凝重的脚步声踏出祁连山咬牙过冬的声响

 雪落

高处的风小口地吹熄了斜阳

三两朵雪花试探着张开了透明的翅膀

青海湖这杯清茶已冷得冰凉

沧桑的胡杨依旧无言地守着无言的山岗

远处 一只火狐

努力着想要穿越这凝固了的时光

暮色里一只白鹤倏地飞向了远方

仿佛一枚银针一下子就穿起了大青藏

左一下右一下地

忙着为大地缝补御寒的衣裳

 秋日黄昏

一只火狐优美地回望着

山脚下几粒聪明的小蚂蚁艰难地把一枚落叶

举起

岑寂的山坡一如最初的岑寂

没了小伞蒲公英还在努力地挺拔着身躯

山巅上那株无言的向日葵

把云一一送进云层里

最后一只候鸟已在日落之前隐遁了形迹

那一瞬草儿突然俯下身去

把我两手空空地呈现在了那里

远天的斜阳被黄昏一口斟尽

暮色四合我又将被谁悄悄抹去

 牧

苍老的古垛口一片赭黄

他就把影子砌在了那里整整一个后晌

长长的旱烟袋挑着一颗暗红的星子

隐约在闪亮

几朵没有飞走的白云在起伏的青草上荡漾

那头瘦骆驼就锈在了那里

仿佛一只倒放的黄色大头钉尖儿朝上

驮水的驴群远去了留下一路湿润的铃响

风的背后羊儿抬了抬头

一只小蜻蜓

俏皮地立在那微微打鼾的旱烟袋上

鸟巢托不住了斜斜的日头

崖壁上那只蹲久了的苍鹰

飞去了挥着长长的翅膀

 枝头最后一枚老柿子

山巅上孤独的老柿树

干枯的枝桠努力地托举着长空

谁的小口 吹凉了薄薄的鸟鸣

黯然的夕阳躲在空空的鸟巢里

强忍着日子的蛮横

瘦石不语静水无声

暮色里冷风

对着那枚唯一悬在枝头的柿子

猛地一撞就没了踪影

摇了几摇老柿子拼命撑着

不知它能否紧紧抓住这个严冬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映像:可可西里”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