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定位与发展:作家的尴尬


□ 陈克海

记得和一位朋友谈及文学时,他曾发出“文学算个什么东西”的浩叹,朋友的意思是说,文学首先得是个东西,但也是一个不确定的东西。他的话虽不无戏谑之意,但还是尊重自己的内心的,至少比起在文学中投机倒把的人而言,要可爱得多。当然也可以说单纯,且幼稚。但我还是愿意用这样的话来续上《山西文学》2005年第一期的一个话题:高芸香还是个作家吗?
光看题目就知道写这篇文章的人定是一个有思想有立场的人,因为在这个众生只为经济奔波的年代,还有人来为怎样才算是一个作家而定性,且作出这样决绝的努力,这样的人肯定思想超前,坚贞不屈,敢于为理想舍生取义。然而读完他的文章却有些许失望,文章的调子怎么看怎么都觉得底气不足,一会儿说好,一会儿又折旧处理,真的像是“做文章”,云遮雾障。这篇文章其实用一句话就可以概括,那就是作家应该在象牙塔里搞纯文艺,如果越轨就有偏离作家队伍的危险。这就让人有些不解了,总在鼓吹作家不能脱离生活,一个作家写出一本关于教育方面的书就有脱离“组织”脱离“队伍”的危险吗?先且不说作家究竟是干什么的,还是从高芸香的那本惹起非议的书说起吧。
《我的孩子不是天才》是高芸香在她的三个孩子都以优异成绩取得博士学位后,经过深思熟虑写成的一本关于家庭教育的书。从其序《明明白白做爹娘》、《孩子需要什么样的父母》就可以约略地了陈克海解作者并没有特意唱高调,看完全书就更能切切实实地感受到这一点。一个尤其强烈的印象就是,它与《山西文学》的办刊宗旨是相合拍的。“关心民瘼”不一定就是关心老百姓的生理上的疾苦,更高的层面上是一种道义上的援助,是从精神上对弱势群体的关怀。高芸香的这本书温和而实际,没有浮躁的夸饰,没有肉麻的吹捧,以实例论证家庭教育,真正做到了微言大义。
然而合上书再想及李金山的那篇文章,不由得满腹狐疑:为什么要用“作家”这个套子来圈高芸香呢?一个作家写这样实在的文章就会丧失作为“作家”的名份吗?难道那些自诩为作家的人就没有写过文字垃圾吗?况且高芸香的书是可以归于社会文化一类的。按照他的逻辑,难道一个人关心社会就有悖于作家之道吗?这一点尤其值得怀疑,就不信那些打着所谓“纯文艺”旗帜的人肚子里就真的是一尘不染一本正经不为名利所囿超然世外只是“为了艺术而艺术”。君不见世上如此之多的“文艺作品”都是出自何人之手!仅一部《废都》就可以堵住那些道貌岸然的家伙,谁知道他们背地里干出了怎样恶俗的事情!当然这样带有攻击性的情绪之言已经超出了本文讨论的范围。
作家这个名号不是用来标榜自身做牌坊的,不能因为一部作品的畅销就用有色眼镜来看。坐而论道,当然不怕腰疼。作家下海的例子就如苍蝇,举目皆是,更何况高芸香的这本书还是有内容的,正如李金山所言,“确实好读,语言平实朴素,说理也透彻到位”、“对提高教育子女水平确实大有裨益”、“于世道人心也极有好处”。一本书能做到这么多,还要用怎样的标准来要求它?难道要它成为拯救世人的万能灵丹妙药不成?可也没见有哪个作家写出这样一本超度世上苦难的“圣经”啊?看来只有把这样的希望寄托在“李金山”们身上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