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梅花驿的诗


□ 梅花驿

  矿难
  
  在酒局上
  他说起昨天的矿难
  眉飞色舞
  像传达毛时代的特大喜讯
  “这些被淹的35人
  一个出不来才好
  看看市长县长镇长们的
  乌纱帽怎样去保”
  说到这里
  正好电视播出
  记者从现场发来的最新报道
  “经过20多个小时
  全力营救
  郏县高门垌煤矿透水事故
  被困井下的35名矿工
  有33人生还
  2人死亡”
  电视画面上
  这些矿工
  个个蓬头垢面
  走出井口
  全场一片欢呼声
  这样的结局
  大大出乎他的预料
  也让他大失所望
  “砰”的一声
  他关掉了身边的电视
  “管这些鸟事干啥
  来来来
  今天咱们一醉方休”
  他似乎有点沮丧
  与先前兴奋的样子
  判若两人
  
  两棵香樟树
  
  学校操场旁边
  有两棵
  根深叶茂的香樟树
  树冠很大
  我常常在树下
  等女儿放学
  有时我来的早
  我就站在树下瞎想
  如果我有钱了
  我会出五十万
  或一百万
  把两棵树买下
  让这两棵香樟树
  永远长在那里
  我把想法告诉女儿
  女儿笑我傻了
  说我不掏一分钱
  这两棵香樟树
  也会永远长在那里的
  
  我常常梦见母亲
  
  母亲已经不在人世
  做梦时也能意识到这一点
  让我稍稍宽慰的是
  我仍然能够梦见
  她在病床上坐起
  口服一种很黄的药片
  像生前一模一样
  我们做不到的地方
  她会指点我们去做
  而我们个个听话孝顺
  重要的是她说的都对
  譬如她昨天对我说的
  对人要有仁慈之心
  即使对可恨的敌人
  也不要怀恨在心
  我又一次记住了她的话
  决定从今天开始
  宽恕每一个有罪的人
  
  朱丽叶
  
  我见过她 朱丽叶
  不是在剧本里
  电影里或舞台上
  十八年前的某日
  我目送她上了小火车
  目的地是一个叫梁洼的
  煤矿 她在矿医院做护士
  现在她在哪里 我不知道
  前几年听说 那个地方
  地下的煤已经挖完
  煤矿关闭 人去楼空
  而她又能做什么
  从一个少女到一个女人
  要不了多少光阴
  在大街上每每看到
  漂亮女人 我都会遐想
  她也许就是朱丽叶
  
  中秋节的月亮
  
  写这首诗之前
  我看了一眼月亮
  月亮已经升起来了
  她和七月十五的月亮
  没有什么两样
  写这首诗时
  我又从窗口看了她一眼
  她还是原来的样子
  挂在树梢
  
  傍晚,天上有一张笑脸
  
  今天天气出奇的好
  站在平顶山上往下看
  能看到远处的平西湖
  和对面缓缓的山坡
  平时这些都是难得一见
  所以我们兴致很高
  多玩了一会儿
  回到山下已是华灯初上
  看冷晚的月芽儿越发清爽
  她的上方还有两颗很亮的星
  她们共同组成一张笑脸
  稚气十足俯瞰着大地
  我们心里也洋溢着笑
  只是谁也没有向谁表达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