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荒原飘来美酒香


□ 马才锐

马才锐

  也许是因爸爸好酒,对于酒我还算有许多了解。据《神农本草》所载,酒起源于远古与神农时代。陈其荣谓:“仪狄始作,酒醪,变五味,少康(一作杜康)作秣酒。”即夏代始有酒。《酒诰》里载有:“酒之所兴,肇自上皇……,有饭不尽,委余空桑,郁积成味,久蓄气芳。本出于此,不由奇方。”说明煮熟了的谷物,丢在野外,在一定自然条件下,可自行发酵成酒。人们受这种自然发酵成酒的启示,逐渐发明了人工酿酒。

  爸爸是个老铁道兵,来农场五十多年,在他的履历当中工作时间和他喝酒的历史一样长久。同事们都说他是老酒鬼,家里人也这么说他。唯独他自己不以为然,爸爸说:“酒是粮食的精华,饭可以不吃,酒不可不饮。”

  爸爸最偏爱的是咱北大荒人自己用粮食酿造的北大荒酒,粮食酒,不勾兑。味道好,不上头。

  他嗜酒如命,年轻时每天能喝个半斤八两。就是耄耋之年,也是酒壶不离手,一天三两酒下肚没问题。

  那还是他当志愿军随大部队出征朝鲜时,为戒烟听从连长的劝告,放下烟叶操起酒壶。一晃五十多年过去。

  连长说:“酒如兵也,兵可千日而不用,不可一日而不备;酒可千日而不饮,不可一饮而不醉。酒能消愁似兵能克敌。”

  建场初期,一天的辛劳过后,草房里昏暗的煤油灯下。爸爸和三两个垦荒战友就着咸菜干、粉条炖冻白菜,喝上辣辣的农场自己酿造的北大荒酒,天南地北一通海吹神聊,真是一醉一神仙啊。

  爸爸说:“玉米酒香,小麦酒甜,大米酒净,橡子酒麻涩,土豆酒寡淡。什么酒都比不上咱北大荒的粮食酒。”

  妈妈撇撇嘴:“说几百遍了,一说酒就有精神头儿。”

  爸爸牛起眼,“那当然,咱们的北大荒酒销售到北京、上海、广州、深圳。我和首都人民喝一样的酒,那是咱北大荒人的骄傲!”

  善解人意的妈妈跟爸爸结婚这么多年,从没为酒和他吵过架,闹过别扭。直到暮年,爸爸因饮酒过度,染上各种疾病,妈妈才开始劝说。但是谁也不可能禁止爸爸好酒这件事。不是不想禁止,而是被酒精浸泡多年的爸爸离开药可以,离开酒却一天也不行,弄得主治医生还得靠买瓶酒来控制他的病情。爸爸说:“他们可以偷偷放耗子药在酒里毒死我,但叫我戒酒,没门儿。”

  爸爸算得上名副其实的老酒鬼了。

  爸爸说:“无酒不成礼仪,无气反被人欺。”爸爸还给我们讲过一个关于酒的有趣传说。相传,酒是杜康发明制造的,那他怎么会造出酒,又为什么会给这种饮品起名叫酒呢?

  故事是这样的:

  有一天,杜康想研制一种可以喝的东西,可是冥思苦想就是想不出制作方法,晚上睡觉的时候做了一个奇怪的梦,他梦见一个鹤发童颜的老翁来到他面前,对他说:“你以水为源,以粮为料,再在粮食泡在水里第九天的酉时找三个人,每人取一滴血加在其中,即成。”说完老翁就不见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方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方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