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诗四首


□ 欣郁

  极北

被压在气象的最底层

这一方天地从来就在这里

连心也在渐渐冰冻

一年的挣扎没有回音

一星半点的绿是土地的心愿

无边无际的绿也是土地的心愿

在大雪骤降时被封杀

同样的心愿

带着前世的微笑 

北方以北

安静得如同绝望

在冻土层下面

种子不肯说话

同样的太阳

也不肯说话吗

所有希图开花的生命

有一种距离不适宜私奔

前人不会在另一片天地中

等待另一种生活

风也有旋律

缠绕着一些单纯的风景和生活

只有外来的梦

仓惶溜回远方的城市

躲进远方的温暖

这里,时间像狗一样沉默

走在洁白中的女孩也没有回头

 平原

我不管

因为嫩江有了平原

还是因为平原有了嫩江

像情书,傻傻地展开

年轻的莽撞

我因你而不会含蓄

如同风,从没想过

会被山绊倒

流水轻而易举

道路轻而易举

顺畅地呼吸和阅读

透明的平坦

百万株苞米千万棵小麦

它们没心没肺

因为八月可以一直望过去

目光也带着坦率的口音

没有起伏的村子

不懂掩饰的县城

奢侈地盖着高楼的市里

平原没有什么思想

我也只能梳理岁月

我走五百里还是平原

我活五十年还是平原

生命不能折叠不能剪裁

想躺下就躺下

想走就走

一直走到脚下打泡

距离不再真实

平原不能给我一个高度

其实我无法眺望

想象你的边缘也像命运一样起伏

而想象永远没有疼痛清晰

平原啊

到底是谁决定谁

  竹笛

这是竹子的复活

泥土、水和雾

早已经编织好了旋律

在笛子的前世

翠绿翠绿的早晨

这是青山童年的嗓音

没有一点阴影

是夏天风的一部分

是摇动的柳梢

甚至不能引起羊群的注意

不能惊飞云雀

最简单的声音

只需用皮肤来感觉

伸手到溪水中

或者风掠过脸颊

心思,随便去游荡

没有什么需要猜测

但是,不可以冒失地闯入

噪音已经被誉为交响

时间内外挤满尊者

来自山野的纯粹的声音

如同一个尖锐的问题

刺穿繁华和高贵

但是,你不能去刺穿赞美

在赞美中笛音汇入交响

色彩缤纷的掌声

灯火璀璨的装扮

没有晨雾的早晨

竹子越来越遥远

竹子有两个选择

成为笛子,或者不成为笛子

竹子有两条道路

沉默,或者不沉默

  窗口

抬头向上

天空向下

数不清的窗口

亮的和不亮的窗口

仿佛要说什么

或者已经说了什么

夜晚在我脚下弥漫

窗口是心疼的等待

我恍然看到了窗口后面的故事

正在开始的

已经结束的

窗口的话语始终温暖

即使陌生,依然让人心动

像一只遥远的手

抚摸童年,牵起初恋

或者,握紧归来

一个窗口、两个窗口

十层楼的窗口、二十层楼的窗口

我和它们不期而遇

我,其实已经被它们决定

夜从窗口流淌出来

淹没夏季的瞌睡

窗口无声地注视着

那些路上的过程

有人被灯光击中

心里的坚持轰然倒下

窗口依然不动声色

夜,随风流进窗口

窗口里面如同昨天

窗口外面如同今夜

而我,面对窗口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诗四首 ”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