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在春天的额头上


□ 麦 克

北京的马路

如果马路竖起来多好 变成一
棵笔直的大树
所有的车都像红润的果实

辽阔

一列火车喘着粗气跑过来了
又一列火车喘着粗气跑过来了
在春天的额头上
它们是两只赶路的小虫儿



冬天这具冻僵的尸体上
大地的头发在疯狂地飞扬
醒来的村庄解开的寓言
一缕一缕炊烟如泣如诉
像山坳里豹子的尾巴

家乡啊,我久违的母亲
您的怀抱就是一片温暖的海域
您的一声微弱的咳嗽都能
牵动浪子这颗忧郁的心灵

月光

银色的月光吹开
花蕾握紧的拳头
歌儿敲响三月的耳朵

车站

一觉醒来列车飞到异乡
他很孤独他没有翅膀
他有沙哑的歌喉和梦
一把钥匙在心中叮当作响

天快亮了 夜的胡须
将被明快的晨曦剃光
城市的峡谷看不见幸福的海浪
汽车像船 道路像网

北京的三环路

星儿隐去天快亮了
新铺的三环路静静地
躺在黎明的怀抱里

一群群的民工肩扛工具和一身
疲倦
走在回归的路上,头上的安全帽
像一颗颗幼小的太阳
没有太多耀眼的光芒

平坦宽敞的三环路静静地
躺在五月的早晨里
像他们老家的一条小河
载着乡愁、乡情或着思念
静静地流着静静地流着……

冬天这匹马

冬天的马呼呼地跑了起来
我躲进深夜的草堆里
听树林和月亮说话

冬天这匹马呼呼地跑了起来
工地上的塔吊也呼呼地跑了起来
我看见民工们抖着钢筋的僵绳

木匠

远看一座小小的山岗
近瞧两个夏天弓着脊背
汗珠子砸在脚面上
为了一道开启的命运

主人的钥匙丢了
打开门的人走远了
锯不断的乡愁
装进马林巴琴的心里

旅馆

首都的大脚踩出的深深脚窝
是我住过的一个地下旅馆
我在那儿避风种植灯心草和梦
此时骄傲的燕子和白鸽
飞在很亮很蓝的幸福里

而我拖着一身疲惫
躲过野兽的风暴和大雨的袭击
伴着旅人午夜的鼾声写下几行干净的小诗......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