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周礼》“灾荒”概念释义


□ 祁 磊

  摘 要:《周礼》中的灾荒概念为研究灾荒史者所熟知,并取得了丰硕的成果。学者们多以对灾荒概念的常识性认识为基础研究中国灾荒史,即从经验性常识认知原生态常识。这种认知虽然有逻辑上的合理性,但不能完全反映《周礼》灾荒概念的原貌。
  关键词:《周札》;灾荒概念;释义
  中图分类号:k204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0257-5833(2007)11-0149-06
  
  对《周礼》中灾荒问题的研究,前人曾有论及。王文涛《(周礼)中的救荒思想》以救荒为着眼点,把《周礼》的救荒思想分为消极救荒思想与积极救荒思想。陈采勤《试论<周礼>的荒政制度》以传统“荒政”为着眼点,从制度的角度论析《周礼》。此外,还有一些文章零星涉及。客观地说,上述学者从灾荒史的角度对《周礼》进行研究,是以我们对灾荒概念的常识性认识为基础的,即从经验性常识认知原生态常识。这种认知虽然有逻辑上的合理性,但不能完全反映《周礼》灾荒概念的原貌。
  《周礼》中有关灾荒的内容主要由两部分构成:(1)广泛存在于《周礼》各篇中与灾荒相关的字,如“灾”、“荒”、“凶”、“札”;(2)在《地官·司徒》中的“荒政”与在《春官·宗伯》中的“荒礼”。本文主要探讨“灾荒”诸概念在《周礼》中的原生态含义以及后世常引用的“荒政”含义,并对学者鲜有涉及的“荒礼”进行分析。
  
  一、《周礼》中“灾”、“荒”诸概念
  
  “灾”是灾荒概念中最重要的概念,后世指任何一种超出社会正常承受能力的、作用于人类生态的破坏。“灾”的概念在《周礼》中只是一个高度概括化的文字符号,这种高度概括化本身说明“灾” 的概念已经经历了从非常识化认识到常识化认识的过程,又因为《周礼》文本的性质不可能对任何一种灾荒概念进行诠释,因此我们只能从《周礼》本身及后世经学家的注释中去体现。
  首先,直观感知下“灾”的概念。最初的“灾”主要是指洪水之害,这与中华先民生活的地理环境及原始农牧业生产方式有关,并与早期文献和大禹治水的神话“洪水茫茫,禹敷下土方”∞相印证。《周礼·春官·宗伯》郑玄注“以吊礼哀祸灾”日:“祸灾,谓遭水火。”火“灾”的概念可能与先民对雷电引起的自然火的恐惧有关。《说文-火部》日:“人火日火,天火日灾。”早期先民的“灾”的观念是在直观感知灾害的情况下形成的。
  其次,阴阳思想指导下“灾”的概念。《周礼·天官·膳夫》郑玄注“天地有灾则不举”日:“天灾日月晦食,地灾崩动也。”把“灾”分为天灾、地灾,可以说开灾害分类之先河。周人认为“阳伏而不能出,阴遁而不能烝。於是有地震”,或许是最早用阴阳思想对灾害之一的地震作出的解释。这里的“灾”已经不是简单的直觉感知,而是用一种思想体系去分析和架构,并且可以从形式及实质两个方面架构“灾”,形式上用“天”、“地”等继承直观感知的思维方式认识“灾”,实质上用阴阳思想包容直观感知及分析“灾”的各个层面。因此用阴阳思想架构“灾”,不仅仅是文字上的复杂化,而是人类从原始灾害思维向前迈出的重要一步。
  再次,天地人三才思想指导下“灾”的概念。除了天灾、地灾,先民逐渐认识到一种与天灾、地灾不同的“灾”——人灾。在《周礼》中,人们已经认识到人力的破坏作用。“灾”还有一个异体字“烖”,从“戈”,为兵寇围败之事。《周礼·秋官·掌客》郑玄注“祸灾杀礼”曰:“祸灾,新有兵寇水火也。”清人秦蕙田对“灾”的天地人三才作了概括:“论灾之一字,所包本广,日月薄食天灾也,山川崩竭地灾也,水旱疾疫人灾也。”对人事的关注是对灾害认识的重大突破。在《左传》里人们也认识到“吉凶由人”,强调人事的作用,并且认为“妖由人兴,人无衅焉,妖不自作”。天地人三才思想最早出于《老子》:“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当天、地、人不能再遵循其本来的样子时,就发生了异变——灾害。“人灾”的加入不仅是“灾”的概念的内在丰富,而且体现了人们对灾害产生的“终极”审视,这种审视使对“灾”的发生追溯到对“道”的思考,“天”、“地”、“人”的变异是“灾”发生的直接原因,“道”的变异才是“灾”产生的根本原因。
  “荒”是灾荒概念中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荒”是各种灾的一种后果,就是指灾害后田野歉收所形成的饥荒。“荒”在《周礼》中有三种含义:
  第一,指田地荒芜。在《周礼》中仅有一次用到这个原意:“野荒民散则削之。”(《夏官·大司马》)
  第二,指农作物歉收造成的饥荒。这是“荒”在《周礼》中的主要含义,也是后世“灾荒”的主要含义,多以“大荒”、“丧荒”、“凶荒”的形式出现。《周礼·天官·膳夫》郑玄注“大荒则不举”曰:“大荒,凶年。”对“大札、大荒、大戏,则素服”(《春官·司服》),郑玄注日“大荒,饥谨也”,贾公彦疏日“荒,饥谨者”。秦蕙田对“以官府之六联合邦治三日丧荒之联事”之“荒”疏之为“谓年谷不熟”。秦氏在对“荒政十有二聚万民”转引郑锷的话表达他的认识:“金穰、水毁,木饥、火旱,或不可逃,所恃以无恐者有救荒之政以聚之。”以木星的运行周期表达丰荒的交替,值得注意的是这条先秦的俗语中,水毁即荒歉,木饥即饥荒,人们对它们稍加区别。《逸周书》认为“水、旱、饥、荒为四张”,说明饥与荒还是稍有区别的。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