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来自林阿香们的恫吓(外一篇)


□ 蒋子龙


福建一农民,捡到了一个名为林阿香的身分证,他端详着这个年轻女人的照片,不免想入非非:阿香,好香,好艳,好靓……脑袋灵光一闪,随即冒出一个发财的主意。先想办法搞到了一份官员名单,再到泉州建设银行开了一个账号,然后以林阿香的口吻写了一封信:“大哥:您好!我曾在贵地一家酒楼上班,真名林阿香,您一定还记得吧!您还经常应酬吗?因取缔三陪我失业了,前几天家里又出了大事,急需用钱。走投无路我想起了您,您曾跟我说过遇到困难时会帮我的……希望您收到信后五天内,往下面这个账号汇3000元钱来。如果这么一个小小要求您都做不到,我是什么都可能去做的……”他将信打印后寄出,很快就有148个官员上钩,陆续汇来37万元之多!(见《明鉴》2003 . 2)
这个家伙真是把某些官员的心思摸透了:凡吃腥的大多都不是张一次嘴,嫖的多了对小姐们姓字名谁难免记不清楚,只要是被阿香、阿妹的咬上,自会乖乖地掏钱,以求“破财免灾”。恐惧没有极限,比危险更可怕。
难怪眼下有些官员会对“小姐”两字过敏,一听到有小姐找便胆战心惊。如曾引起传媒广泛关注的广西防城港市港口区政法委书记冯同杰,一年多以前迷上了一个叫阿玲的小姐。不想在他尝到放荡滋味的同时,放荡便已不再快乐,而成了梦魇,那个女人是无底洞,不停地要这要那,一得不到满足就扬言要揭发、要告状。冯同杰被恐惧追赶,由当初的挖空心思找小姐,变成想方设法躲小姐,最终忍无可忍,恶向胆边生,在自己的警车上杀死了那个女人。
应该说,时下的许多官员最是小辫子上拴秤砣——打(搭)腰!他们有权有势,在商品社会权势是可以兑换一切的。可偏偏就是这些有权有势的官员却成了敲诈勒索的对象。黑龙江纪检委和监察厅合办的《明鉴》,今年发表过一个调查:《为什么遭遇敲诈的总是你?》这个“你”就是指官员。有的在办公室被绑架,有的找到家被恐吓勒索,有的骗子竟假藉中纪委的名义送达“廉政通知书”以讹钱……如浙江瑞安市农民陈仕松,绰号阿太,采用蹲坑、盯梢的办法搜集领导干部嫖娼、受贿的证据,然后一一要挟,让当地官员都要对他惟命是从,连市委书记叶会巨也不例外。就这样,无赖阿太竟成了当地的太上皇。
掌权的领导干部阶层,成了被恐吓和敲诈的重灾区,这听起来有点匪夷所思,像黑色幽默,似乎预示着社会的一种畸变。其实很简单,你做了亏心事,半夜自然怕鬼敲门。说明官员阶层存在着明显的“软肋”,明显到人人都看得见抓得着,武侠小说里管这叫“死穴”。而社会上就有那么一些人,认为只要点住了官员的“死穴”,就是自己发财的机会。
已经出事的官员们基本上都是因为两大爱好:爱财、好色。《法制日报》最近统计:“时下被查处的贪官污吏中,95%的有情妇,行为腐败的领导干部中60%以上的人包二奶。”至于“一夜情”、嫖完就散的还不知有多少。贪官们的色情腐败已经疯狂到了令人发指的程度,且愈演愈烈。当年江西副省长胡长清,从广东空运一妓女到南昌淫乐。浙江省供销社主任、党组书记朱承岭(正厅级),在北京学习期间,竟以生活枯燥为由,从杭州空运三名“绝色美女”到北京“床上伺候”,创造了糜烂的新记录。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