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实践美学与后实践美学在论争中发展


□ 林朝霞

  [摘 要]被称为建国以来第三次美学论争的实践美学与后实践美学论争,主要围绕美学自身问题展开,是一次真正的美学论争。在论争中形成的实践美学、后实践美学、新实践美学各派相互碰撞、对话,产生了相互促进的效果。其中后实践美学借鉴西方现象学、存在论、解释学等思想资源,不断发展、完善。实践美学则步入了反思的阶段,回应后实践美学的批评,力图通过自我调节来弥补、修复自身的理论缺陷。而新实践美学,则对实践美学和后实践美学各有批判,试图改造实践美学,并在实践观的基础上,重建新的实践美学理论体系。从各派自身理论的发展,也映现出学术的争鸣对推动学术研究具有决定性的意义。
  [关键词]美学 实践美学 后实践美学 新实践美学
  [作者简介]林朝霞(1977—),女,福建省莆田市人,厦门大学中文系博士生,厦门理工学院文化传播系讲师,主要从事文艺学理论研究。
  [中图分类号]B83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0439-8041(2007)04-0ll5-06
  
  实践美学可以溯源于20世纪50年代的第一次美学论争,而它的正式诞生则在20世纪80年代的第二次美学论争中。它在与反映论美学、主观论美学的辩驳中显示了理论优势。实践美学依据马克思主义的实践论哲学,把实践作为美学的逻辑起点,具有相对完整的逻辑体系和理论架构;同时它从实践的主体性和能动性出发,肯定了审美的主体性和能动性,与80年代争取现代性的启蒙思潮相呼应,从而发展为新时期主流美学。进入90年代,市场经济的崛起,启蒙思潮消退,现代性的负面影响初现端倪,现代人的生存危机开始凸显,对现代性的反思批判也随之发生。在此背景下,实践美学遇到了后实践美学的挑战,发生了延续至今的第三次美学论争,形成了实践美学与后实践美学以及后来的新实践美学多元并存的局面。阎国忠称这场旷日持久的论战“主要是围绕美学自身问题展开的,是真正的美学论争”。实践美学、后实践美学、新实践美学在这场论争中相互碰撞、对话,产生了互相促进的效果。其中,后实践美学借鉴西方现象学、存在论、解释学等思想资源,不断发展、完善。实践美学则步入了反思阶段,回应后实践美学的批评,力图通过自我调节来弥补和修复理论缺陷。而新实践美学则对实践美学和后实践美学各有批判,试图改造实践美学,在实践观的基础上,重建新的实践美学理论体系。
  
