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张子和


□ 谈 歌

谈歌的祖籍是河北完县(今改名为顺平县,隶属河北保定市)。完县曾经出过一个名叫张子和的人物,颇有些影响。谈歌父辈们在一起聊天,曾经谈起此人,言语中褒贬不一。谈歌下边讲讲此人的故事。
张子和是保定完县西区三十里的张家庄人。张家庄属于山区。张子和小时家里很穷。他七岁时,方圆百里闹了一场气势汹汹的瘟疫,十几天的光景,村里便轰轰地死了不少人。爹娘也死了,他的一个姐姐和弟弟也死了。家里只剩下了他和哥哥张子梁。张子梁那年刚刚结了婚。张子和便只能跟着哥嫂过。张子梁十分惧内,也就是十分怕老婆(如此说,妻管严的事情并不是现在才有)。怕老婆的哥哥,得看着老婆的眉眼儿行事。嫂子刘氏,脾气暴烈,对张子和不好,哥也不敢对他好。哥嫂每天推着车去县城里做小生意,有时就在集市上吃了,也不管小张子和的饥饱。小张子和就在村里东家一口,西家一嘴吃着。衣服破了,嫂子不管,哥哥也不敢管,小张子和就东家一件破衣服,西家一件破衣服穿着。有时刘氏生意上做得不顺,就拿小张子和出气,小张子和身上总是青一块,紫一块。张子梁屁也不高声放一个。有时候,为了取悦老婆,也痛打张子和(写到此处,谈歌感慨,如此为人兄,真是让天也羞愧,地也羞愧矣)。
张子和的生命力却是顽强,他像暴风中的一株野草,在哥嫂的虐待下,苦苦巴巴地长大成人了。
或许是老天爷开天眼,张子和虽然营养不良,竟然没有影响他的发育。他长到十八岁,长成了一个八尺高的大个子,而且相貌堂堂。
十八岁,也就到了娶妻的年纪,左邻右舍都觉得张子和得打一辈子光棍。因为张子梁绝对不会给弟弟花钱娶亲的(你张子和没钱儿娶什么媳妇儿啊)。可是谁也想不到,距离张家庄20里路的李家庄的李大财主看中了张子和,诚心诚意地托媒人把自己的一个寡妇妹妹说给了张子和。李大财主这个寡妇妹妹本来嫁给了城里的一个财主的少爷,可是那财主少爷命薄,刚热热闹闹地定了亲,也热热闹闹地喝了定亲酒,可是就得暴病死了。李大财主的妹妹就等于是寡妇了。由此看,古时候对待名声比较严格。其实没结婚,算什么寡妇呢?现在的女士可大不一样了,也别说定亲不定亲了,只要是没领结婚证,在一起住了三年五年的,保不住孩子都刮了好几个了,突然分手了,还照样厚着脸皮当黄花大闺女往外嫁呀(这到底是进步了呢,还是什么了呢?谈歌说不清楚)。
媒人告诉张子和,如果张子和答应了这门亲事,结婚不用张家出一文钱。如果张子和愿意,还可以倒插门搬到李大财主的家中来。李大财主给妹妹盖了好几间大瓦房,任你张子和打着滚儿住吧。李大财主家里有的是粮食,任你张子和翻着跟头吃吧。
这不是天上掉馅饼嘛,这样的好事儿怎么会没长眼就砸在张子和头上了呢?莫非李大财主的妹妹是个独眼龙?或者是兔子嘴?或者出天花长了满脸的什么什么?果真就嫁不出去了?可是听说李大财主的妹妹长得说不上是闭月羞花,可也是模样出众呢。这是怎么回事呢?后来才有人传过话来,缘由是李大财主的寡妇妹妹有一次进城,路过张家庄,在村道上看到了张子和,惊鸿一瞥啊,她一眼就看中这个相貌堂堂的大个子。于是,就急着找哥哥托媒人上门说亲。看起来,这男人长得好,也沾光啊。
张子梁夫妻正在心里发愁呢,已经长大了的张子和要分父母的遗产怎么办?张子和要倒插门,对于这夫妻二人,这可是喜从天降的消息。好容易把这个眼中钉打发出去了啊。
吹吹打打入洞房。张子和就结了婚,而且传言不虚,李大财主这个妹妹还真是人样子挺好,一朵花儿似的模样。三里五乡的人们都羡慕说,张子和有福相啊。
结了婚的张子和干什么呢?李大财主有安排,李大财主在县城有好几处买卖,他让张子和在柜上学账房。由此,张子和就在李大财主的铺子里跟着账房学着记账。他真还是天性聪明,很快就学会了认字儿,也学会了写字。而且还认识了不少,还写得模样不错(怎么速成的呢?张子和如果活在现在,一定会办什么什么的速成班)。他还很快学会了打算盘。一把算盘在他手里拨拉得噼里啪啦震天价响,放小鞭儿一般脆声。
李大财主惊讶,这小子脑子好用哎。于是,便对这个妹夫上了心,店里的账目后来就让张子和统管了。用现在的话说,张子和成了李大财主的总会计师了。
按说这日子就应该过得美满和谐了。可这人生有时候真像天气,没准儿,你别一心指望连着全是晴空万里的好天气,指不定哪天就打雷下雨呢。之后没两年,张子和就出事儿了。还是大事儿。李大财主跟外埠的一个姓吴的商人做生意,商业上的事儿,就是能让你少赚些,我就多赚些了。这是天理。可是天理也不能过了,过了就要出事儿。这位吴商人大概也是急于发横财,他想从李大财主这里多赚些黑钱。可这黑钱不好赚啊,吴商人就想到了内线。于是,吴商人就拉拢张子和下水,一来二去,吃吃喝喝,就跟张子和混熟了。吴商人总塞给张子和钱花。还带着张子和进了一趟保定城,在保定的窑子里给张子和找了一个模样漂亮的妓女,那妓女名叫小春儿。小春儿就把张子和迷住了。再一来二去,吴商人掏钱在保定的菊花胡同给张子和买了一间房,又把小春儿赎出来,张子和就开始和小春偷偷摸摸过上小日子了,回到县里,仍旧和妻子甜甜蜜蜜(用现代的话讲,这叫做外面彩旗飘飘,家中红旗不倒)。于是,张子和知恩图报,就开始帮着吴商人做花账,一年多过去,就把李大财主坑了不少。这纸里终究包不住火,李大财主什么人啊,精细得似鬼。他感觉着这买卖上有漏洞了,就暗着查账,张子和就露出尾巴来了。愤怒至极的李大财主气得差点吐血,就把吴商人张子和二人告了官。李大财主是想把张子和弄到牢狱里吃上几年苦头儿。张子和这些作为已经把李大财主气蒙了头,你个穷小子,要不是我,你能有今天的好日子?你这只白眼儿狼啊。我这回得整死你。李大财主的妹妹几乎气疯了,你张子和一个穷小子,没有我们李家你能有今天么?你还敢在外面寻小妾(现在叫做包二奶)。哥啊,告他!可是李大财主没想到,张子和这几年有了钱,乱交朋友,认识了衙门里的不少人,早有人偷偷地给张子和报了信:哥们儿哟,快跑吧,你大舅子和你老婆把你告下了。张子和就跑了。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