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快意浮生


□ 李金山


周日无事,锁了门去郊野闲步。经过菜场的时候记起该捎上点菜蔬回去,用零钱买了黄瓜,再要买些别的菜时,却无论如何找不见出门时带在身上的那张人民币大钞,于是怀疑是掏零钱时带了出来,便返回头去问摊主,摊主死活不承认。“哪有捡了钱还承认的?!”心想,“他手里攥着的那张怎么看怎么像我丢的那一张。”于是我就成了那个丢了斧头的人,摊主的神情在我的眼里也完全符合捡了我的大钞的神情了。罢了,罢了,全当捐给了希望小学。可心里总也放不下,于是又怀疑是丢在了闲步的路上,路上曾几次掏兜子的。沿着走过的路径,一路去找,终还是一无所获。怕是早被人捡了去了。出来时的闲散心情消失殆尽。想了法来安慰自己:全当自己花了,或者幸亏只丢了这么一张,幸亏……花了怎么不见东西?丢一张还不够,还要丢多少?心情沮丧到了极点,悻悻地上楼,悻悻地开门,开了门我就看见那张大钞正稳稳地躺在茶几上呢!心中狂喜,赶紧关了门,放声大笑,所有的好心情又都回来了。
听说可以贷款,于是和妻子决定买一套属于自己的住房。心想将来的住房位置要好,价钱还要低。从此和妻子从城市的东头看到西头,从北头看到南头,不是价钱偏高,就是位置不好,反正总不能满意,凡是有住房的地方几乎都看遍了,好像每天的时间除了必要的吃饭睡觉、上班下班之外,都用在了看房上。好容易相中了一处房子,交了钱,拿了钥匙,又开始装修。从这一天开始,找瓦工、找管道工、找木工,要水泥、要沙子、要木头、要PVC,诸如此类的琐屑事情,简直没完没了,从早到晚,耳根再无清净的时候。挖空了心思都是为住房的装修打算啊!可离完工的那一天,似乎仍是遥遥无期。时间久了,倒以为命该如此劳碌了。可忽然有一天,装修就完了,打开电灯扫净地,擦干净玻璃挂上画,所有工匠都走了之后。朋友们来祝贺,济济一堂,谈笑风生,岂不快哉!
住房贷款终于还完,无债一身清。
在乡间拥有一套自己的房子,不用太大,四五间足矣,房里也是暖气,而不是蜂窝煤炉,还要有太阳能热水器,而且关键的,房子前要有院子,闲时可以种绿豆荚,也可以种紫茄子。
书房前有空地一方,手植幼松数株,三秋五载过后,绿便昂昂扬扬掩过了窗户,夏日,清风徐徐,窗前有绿意摇曳,顿觉清凉;冬日寒风啸呼,又可于书桌前听松涛隐隐。
吃过饭,无事可做,就开始收拾旧箱子,翻出小学时候记的日记。
闲来无事,一个人躺在席子上,望窗外蓝底的天上,白云变幻,或如白驹,或如苍狗。
每日早起,听窗外的麻雀们唧唧喳喳,又喳喳唧唧。
家居东山,夏日早起,路上行人稀少,跨上自行车,撒开车把,从山坡上风驰而下。
闷热的夏日午后,一场实力相当的羽毛球赛之后,买来绿皮红瓤的大西瓜,打来井水镇了,分而食之。
蜗居顶楼,夏天,屋子无遮无拦地暴晒在太阳地里,一天下来,屋顶和墙壁都吸足了炎热,人住在屋里就活像洗桑那,汗是一身一身地出,减肥效果肯定是不错,但像我这样的穷人哪有肥可减!空调是买不起的,只有电扇,电扇也不敢自专,正惶惶无主,不知所之,突然电光一道,接着响雷阵阵奔涌而来,凉风也跟着徐徐飕飕,转眼已能听到雨水管里的哗哗声了,这时身上的汗也止了,焦躁的心情也平复了。
夏夜溽热,枕席之上,有如药膏,辗转难眠。开了窗,有风徐徐,顿觉惬意。可偏偏有蚊子乘隙来骚扰,嗡嗡嘤嘤,嘤嘤嗡嗡,时东时西,时有时无,数次闻声拍打,嗡嘤之声终是不绝于耳,心下不胜其烦,又实在不愿开灯与蚊子决战,索性充耳不闻吧,又索性决心以身饲蚊吧,顿觉有了佛的悲壮。然而蚊子怎就能解了我的意?终是担心着妻儿,于是下一狠心,跳起来按开了灯,啪啪啪数声,一番战斗,灭蚊九只,从此耳根清净,酣然入睡。翌日晨起,研墨展纸,名居室曰:九只堂。一笑。
苦夏难挨,约三五好友进山避夏,一路上绿荫蔽日,泉流淙淙,索性将足放进溪流,感觉丝丝清凉从脚心入,经腿,经臂,渐渐弥满全身,夏好像已是另一个世界的事情了。
夏夜,某山中旅店,一场透雨刚过,停了电,微醉中与三五文学同道于摇曳的烛光中闲谈对文学的恨、对文学的爱。
冬去春来,看柳丝冒出嫩芽。
秋天,与家人一起到郊区的村庄采摘桃子,当然是先交了押金的。
秋天,在老家,听窗外石榴崩口或者苹果落地的声音。
饥肠辘辘时食刚出锅的质地松软的馒头和刚泼好的油辣子。
看稚儿执我之手呵呵而笑。
下班之后,爬了长长的陡坡回到家,已是汗流浃背、人困马乏,稚儿见我入门,喜笑颜开,招手相迎,锐声喊我爸爸,疲乏之意顿解。
俗语云:有苗不愁长,看小儿如夏日的丝瓜秧,随风上窜。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