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乡村匠人


□ 第代着冬(苗族)

  作者简介
  第代着冬,原名吴建国,苗族, 1963年生,重庆市武隆县人。1981年开始文学创作,先后在全国数十种文学刊物上发表各类文学作品200余万字。出版有中短篇小说集《白羽毛的鸟》、《过客》,散文集《乡村歌手》、《荒村浮云》、《人间笔记》、《民间匠人》,长篇小说《邱家大院》等。作品曾入选《四川散文一百家》、《第三代诗人探索诗选》、《现当代小说选》等多种选集。多次获得重庆市文学奖项。中国作家协会会员。
  
  木匠
  
  秋天的时候,乡村木匠像候鸟一样出现在村庄里。那时金黄色流淌在山川和谷地,一股沉郁的浓香从田里的稻谷上流泻出来,在空中久久弥漫。乡村木匠走在黄色的山地里,老远就能听见村庄因为收获了粮食而发出的响亮饱嗝。在秋天里,整个村庄的胃都在蠕动、痉挛、发酵,仿佛一年的梦想因为秋天的来临而变得伸手可触。
  这时村庄往往会出现错觉,以为秋收的粮食多得吃不完,需要请木匠来赶制一些装稻谷的扁桶、木柜,或者为成年的女儿打一套嫁妆,以便在冬天农闲时,按照与媒婆商定的时间把女儿嫁出去。由于这些有关富足的错觉,使得乌江流域的木匠都被动员起来了,他们收拾行囊,告别家人,把酒壶拴在背夹上,从邻近村庄相识的人家开始,到遥远的陌生人家结束。这使得人们有机会在秋后整肃的山地里,看见许多乡村木匠翻山越岭,从一个村庄赶往另一个村庄,直到瑞雪降临。
  乡村木匠走在黄色阡陌上,他们的行头很容易让村人把他们从闲逛于田间的人群中分别出来。木匠们都背着一个有弧形条木的木制背夹,在两只弧形条木上,挂满了各式各样的锯子、刨子和凿子,他们的斧头总是保持着锋利,雪白的刃口上不断溅起太阳的光斑,像鬼火一样在黄土地上闪闪烁烁。丰富的行头使得村人在老远的地方就能看见乡村木匠的到来,有木活的人家,便会远远地锐声招呼木匠进屋歇脚,如果运气不错,就会碰上一个没有预约下一户人家的乡村木匠。就这样,一个从半道上截来的不知手艺深浅的匠人开始了他的新一轮木匠生涯,在这个牛铃和鸡犬声交织的村庄里,从此多了乡村木匠的锯斧声,像啄木鸟一样在寂静的空中叮咚不停。
  在所有乡村匠人中,木匠是最令村人感到亲近和骄傲的匠人。他们的出现,总是和丰收、富足、喜事联系在一起,就像牛绳总是和耕牛联系在一起一样。因此乡村木匠更像是一只从远处迁来的喜鹊,他们有理由让村庄快乐。
  在木匠劳动的村庄里,似乎人们都很年轻,冬天还很远,闲下来的家畜在秋草的哺育下膘肥体壮。村庄一下子仿佛年轻了一大截,笑声从紧张的劳动中被释放出来,像火烧响树叶一样在秋天的阳光里炸个不停。这时在木匠们忙碌的吊脚楼院坝里,聚集着一群群纳着鞋底的小媳妇和吸着叶子烟的汉子,他们像城里人欣赏艺术家创作一样看着木匠们劳动。小媳妇们看着木匠手里渐渐成形的嫁妆,用手抚摸着木料的材质,暗暗地比较着自己从娘家带过来的嫁妆是否好一些。而汉子们则更多地去看那些装粮食的器具,估计着如果自己家里添置一个这样大小的扁桶,余下的粮食是否能全部装下。乡村木匠在村人的围观下,愈发显得兢兢业业,他们把铅笔嵌在耳朵上,老是眯着一只眼睛,似乎他们总是处于令村人艳羡的冥想之中。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