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生于七十年代,一群四分五裂的孤独分子


□ 神秘的笑


“生于七十年代”在这个说不好属于二十世纪还是二十一世纪的尴尬年份里竟然从无到有地成为一个话题。最初看到这个短语,很容易使人联想起“属于我们八十年代的新一辈”——那是一句集体咏唱的歌词,众人用欢快、急促甚至有点轻佻的口吻齐声合唱当时能划船能照相能听录音机能穿喇叭裤的幸福新生活。
比较地看,“八十年代的新一辈”是用当下的、向前看的姿态来歌唱的,“新一辈”并没有严格的划分标准,四十几三十几二十几的人都可以自认为是八十年代的新一辈;当时只有几岁十几岁的人被当作应该有专门委员会关心的“下一代”,自然就没算成“八十年代的新一辈”的成员。就出了这一点小小的纰漏,苦果在今天看来是相当的大:这批人长大成人、会写字了,突然地,一夜之间,他们当中的一部分人报复性地宣布放弃以共同生活的当下为划分标准,而采取一种更加精确的、数字化的、具有排他性的“生于”为新标准,公然打出“生于七十年代”,来党同伐异。党同的结果如何下文详述,但毫无疑问,伐异的目的是达到了。这一用语引出的“绝不与七十年代出生的人交朋友”等等议论,使被划在线外的人士的敏感与痛苦一览无余。
生于七十年代,短短的六个字,就轻易把这一批人摆到了一个不可能再模糊的位置上。他们与毛主席周总理无关,与文化大革命无关,与十一届三中全会无关,与一九八六无关,而当一九七九年出生的同学们走进大学校门之时,“社会上”为分房而赶着办结婚证这样的喜剧刚刚谢幕,而另一方面,“生于八十年代的人”,在中小学里已经把OICQ作为了早恋的通讯手段。一句话,生于七十年代,所有的制度对我们来说都已经或正在变迁而成为传说。我们沿用的一些词语,例如粮油关系、分配、单位,正在这个社会失去着实际上的意义。甚至可以说,我们所目睹的所体验的成长的经历,就是一个所有父母言传身教的或自己道听途说的生活经验全面崩溃的过程。
急剧变迁的、乱七八糟的生存环境造就了生于七十年代的这一群人注定的无所适从。再也没有这一代人相互之间的差异来得明显的了。在这一群人长成的九十年代里,生活的路宽了,分叉多了,长者们在相互斗争的岁月里积累的经验几近全然无效。他们就这样束手无策地看着生于七十年代的我们赤手空拳地自己决定自己的方向。我们中有人像已往的有为青年一样煞费苦心地入党进机关,然后在三年后被分流回去重新读书。有人学习生于六十年代的大学八五八六级师兄做愤青,最终却进入当年愤青们担任头头的“网络公司”担任日复一日的剪贴工作者。有玩写字的,极个别但影响不小,老同志们说她们用身体写作,并且不厌其烦地试图用评论的方式扒光她们的衣服。当然,还有出国。生于七十年代的人中间出现了中国历史上第一批以出国为生命终极目的的人,他们从上大学的第二天起便在图书馆占座攻读托福和GRE,白痴一般地度过宝贵的大学生活,然后,“出国”——接下的日子就是聚在一个叫买买提(bbs.mit.edu)的BBS上用余生的时间来讨论“人为什么必须出国”——多么富有生于七十年代特色的发问啊。生于八九十年代的新新人类们自如地跨越国境走来走去的时候会考证:他们所说的出国/坐移民监,究竟是什么意思?先给个理由。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