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书缘.书事.书趣


□ 杜泽逊

  沈津 讲述 杜泽逊 采访 何灿 整理
  
  杜泽逊:各位朋友,各位同学,我们今天非常荣幸地请到哈佛大学哈佛燕京图书馆善本室主任沈津先生来给我们作演讲。我首先简单介绍一下沈先生。沈先生是武汉大学图书馆学系毕业的,那是1966年,一个不平凡的年份。后来长期在上海图书馆从事古籍工作,并且长期追随版本目录学泰斗顾廷龙先生学习,可以说是顾廷龙先生的衣钵弟子。1986年到1987年,沈先生曾到美国纽约州立大学石溪分校做研究工作,1988年成为研究馆员,在当时来说是我国比较年轻的图书馆界的正高级职称获得者。曾经担任中国图书馆学会理事、学术委员会委员、古籍版本分委员会副主任,长期担任上海图书馆特藏部主任,上海市第七届政协委员。1990年任职于香港中文大学中国文化研究所。1992年到美国哈佛燕京学社访问,后来就接手了哈佛燕京图书馆善本室主任的重要职位。
  非常客观地说,改革开放后的30年间,从事中国古籍版本目录之学,出版的个人著作,无论是质还是量,大约都没有人可以超过沈津先生。下面我们就请沈先生根据他的经历给大家讲几个专题。沈先生是不是先简单介绍一下顾廷龙先生?
  沈津:好,谢谢主持人,也谢谢大家,我们来聊天吧。顾廷龙先生是我的恩师,他过去曾经担任过上海图书馆的馆长。顾先生也是国内公认的文献学家、目录学家、版本学家,当然为图书馆事业作出了重要贡献。我觉得顾先生是一个非常了不起的人,因为他过去在北平燕京大学的时候就从事图书馆事业,一直到1939年,那是抗日战争的时候,张元济、叶景葵这些人把顾先生从燕京大学图书馆请到上海,组建了一个合众图书馆。
  合众图书馆是一个非常小的图书馆,很不显眼的,尤其是在上海这个十里洋场。为什么呢?这个图书馆是没有挂过牌子的,你看任何一个图书馆都有自己的牌子,而合众图书馆从来没有自己的牌子,没挂过。一直到1949年新中国成立以后才改名为历史文献图书馆,那时才有了牌子。后来我知道那块牌子已经写好,就是没挂过。
  在20世纪30年代末和40年代这段时间中,是非常不容易的,那么应该把它建设成一个什么样的图书馆呢?就是为国家为民族保存祖国传统文化、保存许许多多重要文化资源的图书馆,这是非常了不起的。你想当时那种情况下,一个小图书馆,哪有什么采购经费啊!非常的稀少,难得之极。尤其是在20世纪40年代初期,那是物价昂贵的时期,根本就没钱,靠什么来生存呢?当时就是张元济先生、叶景葵先生他们把很多家藏的图书,包括一些善本书,包括一些宋元本、明清刻本,也包括一些重要学者的批校本、抄本,全部拿出来,几乎是一部不留地捐给了合众图书馆。当然也有一些其他的人,包括广东的叶恭绰先生、福建的李拔可先生,——这些都是很重要的人物,把他们的家藏一部一部拿出来。我在写顾先生年谱的时候,看了很多材料,像张元济先生,是当时商务印书馆的董事长,对中国的教育,对中国的传统文化等方面贡献很大。张先生收集了许多海盐文献,因为他是浙江海盐人,真的是费尽心机,花了几十年时间,收集了许许多多地方乡贤的著作,他就感觉到这些东西保存在他那里不方便,还是拿出来。所以那种化私为公的品德真的非常高尚。叶景葵先生也是这样,叶先生当时是浙江兴业银行的董事长,有一点钱,但他把这笔钱全部用来买书。他有很多重要的书,如《读史方舆纪要》,是一部稿本,后来把它印出来了。叶先生把所有的书都捐给了“合众”。“合众”就是这样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保存了许多的中国传统文献。“合众”到1949年以后改成历史文献图书馆,1958年又合并到上海图书馆,同时也完成了它的使命。所以顾先生那时候是非常了不起,为保存这些文献,跟日本人进行智斗。斗什么呢?就是斗那个馆址。合众图书馆是在上海的长乐路、富民路口,那个地方非常好,当然不是什么风水宝地啊。日本人看中了那个地方,想尽一切办法要把它夺过去。那时候张元济、陈陶遗(陈陶遗过去当过江苏省省长)等很多人,通过很多关系,最后还是保住了这个地方,那时候确实很不容易。从保存图书来说,确实有很多例子。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历史学家茶座》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