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黎山是家


□ 高照清(黎族)

  随着岁数的增大,对黎山便滋生出许多眷恋之情,碰上节假日,总是有事没事往黎山路上跑,或是一个人悠悠然然地逍遥,或者携妻挽子举家出动,不为别的,只为了能够贴近那份乡音,那份乡情。所幸的是,我工作的单位与黎山相隔不远,半天来回已是足足有余了。妻子总是笑我说:“你呀,都三十多岁的人了,怎么越老来就越想家呢?真像个还没有长大的孩子。”面对妻子的嘲笑,我只好用“家中尚有老母健在”来自我解嘲。
  三十岁,是而立之年,是开始步向成熟的年龄。三十岁的人想家,已没有三十岁以前那么天真,那么单纯,而是开始带有一种复杂的乡情、乡愁和乡恋的心境。
  记得十多年前,血气方刚的我,似乎是厌倦了住在家乡,住在那一片宁静的山水中,心里便时时有一股闯出黎山,闯出这片被苍茫森林覆盖起来的绿色禁锢的冲动,闯到山外去,到山外那个精彩、充满诱惑的世界走一遭。后来,一个机会促使我,第一次离开那个生我养我育我的小村寨,也就是那次出山,终于让我改变了我对家园的看法,初次离家的那段经历,让我刻骨铭心,终身难忘。
  记得出门的那一天,母亲像往常一样起了个大早,煮好早饭让我吃。父亲则一改往日严厉的尊容,破例没有下地耕田,用那双充满慈爱的眼睛看着我,千言万语尽在目光中流露。也许是我年轻,也许是我负气,我没有跟父亲说话就走出家门,满怀着好奇心和新鲜感就上路了。
  当我独自一人从海南岛最南端的城市——三亚市,一路颠簸,风尘仆仆地赶到海岛北部一个颇有名气的小城镇时,已是晚上八点多钟了。那时候还没有高速公路,班车是沿着柏油路行驶的,走一趟要近十个钟头。在举目无亲的情况下,我只好到一家十分简陋的招待所住下,由于错过了开饭的时间,我便上街到一家小店里买来几块面包,回招待所后用白开水送着咽下。面对异乡黑沉沉的夜色,环视着空荡荡的房子,我第一次想家,想黎山。当时就想,此时若是在黎山,在我们那简朴的家,全家老老少少一定会围着暖暖的火塘,或是吃饭,或是说天道地了,父亲的水烟筒也一定会咕噜咕噜地响个不停,母亲的民间故事和传说更是引人入胜……
  哦,第一次离开家,第一次独自在异乡想家,年轻的我,没有因为在一路上的颠簸劳累而感到困倦,反倒辗转反侧难以入眠,想着想着,不禁泪流满面。初次离家,让我自己领悟到黎山对于我来说是多么的重要,那个熟视无睹的家是多么的亲切多么的可贵。我终于品尝到思乡的苦楚,体会到乡愁的珍贵。
  从此以后,无论我走到哪里,也无论我是怎样地飘泊不定,我都把黎山装进心里,让它生根,让它发芽,让它根深蒂固。我知道,黎山已经和我的灵魂融合了,并与我的血脉相通。十多年来,我到过不少地方,住上过不少的宾馆酒店,但总觉得心里缺少着什么。如在海南的竹府海口,走在那一条条车潮如流的大街上,挤在接踵摩肩的人群中,大都市的那份纷繁,那份喧嚣总搅得你心慌意乱。于是我便想起我的黎山,想古木参天郁郁葱葱的峰峦,想悠悠流淌曲曲折折的涧溪,想弥漫着鸟语花香亭亭玉立的槟榔林,想依山傍水清幽静谧的村寨,想流青溢翠蜂飞蝶舞的原野……梦里便沾着黎山那浓浓的泥味,度过一夜又一夜。事后,匆匆赶回,归心似箭,当风尘仆仆的我走进黎山,站在那片灿烂的阳光下,呼吸散发着椰风稻香的新鲜空气,遥望着稔熟的山山水水,我的心便像黎山的天空一样晴朗,便像黎山的空气一样纯净。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