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大河恋


□ 张大威



为了寻找,幼年的我曾长时间静静地呆坐在大河荒芜的岸边,就那么神情专注地瞧着大河。可我究竟在寻找什么呢?我一点也不知道。这没有答案,也许河流本身就是答案,也许这事本来就是无因无果。然而河流奔腾,万物翠绿葱茏,连云的阴影也满是湿漉漉的芳香;河流死去,一切都会死去。包括我呆坐着的那个娇艳闷热漫长的六月黄昏它也将是最后一个黄昏,一个孩子无法驾驭它驰过黑夜迎接第二天红粉的黎明。的确是为了寻找,我就那么静静地呆坐在大河荒芜的岸边,神情专注地瞧着大河。神情专注,目光也就渐渐成波,成波的目光与水交融,一种很深很深的东西注入双眸。那不是记忆,不是语言,不是思维,不是爱恋,不是流逝,更不是虚无与忧伤,那是什么呢?那该是静寂与皈依吧。人化在水中,水轻柔的手指抚摸着你的血液,你的躯体,你的裸露,你的泪水。你想哭,你已经哭了,你的眼泪是一河滔滔不尽的水。那水浮着你,你躺在水中像躺在一个玫瑰色的硕大子宫中。此时你还没有生成——我是指你的灵魂,你的肉体已经有了那么一点点,但你的灵魂不愿生成,它混在水中,它不想睁开眼睛。它固执地守着它的静寂。河为什么要把他(她)托出水面?一个孩子,一个幼嫩光滑、纯净无瑕河流般明媚的孩子。河把他(她)托出水面,抛向大地,便抛向了暧昧不明的风沙。你的命运流变将从此没有轨迹。你不愿出世,你的目光紧紧地恋住大河,你不能出世。
大河在此已经流淌了亿万年,有了地球,便有了这大河。也许没有地球就有了这大河。地球是大河下的蛋。而你更是大河一个微不足道不值得记忆的灰粒般的蛋。大河迟早都会把你抛到岸上,抛到荆棘丛中,那便是你的日子,那便是人的日子。你终于一步三回头地上了岸,可是“纵使你远远离开,到世上最寂寞的所在,往后的岁月,它执著的声音仍然会萦回在你的心怀。(里尔克)”



清艳的月夜,大河岸边农家的一畦畦秋韭总是开着雪样的韭菜花。那花白得灿,白得柔,白得飘,一阵清风悄然而过,可否将它们吹走?薄薄的美在风中是这样的茫然缥缈,不能固定。几只蛐蛐躲在秋韭细弱的根下,饮着清露,饮着月光不停地叫,它们叫在寂寞中,又仿佛要耗尽心血,将这些寂寞叫掉。
是时候了,今夜我一定会听到那女人的歌声。不是所有的人都能听到那歌声的。七岁那一年,我就坐在这农家的一畦畦秋韭旁曾经与那歌声不期而遇。那歌声如寒气凝滞,如箫声低咽,如苦水迟流。那时,大河波纹不动,浩瀚苍茫。那歌声也就如一只疲惫娇小受伤的鸟儿,奋着自己折断的双翼在大河上升腾,下陷,流连,徘徊。凄清的秋,冷寂的秋,澄澈的秋,河滩上的万株青杨被薄霜吻黄,霜花苦寒的爱,使青杨曾经鲜嫩活泼的叶子,黄赤枯瘦飘飞满地。黄叶滩上黄叶生,何人月下起歌声?情痴的人?情幻的人?情灭的人?也就唱出了一河的沉寂,一地的碎金,一天的霜霰,一轮寒月啊!让那个小小的女孩过早地体验到了心的飘零,心的寒冷,心的无助,心的叹息。她抱着瘦弱的双膝,雕像般坐在秋韭旁,听那歌声。起风了,大河也就涛声沉重,沉重的涛声织进了歌声,女孩遥听那歌声断断续续起起伏伏,时高时低的音符在清艳月光下的大河上游走,心就恍惚,不知是河在歌吟,还是人在歌吟?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