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沂蒙煎饼


□ 厉彦林

  煎饼,是山东人代表性的食品,更是沂蒙山人的主食,煎饼养育了祖祖辈辈的沂蒙人。沂蒙的先辈们从支前抗战,到闯关东、下江南,可谓怀揣着煎饼卷闯天下。那又薄又圆、色泽和口感各异的煎饼是沂蒙山人的主打食品,令许多外地、外国人大饱眼福和口福。

  煎铲有着悠久的历史,它曾与陕北的小米一样,养育过人民军队,养育过中国革命。1946年秋,陈毅将军率新四军从苏北移师山东,许多南方战士不习惯也不会吃煎饼,在一次军人大会上,陈毅将军自编顺口溜,讲解如何吃煎饼:“吃煎饼。卷大葱,张大嘴,口一咬,手一松,吃个煎饼也就几分钟。”

  煎饼用小麦、玉米、高粱、地瓜干等粮食打成糊状直接在烧热的圆形铁鏊子上烙制而成,故名煎饼。烙好的煎饼,折叠成卷,随时可以食用。晾个半干,折叠起来,可存放上半月二十天都不会变质。出门携带方便,因此称之为“干粮”。

  由于原料各异,煎饼又可分成麦子煎饼、玉米煎饼、小米煎饼、高粱煎饼、地瓜煎饼等。就其制作工艺而言,有刮、滚、摊等手法,口味有酸、甜、原味等。色泽有黑、白、黄、紫红、金黄等。

  “写鬼写妖高人一筹,刺贪刺虐入木三分”的蒲松龄先生一生爱吃“凉拌绿豆芽”和“五香豆腐干”,同样也钟情煎饼,曾撰写下《煎饼赋》,详细描述制作煎饼的材料、程序和吃法,赞扬好煎饼圆如满月,薄如宣纸,颜色金黄,谓之美妙食品。

  煎饼像忠实的仆人,随时待命侍候饥饿的主人。赶集上店,出远门,用包袱包上几个煎饼扎在腰间,累了、饿了,随时随地可以饱餐一顿,甚至可以边走边吃。刚承包到户的时候,农户的积极性空前高涨,谁也不舍得耽误时间,早饭后顺手拎摞煎饼,捎点咸菜,拔几棵小葱,提一壶白开水,中午就在田间地头围坐在一起,伴着泥土的芬芳,品尝美味的煎饼,盼望沉甸甸的丰收……成为那个时代一道标志性的田园风景线。

  我出生成长在沂蒙山区,是吃地瓜干煎饼长大的。“忙时吃干,闲时吃稀,不忙不闲时半干半稀。”在那物质匮乏、食品单调、节衣缩食的岁月里,煎饼既是生活必需品,又是奢侈品。地瓜、玉米是主粮,除了磨成面粉用来做粥、饼子以外,还可以把它们加工成煎饼。山区的细粮是小麦,由生产队按人口和工分进行分配,一般每年人均20斤左右,只有到过年时,才可以放开肚皮吃顿小麦面的水饺,

  做煎饼的用料,大都用地瓜干或鲜地瓜剁成丁儿,放入水中搅匀,头天晚上浸泡好,待次日天蒙蒙亮时,用石磨磨成“煎饼糊子”、俗话说:“煎饼好吃磨难推”,几百斤重的大石磨,插上磨棍,踩着磨道周而复始地绕圈。黎明时分,鸡窝里那趾高气扬的大公鸡的喔喔啼叫声,母亲推磨的忙碌声,把我一次次从甜梦中敲醒。黑暗中,时而还传来母亲怕打扰家人休息而压低嗓门的说话声。那年月,对于山区的妇女和孩子们来说,推磨是最苦、最累、最愁的差使。山里的女孩子第一节劳动课大多从学习推磨开始,往往天还不亮,就被母亲从被窝里拉出来,母子俩各自举根磨棍,一前一后,把一盘古老沉重的石磨推的嗡嗡作响,粘粘的煎饼糊就从磨唇里慢慢流出。从满天星斗一直推到天光大亮,磨棍挤得肚皮发疼,转得头脑发昏,累得周身大汗。磨这种原始石器,借助人们的推动呜隆呜隆地滚过磨道,上下两扇磨盘就像两片厚厚的嘴唇,憋足了劲却说不出话。弓腰推磨的姿势,是庄稼人最经典的劳动姿势,匍匐着身子,背扛蓝天,脚踏大地!磨道被规则的脚步踏平,被甩碎的汗水洗亮。只有亲自推过石磨,才能真正体验推磨的感受和滋味:一句话,乡间没有比磨道更长的路,也没有比磨道更难走的路。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东文学·下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沂蒙煎饼”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