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遥想当年春衫薄


□ 何晓鹏

  《黄河颂》让我们看到精致、怀旧之外的陈逸飞,那是一种年轻的味道
  
  陈逸飞去世,已两年又一个月。关于他的话题,恐怕会持续很久。
  一个卓然有成的画家结结实实地涉足了商业,质疑、批评、惋惜的声音从未停息过。“大视觉”的构想只草创了开端,让城市和居于其中的人更美丽的理念还未及理解于人心。人不在了,答案也就没了,“倘使当年身便死,一生真伪有谁知”。
  未知的自然不指忠奸善恶,作为一个艺术家,画出一个美奂美仑的微笑或让大家都笑得美奂美仑,成就孰大?既然未捷先逝,争议便将长存。
  对陈逸飞的画,人们熟稔的是雍容艳美的清装仕女、忧郁缠绵的江南水乡,潜意识的认知选择,使我们更愿意聚焦这些作品与艺术家的联系,以巩固心目中画家本人怀旧色彩的沪上气韵。
  这种主观印象近日来被一幅画作所打断——便是5月13日于嘉德拍卖行,以4032万元成交的《黄河颂》。在现场的数次掌声中,陈逸飞这幅早期作品创下中国内地油画成交价的最高纪录。
  看《黄河颂》,想到的是另一种气质的陈逸飞,那时他青春年少,勃勃生气。
  即使不了解当时美术界状貌,今天看《黄河颂》仍觉得震撼,长3米、宽近一米五的篇幅,壮丽绚烂,画面有如电影宽银幕般浩瀚。
  创作这幅作品,陈逸飞26岁,年纪极轻,却已非同小可。在1980年去美国求学之前的整个70年代,陈逸飞是国内美术界的瞩目人物。1970年,24岁的他已经是上海画院油画雕塑创作室的油画组负责人,之后几年,连续创作一些具有全国影响力的作品。其中,《黄河颂》是他第一件独立创作的大型油画,事隔多年之后,有人问他哪一幅作品是他最成功之作,陈逸飞沉默片刻,说,“如果说第一印象,最得意的作品应该还是《黄河颂》。”
  画家陈丹青回忆当时境况,人们对包括《黄河颂》在内的黄河组画极为关注,口耳之间流传各种消息。陈丹青在朋友引领下终于走进位于上海《解放日报》社的创作地点,对于见到画作时的感受,他后来说,“那年我将届十八岁,心中唯有一念:我也要画大油画!”
  跟其他文革时期的作品一样,《黄河颂》也是一件充满意识形态的任务之作。当时,由张春桥、姚文元主政的“上海市革命委员会”布下任务,要根据1969年创作的钢琴协奏曲《黄河》创作同名油画,陈逸飞演绎的便是第二乐章。同时接受任务的还有夏葆元、严国基等上海年轻画家。他们平均年龄不过二十五六岁,极年轻。这在当时并不稀奇,“文革”开始,权威骨干一律靠边,光辉使命全部落在了初出校园的毛头小子们肩上。众多画家因此而在年轻时便扬名立万,如刘春华画《毛主席去安源》时年方23岁。中央美术学院曹庆晖教授如此说道,“他们创作这些作品其实不可能也不敢奢望什么一夜成名,是历史把他们推到了前台。”
  尽管是一项政治任务,作品取材也是传统的抗日战争背景,但即使今天看来,仍可感受到《黄河颂》的神魂飞越之处。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新闻周刊》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新闻周刊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