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焉支,焉支


□ 杨献平


高适只是在山下的戈壁滩上望了望,他站立的位置似乎就是现在的山丹县城,他胡子长长,官帽和蟒袍上面尘土很多,胯下的马匹一个劲儿地嚯嚯嘶鸣。岑参肯定登上过,漫山遍野的草、积雪、骏马、飞鹿和青羊,他的诗歌像是负伤飞奔的豹子。那时候,匈奴早就离开了:皇家的马场,旗帜猎猎或者撕开,风吹草低,到处的马匹,飞扬着好看的鬃发,蹄声雷鸣,在焉支山上面沓沓而过。
我们坐着小车。岑参、高适和远一点的匈奴绝对不会想到。车轮下不是青草、湿土和烂漫的山花,而是柏油和水泥,一些灰尘停留不住。快速的车辆,大麦的锋芒和药材的斑斓花朵,孩子们从路中间跑过;妇女们头包花巾,身子陷入麦地。焉支的低矮麦子,有的已经收割,有的尚还青青。我看到的村庄是由黄土构成的,尤其靠近山丹县城的那些,它们在路边站立,在稀疏的杨树里面躲藏。不断有隆起的山坡,羊只,黄牛和少许的马匹,比人安详和清闲。我们的车子驰过,它们无动于衷,大大的眼睛、细小的蹄子、短促的哞叫,斑脱的毛发,格外的清晰和生动。
后来就没有了柏油,粗大的黑色石子,坑凹的黄土,窄窄的土石公路,像是一个顽皮的少女,不停摇摆着她手中的车子。村庄逐渐稀疏,地势隆起。看见青山,远处的那些一脉一脉,一群女人的胸脯,乳房众多。青色的表面,有缓慢移动的牦牛和马匹。近处植被稀薄,短粗的青草之间,开过花的马莲、狗尾巴和蒲公英,黑黑的泥土和红色的石砾沉在它们下面。车子不断向上,轰鸣的声音似乎马的喘息。从玻璃往前,我看见了偌大的焉支山,青草匍匐的焉支山,高低不平,远处的黑色山峦,绕草场一圈,形成壁垒,似乎是霍去病军队对匈奴的包围。
我看着,青草的焉支,我在她的上面,我想到诗歌:高适、李昂、李白或者岑参,他们站在近处的山冈上面,捋着稀疏的长须,大声说:“汉家未得焉支山,征戎年年沙漠间。”“朝登百太峰,遥望焉支道。”我一边听着,一边看见他们身后的天空,白色的云彩里面有一些黧黑,高处是蓝,蓝得让我看见天庭。而我们前面的是长的,弯曲不平,一会儿有了,一会儿没了。我不知道还要行驰多久,也不好意思询问坐在前面的梁积林。
事实上,我们已经身处草场了,到处的草,连绵的草,大地的草,历史的草,鲜血和骨殖滋润的性灵的草,上面漂浮着个子矮小的山丹马、白色的羊群、黑白相间的牦牛。白色的公路似乎一把闪亮的长刀,匈奴。西夏。月氏。西汉。路过或者居住过的人,肯定都使用过。我们的车辆,众多的车辆,还有牧人的摩托,一遍一遍的摩擦,使它长久不衰,更为光亮。好在是那些草,在路边,在光秃的土石一边,柔软站立,斜伸的茎叶,向左或者向右,躲避正午的阳光,把根扎在匈奴乃至众多死难者的心上。
接着就看见了大片的大麦,低矮的大麦,芒子长长,好像王朝的剑戟,黄色的,尖利的,根根向上。从它们身上,我看到了暗夜的呐喊和杀戮,看见了手提奶桶的人,弯弓射箭的人,骑马叼羊的人,死亡和逃跑的人,他们在路上受难,怀孕和生产,在烈酒和野菊花的葬身。在沙漠深处看见苍狼、流星和不点自燃的岩石和朽而不腐的胡杨……它们的果实还没有成熟,麦秆侧弯,它们还没有在阳光下和黑夜中看见奔跑的岁月,它们在我们的身体里面,让我们呼吸、做爱、幸福和苦难。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