  一、实践美学的突围
  
  实践美学以实践论为基础,以实践为逻辑起点建立理论体系,因此,只要合乎这个基本点,就属于实践美学的范围。严格地说,实践美学并不是李泽厚的一家之言,而是包括李泽厚、蒋孔阳、刘纲纪等人的美学理论。但是,因为李泽厚的美学思想最具体系、影响最大,所以他一直被视为实践美学的代表。20世纪90年代前后,后实践美学主要批判李泽厚的实践美学。1988年,刘晓波用个体一感性理论批判李泽厚“积淀说”的集体一理性倾向,认为它的实质是理性主义和文化保守主义。他的批评虽然敏锐而尖刻,但主要针对积淀说而不是整个实践美学体系;而且批判的武器是感性主义,而不是现代美学思想,故而杀伤力有限,不足以威胁实践美学的霸权地位。进入90年代,后实践美学从本体论出发全面批判和诘难实践美学,揭露其内在的理论缺陷。杨春时首先发难,批判实践美学的哲学基础——实践本体论,指出实践美学注重审美的理性,忽略审美的超理性;注重审美的现实性,忽略审美的超现实性;注重审美的物质性,忽略审美的精神性;注重审美的社会性,忽略审美的个体性以及混同审美活动与现实实践活动、没有彻底摆脱主客对立关系等。张弘认为,实践美学最致命的缺陷在于抹煞了审美活动和生产劳动等其他社会实践的根本区别,而导致这一结果的根本原因在于“其运思的实质性根据,仍是将自身和存在对立起来的思维,即笛卡儿所说的‘我思’”。而潘知常则从美学的根本问题、逻辑起点、提问方式等各个角度质疑实践美学,认为实践美学的根本缺憾在于将美的本质与美的根源混淆起来,把美的根源作为美学的根本问题;其次,实践美学以实践为逻辑起点,受制于理性主义、目的论和人类中心论,片面强调实践的积极意义、人的本质力量和实践作为审美根源的唯一性;最后,实践美学用经验归纳和逻辑演绎的方法追问美、美感是什么以及从何而来的问题,本质上没有摆脱自然科学的提问方式和知识论阐释框架
  后实践美学既动摇了实践美学的绝对合法性,又为实践美学的自我完善提供了参照系。在后实践美学的审视和逼问之下,实践美学在为自己进行辩护的同时,也开始反思自身缺陷,力图有所改进和发展,以期实现与现代美学的接轨。
  首先,李泽厚在实践本体论的基础上,汲取西方现代美学思想,修复和完善自己的实践美学体系。李泽厚前期主要强调工具本体的决定意义,用制造工具来回答人何以可能、认识何以可能、伦理道德和审美何以发生的问题,提出了影响巨大的“自然人化”理论和“积淀说”。在后实践美学的冲击之下,李泽厚后期意识到个体感性、精神性和超越性对审美的重要性,由强调工具本体转向“情本体”,强调情感一心理本体对工具本体的反抗。他说:“回到人本身吧,回到人的个体、感性和偶然吧。从而,也就回到现实的日常生活(every day life)中来吧!不要再受任何形上观念的控制支配,主动来迎接、组合和打破这积淀吧。艺术是你的感性存在的心理对映物,它就存在于你的日常经验(1iving exper ience)中,这即是心理——情感本体。”他进一步提出审美包括悦耳悦目、悦心悦意、悦志悦神这三个循序渐进的层次,而它的最高境界便是超越性的精神愉悦,“是整个生命和存在的全部投入……似乎是参与着神的事业”,因为“人作为感性生命的存在,终归是要死亡的,个体的生命都在有限的时空之中,因此人追求超越这个有限,追求超越这个感性的个体存在,而期待、寻求那永恒的本体或本体的永恒”。他对审美最高境界的体认,与后实践美学有异曲同工之处。但是,他并没有抛弃一贯的理性思路,没有最终走向审美超越论,而是走向情感主义。他认为在缺乏宗教情怀的背景下,应该用渗透着儒家意识的“新感性”来建构中华美学的情本体。他说:“既无天国上帝,又非道德伦理,更非主义理想,那么,就只有以这亲子情、男女爱、夫妇恩、师生谊、朋友义、故国思、家园恋、山水花鸟的欣托、普救众生之襟怀以及认识发现的愉快、创造发明的欢欣、战胜艰险的悦乐、天人交会的归依感和神秘经验,来作为人生真谛、生活真理了。为什么不就在日常生活中去珍视、珍惜、珍重它们呢?为什么不去认真地感受、体验、领悟、探寻、发掘、敞开它们呢?”同时,他也意识到工具理性的负面影响,提出了与“自然的人化”截然相反的“人的自然化”概念,构想人与自然双向互动、相互制衡的和谐关系。他说:“‘人的自然化’实际正好是‘自然的人化’的对应物,是整个历史过程的两个方面。‘入的自然化’包涵三个层次或三种内容,一是人与自然环境、自然生态的关系,人与自然界友好和睦,相互依存,不是去征服、破坏,而是把自然作为自己安居乐业、休养生息的美好环境;二是把自然景物和景象作为欣赏、欢娱的对象……三是人通过某种学习,如呼吸吐纳,使身心节律与自然节律相吻合呼应,而达到与‘天’(自然)合一的境界状态。”可见,李泽厚积极探寻实践美学的现实出路,提出“情本体”、“新感性”、“人的自然化”等重要范畴,以修复“自然的人化”理论和“积淀说”的人类中心主义、物质主义、理性主义等缺陷。必须看到,李泽厚对实践美学的发展,顺应了美学的现代发展趋势,也发展了实践美学。但与此同时,也产生了新的问题,造成了实践美学体系内部的矛盾和裂痕。“工具本体”与“情本体”的共存,让人不得不质疑“本体”的内涵。李泽厚自己也承认本体就是“讲最后的实在,最根本的东西”,那么一个理论体系内部何以出现两个“本体”?如果承认“工具本体”在先,“情本体”在后,那么就重新落入“积淀说”的窠臼;如果不承认“情本体”为派生的,甚至认为“情本体”反抗“工具本体”,反抗积淀,那么就与自己的理论基础——实践哲学相冲突,也难保不偏离实践美学,滑入后实践美学的边界。“自然的人化”与“人的自然化”的共存,同样让人伤透脑筋。“人的自然化”不是“自然的人化”的派生物,不是实践的结果,而是对实践的否定和超越,强把两者连为一体只能造成体系内部的紊乱。而且,他的“情本体”论向儒家的情感伦理回归,实际上美化了世俗的情感,也不能解决现代人的生存困境。因此,李泽厚对实践美学的修正,并没有最终完成,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