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故事传奇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三朵(中篇小说)


□ 留 待

  

  留 待

  我在部队干休所当兵时认识一个叫刘家宝的老人。他一九三七年底入伍。参加过“百团大战”。在一次战斗中,他一人击毙了六个日本兵,还生擒了一个军官。回来的路上,他把日本军官戴着白手套的左手剁掉了。俘虏连声惨叫,他听着心烦,干脆用刺刀把那军官挑死了。他以为这跟总共杀死七个鬼子没什么区别,实际上区别很大。他为此受到了处分。

  他死于1999年5月12号下午。5月11号下午,他接待了一个从台湾返回大陆探亲的老人。面对台湾老人的到来,他的态度仅仅是惊讶,一点也说不上友好。意外的是,他当天晚上竟然允许客人住到了他的小楼上。据值班的战士说,那天深夜小楼里传来两个老人的哭声。刘家宝老人死得很突然,可是谁也不能将他的死怨到台湾老人身上。5月12号上午,他们分手时已经像兄弟一样,他还答应台湾老人有机会去台湾看一看。

  我和两个战士替老人整理遗物。客厅西墙上的一张照片吸引了我的目光。照片上是一个十来岁的小女孩,穿着白底蓝花的旗袍,头上扎着白色蝴蝶结。刚开始以为是老人的孙女,随即又想起老人终生未娶。凑近了看,不是照片,是一幅画。老人的卧室把我们惊呆了,四面墙上挂着十五张女人的画像,都像照片一样清晰。按着从左到右的顺序,那个小女孩在逐渐长大,最后一张是个戴花镜的老太太。刘家宝在院子里散步时经常自言自语,我们觉得他有点疯疯癫癫。现在才知道,他想象中有个女人一直陪着他。

  老人的遗物不多,装了四个纸箱。走在我前面的战士扛着箱子下楼时,一个蓝皮笔记本从箱缝里溜了出来。我捡起来顺手放进衣袋里。2013年春天,我从山东往北京搬家,发现那个蓝皮笔记本竟然插在书架最底层,夹在《抵达之谜》和《曼哈顿中转站》之间。我把笔记本抽了出来。

  老人既然把他的故事写下来,肯定希望有人看到,要是只给自己看,就没必要写了。于是,我用两天时间将笔记本里的内容在电脑上打了出来。笔记本里间或缺页,不知是偶然遗失了还是被老人故意撕掉的。抄录过程中,我对文字进行了一些增删和修饰。

  突如其来的爱情缘于一个梦。

  那天夜里我在秀春楼玩到很晚,回到家就像一条掏空内脏的狗。睡觉之前我打算先洗掉身上沾染的脂粉,一坐到床上便再也不想动了。我闭上眼睛正要睡去,依稀看到一个穿素花旗袍的女孩儿坐到了床边。我没听到开门的声音,不知她是怎么进来的。她的双手轻轻拢在一起,大眼睛里含着一丝忧伤。她静静地望着我,仿佛有话要说。男人爱上一个女人时的心理非常微妙,有时因为她的脸庞,有时因为她的身段,有时因为她说了某一句话。这个女孩最打动我的是她眼睛里的忧伤。她的眼神挑起了我保护她的欲望。我问,你是谁?她说,三朵。她诡异的出现方式并没让我惊慌,即使她是一只传说中的狐狸精,我也不在乎。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当代小说(上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