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党政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结束笼统公有制的理论神话


□ 郑克中
结束笼统公有制的理论神话图片1 结束笼统公有制的理论神话图片2
以市场取向的经济体制改革,在中国已经进行20多个年头了,改革无疑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绩,这主要应该归功于邓小平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理论的提出和实践。但是,改革发展到了今天,由于我们对这一理论的精髓和这一理论最终揭示的道路缺乏深刻的研究和理解,致使改革发展出现了步履蹒跚、踌躇不前的景况。国企改革目标不明,社会财富分配不公,贫富差距不断拉大,权钱交易屡禁不止,贪污腐败分子前赴后继,社会矛盾骤然尖锐。此时此刻,中国正面临着一个新的抉择:向前?向后?还是原地踏步?



从邓小平提出市场化改革一开始,就有人心存疑虑,这很正常。因为从马克思的本本里找不出社会主义应该搞市场经济的说法。从前,我们把社会主义的本质界定为财产公有、计划经济和按劳分配。这绝不是偶然的,也不是歪曲了马克思主义。所以,当改革把这些迷信都破除以后,按苏式教科书培养出来的整整几代人,包括施教者和被施教者都陷入了困惑和迷茫。但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最好手段,就全国人民的绝大多数来说,生活水平与计划经济时代相比已有天壤之别。人民富裕之快,国力增强之猛,不但在中国,而且在世界历史上亘古未有。中国的进步充分显示了邓小平的智慧和勇气。如果中国由此而昌盛下去,我认为怎么评价邓小平对中华民族的贡献都不为过。当然,在大家争相奔小康的过程中顺势也就出现了种种社会问题。如何看待这些问题,不同的人从中得出了不同的结论。固守着公有制优越、计划经济有效率、按劳分配最公平等信条的人,虽然他们也享受到了改革的成果,有些可能还是最大的受益者,但心中仍然存在一个没有解决的大疙瘩。满怀公有情结使他们不理解改革为什么要发展私有经济,为什么要强调明晰产权。他们把这一做法看作是改革的权宜之计,虽然嘴上不好说,可心里还是这么想。改革的权威理论家们对我们社会经历几十年的公有化之后又重新出现私有经济给出的解释是:在社会主义的初级阶段,由于生产力发展水平不平衡,参差不齐,根据生产关系必须适应生产力发展水平的要求,就不能一味地全部实行公有制,必须允许多种所有制形式并存。这种解释的言外之意就是说,现今我们的社会有先进的生产力,还有落后的生产力,与先进的生产力相适应的必须是公有制,与落后的生产力相适应的是私有制。于是,从这里不可避免地就会产生一个合乎逻辑的推论:如果将来我们国家的生产力都达到了一个很高的水平,像现在公有制企业那样的水平,我们就可以再次实行全面的公有制了。换句话说,全面的公有制一定会实现的,但不是现在,而是在将来,终究会有那么一天。
人们期待着实现全面的公有制的那一天,于是在睡梦中也希望它能早日到来。但他们又说,这个等待可能要经历几十代人。让我们回到现实中来想一想,假如20年是一代人,几十代人,那就是几百或上千年了。孔圣人距离我们仅七十多代,而时间却过去了2600年。今天的人去为几百或几千年后的目标做准备并为之实现而奋斗,这目标对于我们的意义究竟何在呢?人类再经过几百或几千年的进化,谁会知道那时的社会究竟会是什么样子的呢?我们现在确立的目标能够经历如此长时间的考验吗?
其实,把私有经济的存在归结为生产力水平低也是没有道理的。众所周知,传统理论说,原始社会是公有制,生产力水平极低。由于生产工具的进步,生产力水平提高了,导致了私有制的产生。生产力水平继续提高,到了一定的程度即资本主义社会,私有制已难以适应社会化大生产的要求,就又会产生公有制。于是,我们看到这样一个逻辑,从原始公有到阶级社会的私有是由于生产力的提高,从阶级社会的私有到公有的产生又是因为生产力的提高。生产力水平的提高,既可以实现从公有到私有,也可以催生由私有到公有。虽然学者们为之辩护说,这两个公有不是一个层次的,是一个螺旋形式的再现,比如原始人是人,现代人也是人,这两个“人”的含义是不一样的。我想说,由原始人到现代人,不管经历了多少代,每一代也都是由“人”到“人”地在进化,却从来没有经历由“人”到“虫”,然后再由“虫”到“人”的进化。生产力决定所有制变化,由公有到私有,然后再到公有,这就相当于把人变成虫,然后再把虫变成人。一句话,用生产力水平高低解释所有制变迁是没有说服力的。
还有,从原始社会到共产主义社会,途经奴隶社会、封建社会、资本主义社会,在这些社会中普遍存在的所有制关系都是私有制,而众所周知,生产力水平总是在不断提高中。这不断提高的生产力水平,丝毫没有改变所有制关系。这也就是说,在长达数千年的时间里,生产力水平的提高只导致了社会形态的改变,而没有导致所有制形态的改变。人们不禁要问,所有制与生产力究竟有没有关系?说没有关系,可为什么又说从资本主义社会私有到共产主义社会公有偏偏又是由于生产力水平提高造成的呢?在几千年的时间里,生产力的发展,哪怕是突飞猛进的发展,都没有改变社会形态。比如,经典作家也承认,仅资本主义早期创造的社会财富就比以前所有社会创造的总和还要多。这生产力水平与前一些时代相比不可谓不高了吧?为什么没有导致从封建社会到资本主义社会所有制关系的公有化改变?为什么单单从资本主义社会到社会主义社会的过渡却提出了所有制必须由私到公的改变问题?再有,大多数社会主义国家,基本不是从资本主义社会起步的,而是从封建社会起步的;我们中国是从半封建半殖民地社会起步的,生产力水平非常之低,举世公认。可当我们进入社会主义社会形态时,我们认定这是生产力发展决定的,必须改变所有制关系,这种理论似乎有些牵强。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