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青梅竹马朱燕玲


□ 毕飞宇

  在我所有的朋友当中,最具戏剧性的朋友是朱燕玲。
  1989年,那时候我还没有在刊物上发表过一个字,我把我的一个中篇寄到“《花城》编辑部”去了。和我所有的稿件一样,我的小说在《花城》编辑部那头没有任何消息。——后来我知道了,1990年的下半年,《花城》编辑部的稿件业已堆积如山,都摞在地板上了,他们决定“清仓”。戏剧性就在清仓的这一天出现了。一个年轻的女编辑动了恻隐之心,想,再翻一翻吧,也许还有合适的稿子呢,别漏了。她就蹲在地板上,一篇一篇地翻。这一翻就把一个叫《孤岛》的小说给翻出来了。这个年轻的女编辑就是朱燕玲。而《孤岛》就是我的处女作。
  从理论上说,这个时候我应当花上冗长的篇幅来赞美我的伯乐才对。可是,我有更重要的话要说。朱燕玲蹲在地板上,做出了一个匪夷所思的判断,她认定了《孤岛》的作者是“七十来岁的样子”。她给我来了一封信,语调是客套的,也许还是尊老的。我读着她的信,看着她又瘦又硬的笔迹,同样得出了匪夷所思的结论,朱燕铃有可能五十出头了。之所以没敢把她猜得太老,因为每一个人都知道,六十岁是要退休的。所以,我克制了我的喜悦,给朱燕玲回了一封信,语气更客套、更尊老。两个“老人”就这样有了书信上的来往,彼此那个客气得啊,像款款的夕阳,温馨又从容。
  终于有一天,朱燕玲要来南京了。我问她到南京“有什么事”,朱燕铃用她又瘦又硬的笔迹告诉我:“我回家,我就是南京人哪!”天哪,这么巧,她居然就是南京人。她在广州,我在南京,因为一篇小说,我们终于走到一起来了。
  我们就这样在南京见面了。我骑了足足有一个小时的自行车。这真是一次戏剧性的见面,我们都惊讶于对方的年轻。因为年轻,又因为燕玲太漂亮,我一下子就不知所措了。要知道,在心理上,我已经做好了和“长辈”见面的打算,可结果呢,燕玲只有二十多岁,差不多和我同龄。——作为一个年轻的作者,我多么渴望我的伯乐是一位白发苍苍的、满面皱纹的、德高望重的长者。可燕玲这么小,这么漂亮,很不对劲了。我的虚荣心受到了挫折。你朱燕玲怎么也不该是《花城》编辑部的编辑。
  我终于被这样的结果弄得古怪了,也许燕玲也一样地古怪。燕玲说坐吧。我就坐。燕玲说喝水吧,我就喝水。我记得整整一个下午我都“坐”在燕玲家的客厅里,认认真真地、同时还全力以赴地“喝水”。在这里我有必要交代一下当时的文化背景,那时候,年轻可不是什么好东西,每一个年轻人都眼巴巴地渴望着自己能够老一点——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够够“份量”。燕玲对我有知遇之恩,她年轻,我不能责怪人家什么,那么,剩下来的我只有自责了。我居然利用小说把自己弄得很有“份量”,我对不起燕玲。
  我和燕玲的第一次见面就这样不淡不咸地收场了。不久,我得到了消息,燕玲马上就要去加拿大去了。老实说,我对燕玲的出国一直不以为然,你一个读中文的,你一个做中国文学编辑的,你去加拿大做什么?当然,这里头的私心毋庸置喙——你一走,谁还能欣赏我的小说呢?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星火·中短篇小说》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