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任泽巍:A面坚忍 B面浪漫


□ 赵增越

在韩片、历史剧充斥荧屏的今天,真的很难让人把一部宣传模范人物的主旋律电视剧看完整。可前一段时间,我却从头到尾看了两部中央电视台黄金时段播放的主旋律电视剧——早些时候播出的《任长霞》和最近播出的《苍茫天山》,这两部剧虽然题材不同,但最大的特色都是精彩的悬念与真实的细节。我注意到,在这两部戏中,有同样一副面孔,出演了两个迥然不同的角色。这个人叫任泽巍。
我一直以为,像刑警队长这样的角色都应该是本色演员,因为那种粗犷、不羁、随性,包括一丝阴阳怪气是骨子里的东西,从艺术学院毕业的人是学不来的。见到任泽巍的时候,我再次明白了“经验主义害死人”的道理。他和展大队长一点也不一样,他是个既认真内敛又富有性情的人。
任泽巍从小学戏,他是京剧世家,祖父、父亲都是齐鲁著名的武生,他6岁开始就跟着老爸压腿、劈叉,喊嗓子,13岁进了临沂艺校。任家的孩子都是这样的一条路,他没觉得好,也没觉得不好。直到有一天晚上,他才从意识上“特别渴望学戏”了。
平常,父亲上台,他都是手里捧着一大缸子酽茶,站在侧幕,等父亲下来,他赶紧递过去,老爸撩起胡子,猛喝几口,一转身,又上台去了。偏巧那天,他大哥过来给爸爸端缸子,他才子生第一次坐到观众席上,从头到尾看了一出爸爸演的戏。那天的戏是新编历史剧《血溅乌纱》,老爸扮演的是位清官,被人冤枉判错了案子,就要自杀。周围的观众全在用手绢抹眼睛,他也是跟着父亲扮演的角色伤心难过,一直在流泪。看戏的过程中,他甚至忘记了台上的演员是自己的父亲。
扎实的童子功让任泽巍受益不浅,等他进了剧团,立马成了团里的台柱子,他能从4张桌子上一个鹞子翻身轻松地跳下来,然后大气不喘,字正腔圆地演唱。可到了90年代,任家世代依靠的行当却逐渐没落了,有时候,一出戏就10多个人坐在台下,比台上的演员还少呢。父亲唉声叹气地同意泽巍转行到了文化馆,在那他开始接触话剧。
在文化馆里,他利用业余时间“玩票”排了一个小品,没想到,拿到济南参加全省第一届戏剧小品大赛,竟然得了二等奖。从此他对话剧来了兴趣,开始着了魔似地报考戏剧学院。一到春天,他就开始忙碌起来,先是南下上海,然后北上京城,他把所有的工资都用在了路费上,一心想考上一所艺术大学。1993年,他终于走入了中央戏剧学院的大门。
然而,真正走人演艺圈他才明白,拍戏是个和表演京剧一样苦的行当,甚至比戏曲需要更大的耐心和精力。1997年,他毕业后接的第一个戏就是一个警察戏,是由何伟导演的电视剧《今夜无风》,在戏里他扮演一个刑警。其中有一场戏,拍摄他顺着一条送煤的传输带奔跑,追一个犯罪嫌疑人。实拍的时候,犯罪嫌疑人先跳下去了,他因为衣服宽大,跳的时候挂到了机器的轴承上,头朝下栽了下去,肩头重重地摔在地上,人顷刻伺就摔蒙了。恍惚中,他意识到导演还没喊“停”,于是“忽”地一下又站了起来,接着往前跑。剧组的人都愣了,等回过神来才呼啦一下围过来。后来一看摄影机,发现始终没有关机,整个过程都拍了下来。最后在全国播出的,正是他踉跄落地的真实画面。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大众电影》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大众电影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