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西方意象诗学对中国现代诗歌的影响


□ 王泽龙

内容提要 注重主体体验的西方现代意象诗学观念与意象表现方法,对中国现代诗歌意象观念与意象艺术形成了一种鲜明的异质性影响。中国现代主义诗歌在意象的诗思方式上,一方面坚持“意随象出”的感物的表现传统,另一方面自觉地接受了西方现代诗学突出“象从意出”的体验的意象表现策略。这种体验性意象表现的影响主要呈现为意象的幻象型、变异型、隐喻型以及意象的智性化与玄秘性特征。
关键词 西方现代诗歌 中国现代诗歌 体验性 意象



西方现代诗学注重主体体验的意象诗学观与意象表现方法,对中国现代诗歌意象观念与意象艺术形成了一种鲜明的异质性的影响。中国传统文化强调主客观统一的整体思维,中国传统的意象诗学观主张“意”与“象”的应合,主客体和谐一致。像“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古道西风瘦马,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马致远:《天净沙》),每一物象从视角上审视仍是物象本身,但在情绪逻辑上则都应合着作者的“断肠”之情,此时由物象感发而滋生的心境便形成了意象的有机性应合。若意与象脱节、悖离,意象就失去了有机性联系,从而互相消解,失去诗意。何景明的所谓“意象应曰合,意象乖曰离”,则是对这种观念的经典性概括。正是基于这种主客体相应和的观点,中国诗歌的意象营构从《诗经》开始就一直是沿着“意随象出”的方向展开的,形成了一种感物寄兴的诗思方式。所谓托物寄思、“假象见意”、“思与境偕”、“意随象出”等,皆突出了客观物象对诗人主观情志的感发、启悟和承载作用。
西方诗学中的意象规则更多强调意象的主体性意义。西方诗学中的image一词既指“意象”,又指“想象”。英国当代批评家罗杰·福勒(Roger Foele)指出:18世纪时,image即指人的“视觉反应”,与“想象力”这一形象化的官能有关①。西方诗学一般认为image与imagination(主观想象)是紧密相关的。即使在深受中国传统意象诗艺影响的西方意象派诗人那里,意象也主要是一种主观的产物。庞德就认为意象是理智和情感在瞬间的复合物。休姆认为意象“仅仅靠隐喻和想象而变得精确”。里尔克的象征就是“把搜索自己内心所得与外界事物的本质打成一片,而予以诗的表现”②。总之,西方诗学意象观念中的主体性倾向是十分鲜明的。它在意象的生成方式上与中国诗歌传统的“意随象出”相异,体现为一种“象从意出”的特征。不论是布莱克的腾飞于森林中的“燃烧的虎”(《虎》),还是里尔克的被囚禁在动物园笼子中的目光疲倦的“豹”(《豹》);不论是洛威尔的贮存了一个令人感动的下午的“饭盒”(《一九一八年九月》),还是艾略特的干枯败落的“荒原”(《荒原》)等,都是经过了诗人想象与突入的一个主观化了的世界,充分呈现的是以“意”造“象”的主体创造性。如果说“意随象出”的意象观是与“物我一元”、“天人合一”的中国的文化哲学思想有着内在的联系的话,那么西方诗艺的“象从意出”则与西方文化中的“心物二元”的哲学体认与注重分析的思维方式有着密切的关系。比如西方现象学诗论就强调物我的分离与对立,强调以绝对主体探知客观世界存在的本质。这正是与中国传统诗学在“心物交融”问题上的区别,它反映了中西意象诗学的本质性差异。
中国现代诗歌在意象的诗思方式上一方面坚持“意随象生”的感物的表现传统,另一方面,又自觉接受西方现代诗学突出意象主体性,以“意”造“象”的意象观与表现策略,使中国现代诗歌意象逐渐呈现出较鲜明的体验性的现代特征。诗歌意象的主体体验性结果多为一种主观意识鲜明的意象的创造。主体意象是通过诗人主体的想象逻辑求得自身心意的具象表达,主体意象以人的意识主体为基础,导向对客观物象的超越。相对中国传统诗艺中较注重“象”的客观、具体、真实的“客体意象”而言,主体意象有较强的主观随意性、内涵的不确定性与丰富性。受西方现代主体性诗学观的影响,中国现代诗歌的主体意象的建构大致呈现为幻象型、变异型与隐喻型。
幻象型的主体意象表明诗人不依赖客观现实物象,而是凭借自身想象力臆造现实,凭空创造出现实世界中没有的意象世界。这在西方诗歌最为常见,特别是西方现代主义诗歌中更为普遍。但丁的《神曲》、波德莱尔的《恶之花》、艾略特的《荒原》都是这方面的范例。中国古代诗歌中也有一些幻象式意象,多在神话传说和梦境为题材的诗作中,像屈原的《山鬼》、李白的《梦游天姥吟留别》、李贺的《李凭箜篌引》等,但这些诗作中的幻象世界并没脱离客观物象雏形。像《梦游天姥吟留别》中的神驾风云,虎鼓琴瑟,鸾凤引车,仙人如麻等意象,仍让人感到人间化的气息,现实的影子与逻辑痕迹十分明显,比较起来,中国现代诗歌中的幻象型意象比古人走得更远,明显地接近于西方式的幻想与臆造。同是写梦境,徐志摩的《梦游埃及》中的意象给我们异样的陌生感觉:“一轮漆黑的明月,/滚入了青面的太阳——/青面白发的太阳;/太阳又奔赴涛心,将海怪/浇成奇伟的偶像;//大海化成了大漠;/开佛伦王的石像/危峙在天地中央;/张口把太阳吃了,/遍体发骇人的光亮;//巨万的黄人黑人白人/蠕伏在浪涛汹涌的地面;/金刚般的勇士/大倘步走上了人堆。”诗中意象新奇、奇谲,构成的是一个非现实的神秘世界,诗人借这种陌生化的幻象式意象强化性地表达了他对古埃及文化的神秘感,对生命化生的神秘的莫名敬畏。郭沫若的《女神》中的《凤凰涅槃》、《天狗》、《女神之再生》,借神话传说,造出非现实的幻象型意象,比同时代任何诗人都更强烈而鲜明地表达了“五四”时期开天辟地、破坏创造的那种狂飙突进的时代精神与宏大气象。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