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承诺


□ 向本贵(苗族)

  作者简介:向本贵,苗族,1947年出生,湖南沅陵县人,曾做过农民和乡镇干部,中国作协第六届全委,中国作协少数民族文学委员会委员,湖南省文联名誉副主席,一级作家,已出版发表作品650万字,作品曾多次获奖,有四部作品被改编拍摄成电影或电视连续剧。中篇小说《栗坡纪事》被收入《中国当代乡土小说大系》。

  一

  前些天,伍生田去了一趟县园林场儿子根生那里,从园林场回来,他便拿着一根竹竿在自家房子旁边的菜地里丈量。菜地很窄,不过一丈多宽,伍生田就把竹竿丈量到菜地后面的那一片茅草坡上去了。茅草坡上有几棵他父亲种的南瓜藤,九月,几个硕大的南瓜已经老了,躺在茅草丛中,露出半边黄褐色的肚皮,南瓜藤也已经枯萎,被秋风吹得瑟瑟作响。伍生田把南瓜从茅草丛中摘下来,放在菜地旁一块刻着响水沟三个大字的石头旁边,接着就在菜地和茅草坡上打下了许多小木桩。

  开始的时候,他的父亲伍全并没有在意,拄着一根棍子在菜地旁边站了站,就回家去了。过了一会儿,老人再次来到菜园的时候,看见儿子拿着锄去挖那片茅草坡,老人就急了,说:“生田你要做什么?”

  伍生田说:“修个羊栏,养黑山羊。根生说县城的黑山羊肉价钱特别的高,还没处买。养十几只黑山羊,一年能赚五六千块钱呢。”

  老人说:“把羊栏修在菜园里不就是了,挖那里的茅草做什么。”

  “菜园太窄,关不了几只羊。”

  老人说:“能关几只就养几只。”

  伍生田就来火了,说:“我跟儿子在园林场打工好好的,你要我回来陪你,担心你死了没人知道,这一回来就三年了,儿子儿媳挣的钱要送孩子读书,我不想办法弄点钱怎么办?”言外之意是你的确老了,住不了多久了,得准备点钱给你办后事。

  老人说:“我早就说了,我死了你把根生叫回来,在后山坡上挖个坑,埋掉就是,要准备什么钱。”

  伍生田说:“埋你不花钱,平时我们吃油吃盐买煤油点灯得花钱吧,生病吃药得花钱吧,总不能老是伸手向他们要啊。”

  这样说着,就又准备挖那片茅草坡。

  伍全老人不再说话,颤颤巍巍来到伍生田面前,身子一歪,就躺了下去。伍生田气得浑身发抖,眼睛冒火,可是,对于性格固执,脾气怪异到不近情理的父亲,他实在没有什么办法对付了。

  伍生田记得,父亲为了阻止他挖这片小坡地,已经多次使用这个办法了。老人还不仅仅用这个办法对付他自己的儿子,他还用同样的办法对付村里的人,对付他自己的亲弟弟。

  四十多年前,伍生田还只有三四岁,那时在集体,大家一块在生产队做活儿。天大旱了三年,大家都饿肚子,后来人们把那三年叫做三年苦日子。伍生田家由于单家独户住在这条山沟里,远离村子,可以偷偷地种点南瓜蔬菜填肚子,有时还能爬上后面的大山摘点野果,挖几根山葛充饥。伍生田的叔叔伍为一家住在村子里,全家人已经饿得奄奄一息,伍为来到亲哥家,想在亲哥房子后面开挖一点土地,种几棵南瓜,他说南瓜藤长起来的时候就吃南瓜叶,秋天了就吃南瓜,不然是会饿死人的。伍全坚决不同意,躺在茅草丛中不起来,还把这事向生产队反映。伍为没有种成南瓜,还挨了批判斗争。虽然后来伍全经常给弟弟家送点瓜果菜叶,或是野葛根之类的东西让他们充饥,但伍为却是记着亲哥哥的绝情绝义,见了他就像是仇人一样,几十年了,从来就没有理睬过他的这个亲哥哥。伍全对村里的人要动菜园后面那片茅草坡,更是一副嫉恶如仇的样子。两年前的初春时节,村里一个年轻人从城里回来,拿了把锄头,来到他们家后面的山里挖竹笋,年轻人说城里的几个朋友想吃农村地道的野竹笋,他们说那样的野竹笋才算得上真正的山珍。伍生田房子后面的山上有一大片楠竹林,到了春天村里便有一些人来这里挖竹笋。那个年轻人在山坡上挖竹笋的时候,伍全并没有干涉,只是站在菜园朝上面看着。后来,那个年轻人顺着一条竹鞭挖到菜园坡上来了。老人便干涉说不能再往下挖了。那个年轻人说,他挖了大半天,也没有挖到竹笋,唯独看到这条竹鞭上长了一支竹笋。正在他扬起锄头要挖的时候,伍全便躺在他的面前不肯起来了,年轻人也倔,他说在菜园后面的茅草坡上挖竹笋,怎么着都与你伍家无关的,你拦我做什么?年轻人就要扬起锄头挖下来,没有料到老人情急中扬起手里的棍子,狠狠地朝他的头上打去,打得年轻人两眼直冒金花,眼看着那根棍子又要落下来,吓得他抱着脑袋落荒而逃。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