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安心云乡处


文丨周伟

  头顶蓝天白云,脚下绿水白浪,纵目青山如黛,我一身的尘俗瞬间被淘洗得干干净净,我也同时感到人是何等的渺小和微不足道。

  溽热的夏天,哪里都不想去。每天晚上,也总是静不下来。

  忽一日,接到电话,问我去安化吗?安化——是黑茶之乡,是散文家叶梦大姐挂职的地方。我略一停顿,当即应允。打点尘世的行囊,我辗转两次长途客车,山路弯弯,一路慢悠悠,作非非想。遥望窗外,青山如梦。呵,一叶青梦到安化。

  夜晚的安化,是酣睡在深山的老人和小孩。不经意间,我看到他们的浅浅的梦笑,是那般的美丽和动人。以五十八岁高龄挂职两年期满的叶梦大姐,在她依依不舍的汇报中,令我最为动容的是她的“我的父老乡亲系列”摄影作品,有那么多的老人和孩子,有那么多的笑。他们的笑是那么的干净,那么的清爽,那么的阳光,那么的纯粹,那么的甜美。我曾经被叶梦大姐的名篇《羞女山》久久地感动着,不料想她的并不专业“笑”的摄影滋润了我的眼睛,滋润了所有在场人的眼睛。叶梦大姐在她一篇文章中动情地说:“他们的笑容是那么干净,就像冬天的阳光那样温暖人心。干净的笑容可以过滤我们的浮躁,是我们的精神营养补充剂。在这个寒冷的冬季,笑容让世界温暖。”是的,就是这一张张笑脸,我记住了安化,记住了在深山中挥汗如雨的老人,在水塘边洗着萝卜青菜的老人,迎着烈日拖着板车叫卖的老人,等待日落和儿子归来的老人,还有大山深处花朵般的孩子一瓣一瓣花瓣般的笑容……一路阳光,一叶青梦,一世情怀。我不由地想起我的家乡,想起我的父老乡亲,想起我的童年。

  如水逝流的时光和自然万物,是时空老人的杰作。在偌大的柘溪水库里,头顶蓝天白云,脚下绿水白浪,纵目青山如黛,我一身的尘俗瞬间被淘洗得干干净净,我也同时感到人是何等的渺小和微不足道。蓝天上白云朵朵,让我想起小时候采摘的一朵朵棉花,没有一丝杂质,干净温暖柔软。小时候,我总是幻想着,飘飘荡荡,自己一会儿就上了九天云霄,伸手叉脚睡在云朵上,舒舒服服一觉睡到大天亮……遐想中,我们坐的冲锋船一会儿慢了下来,过了不久,又慢了下来。我有些奇怪,一问,才得知是在让过身边的一条条小船。如若不慢下来,一个个波浪就把小船掀翻了。望远处,一个个小岛,像一个个刚出笼的馒头,清晨的白雾像蒸腾上升的一股股热气。忽然,我看到一个小岛上有一条白狗立定在那里。独独一条白狗,它看见我们的船,只轻叫了三两句,我们的船就慢了下来,朝那条白狗靠过去。靠近了,白狗甩甩尾巴,又朝它身后望望,一个老人送着一个小孩从绿荫处显了出来。这时,船上有人说,是小孩去上学呢。哦——恍惚中,我再一次看到了自己:上小学时,老白(我家的狗名)摇着尾巴一路跟在我的身后,慢腾腾地送我去大队部;上初中了,我要去十多公里外的小镇,老白每回送我时总急急地走在我的前面,时不时回过头来催促我,然后它就守在公路边坐等过往的那仅有的一辆班车。因了老白的忠诚,初中三年我从来没有错过班车。没有老白的日子,我独自在城里赶生活,却总是错过了人生的一次又一次机遇。

  此行,因了主办方的路线选择,我错过了一次走茶马古道的机会。但我仿佛看到马蹄印深深浅浅,密密行行,耳边总是回响着悠远的马铃声,马蹄声急,马蹄声碎,在崇山峻岭和山涧溪流之间,绵延着,神秘着,传奇着……有心感知,我错过了古道,却回到了从前。在山这边,天上白云悠悠,满坡茶叶青青,远处炊烟袅袅,近处牛铃叮当,山歌嘹亮。我仿佛听到清晰悦耳的采茶歌:三月清明茶芽发,姐妹双双采细茶;双手采茶鸡啄米,来来往往蝶穿花……谷雨采茶上山坡,男男女女在一坨;心想和妹讲句话,筛子关门眼睛多……在白沙溪茶厂,我看到安化荡气回肠的千两茶制作场景。被誉为“世界茶王”的千两茶,采用上等的安化黑茶为原料,将黑茶发酵、蒸制后放入竹篾篓里,然后在一声声劳动号子中应运而生,传之久远。“压起来咧——把杠抬呀;重些几压咧——慢些几滚呀;小杠要绞匀咧——捆篾撒锁紧呀;压一轮咧——滚一轮呀;哦哦里喂耶——喂喂里哦呀。压了一轮来二轮呀;大杠压得好呀;脚板稳住劲呀;小杠绞得匀呀;粗茶压成粉呀;细茶压成饼呀;好茶销西口呀……压好了二轮来三轮呀;步步地进,步步地滚呀;压出好茶治百病呀;黄肿包吃了能消肿呀;止住泻病喊得应呀;又止渴来又提神呀;无名肿毒冒得生呀;止咳化痰诊痨病呀……”定型后松箍、杀篾、锁口,放在露天处,日晒夜露,自然发酵。七七四十九天,大功告成。

  茶叶是劳动的产物。在采茶和制茶的过程中,我看到了劳动的美丽,还有从前的传统和乡村的智慧。在伏天里,在洒了盐的黄土上,他们知道力量是多么的重要,劲往一块使,不打不成器。日晒夜露,吸天地之灵气,取日月之精华,承雨露之惠泽。在白沙溪茶厂的陈列馆里,我看到最初的安化黑茶分为四等:天、地、人、和。一下,让我醍醐灌顶——天地人和,是安化黑茶的秘籍!在乡村,茶是饮料,茶有时又是饱肚的食物,茶有时还是医病的良药。用荷叶、棕、竹蔑篓,这些农家的常用物品,把生命本真的黑色贮藏起来,不馊,存久,易运,搬树桩、砖块一样,经茶马古道,运往西北,行销海外,传奇人间。处远方之远的人哟,黑茶一饮思乡月,玉笛轻歌梦故人。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2011年第01期  
更多关于“安心云乡处”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