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书画摄影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在虔诚安静中抉择


□ 娄 毅

在虔诚安静中抉择
娄 毅

摘要:十五世纪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的修道士画家弗拉.安吉利科的作品,珍藏在佛罗伦萨的圣马可博物馆(原来的圣马可隐修院)。他的艺术以虔诚、素朴、安静的风格,感动历代世人。笔者在身临其境,观赏和体验安吉利科湿壁画原作的过程中,生发出问题和感触。并站在当代人生存状态与生存心境的立场,展开对安吉利科面临时代巨变如何作个人抉择的心路历程的探讨与追问。
关键词:文艺复兴;弗拉.安吉利科;圣马可隐修院壁画;艺术创新
中图分类号:J203(546) 文献标识码:A



一到了佛罗伦萨,不能不去圣马可隐修院(迄今已是圣马可博物馆)。 这座建于公元十三世纪的古老建筑里,珍藏着十五世纪文艺复兴时期佛罗伦萨一位著名画家的大量湿壁画作品。那幅享誉世界的《圣母领报》,曾以极为清雅的格调,素朴的艺术风格打动过我(虽说看到的仅是印刷品)。能前来一睹原作风采,实是幸事。这位画家就是弗拉.安吉利科(Fra..An-gelico 1387~1455),一位多明我会的修士。
在圣马可博物馆售票处,能一眼见到明亮的圣安东尼诺回廊(圣安东尼诺是这所修道院的第一任院长,后来成了佛罗伦萨大主教)。一进这所静寂的古旧建筑,弥漫其间的古朴幽静的气息使躁动的身心顿时安静下来。登上楼梯,恍若时空错位,脚下嘎吱作响的楼板,营造着那个时代宗教生活的场景。来到二楼入口,对面墙上安吉利科最著名的壁画《圣母领报》突映眼帘。就像一个舞台正在上演一幕神圣剧目,天使加百列煽着五彩的翅膀从天而降,微躬身体,向坐在拱廊里的年轻圣母报告受胎的喜讯。整个画面散发出一股神秘早春的清新。文艺复兴式的拱廊建筑里笼罩着柔和阴影。拱廊外有开着小花的草地和葱郁树林。纯洁温柔的圣母,坐在圆形木凳上,神态安详,陷入沉思,既欣喜又安静。简朴的环境显得清丽脱俗。
隐修院二楼曾是修士们的私人世界。右边陈列室是以前用来接待朝圣者的招待所,其他三边是修士们起居修行的密室。44间密室沿着修道院回廊依次排开,小而单调的密室有扇小木板窗。每间密室的墙上,都绘有安吉利科的湿壁画。这种近距离、独自密室观画的形式,让观者体验到一种纯属个人隐私的奇异感觉。在这点上,圣马可隐修院堪称是座“活”的博物馆。
这批密室画看上去简朴地惊人,题材和艺术处理大同小异。皆是基督受难、多明我祈祷等宗教内容,构图千篇一律采用好放下一个十字架的长方竖形。看上去着笔甚少,调子极清淡,人物亦缺乏生命感,除了在身体、衣褶方面,有点体积的概念,景深的暗示外,几乎看不出立体感和空间感。传达出的并非人文主义信念,而是宗教神秘幻想因素。显然不如《圣母领报》的质量与水平。安吉利科不是生活在文艺复兴时代吗?怎么仿佛又回到中世纪?虽然对这些画感到困惑费解,但我明白它们对曾住在密室里的修道士心灵上的重要意义。即使在今天,也能从简朴的画上感觉到真挚的情感和信仰的力量。

困惑安吉利科艺术的同时,也对他本人产生了疑问。在他著名的《圣母领报》中能清楚发现,他已经掌握了立体、空间、透视等文艺复兴才具有的艺术知识和本领,可为什么他不去在自己作品中普遍地发展运用,而尽可能去保留一些中世纪平面图式的特点,满足一种简单的画法呢?而且,他掌握的这些时代最新技法,只能通过改变中世纪对自然和人的看法,从新的思想观念中获得。我同意,“意大利文化的代表者,是生来就具有和其他中世纪欧洲人一样的宗教本能的。”但是他们强有力的个性,使他们在宗教上完全流于主观也是事实,“象在其他事情上一样,内部世界和外部世界的发现在他们身上的那种巨大魔力使他们特别趋向于世俗化。而当古典文化以及它的人和制度成为生活的理想和最伟大的历史记忆时,意大利人的思想在很多情况下就十分崇尚古代人的推想和怀疑主义。”可安吉利科仿佛是个例外,他的宗教本能并没有被撼动,对外部世界的发现也没有使他趋向世俗化,也并不崇尚推想和怀疑,而是坚定地把自己献给了上帝。这就成了一个悖论:他这样一个具敏感活力、掌握了时代最需要本领的“文化代表者”,却在教会腐败、信仰危机、社会动荡、人已觉醒的文艺复兴时代,选择了最传统、最保守的修道士生活,尤其与其他修道士相比,他显得更自觉自愿无怨无悔,终身奉守严格的教规。他作出这样的人生抉择有意还是无意?



带着这些问题,先回到十五世纪文艺复兴时代的语境寻求答案。
十五世纪意大利的佛罗伦萨,正是从封建社会内部产生出资本主义的时期。一方面保留着中世纪的特点,另一方面产生了近代社会的萌芽。新旧两种思想矛盾冲突交合在一起。
经济上,“地理大发现刺激了已被疾病与灾荒折磨得疲惫不堪的欧洲经济。冒险家、征服者、商人、传教士、新教徒涌向新大陆与黑非洲。从海外带人的巨额财富也无法为封建社会的经济制度所容纳,社会开始了从自给自足的自然经济到海洋贸易经济、从城市行会到跨国公司、从高利贷的非法交易到金融信贷的合法体制的转变。最早把货币用作生产与商业资本的人形成一个新阶级——资产者。只有掌握权力与金钱双重力量的贵族才是最显赫的统治者,对这一时代文化发展有重要影响的佛罗伦萨的美帝奇家族就是这样一个典型。”宗教上,此时的意识形态虽仍是基督教,但公教会已失去了以前的权威。教会内部的改革派要求以集体领导代替教皇的个人独裁。“教皇与教会上层统治者思想与生活的世俗化一方面表现为腐化与聚敛金钱的行为,另一方面也表现为对古代文化与人文主义的兴趣。教皇尼古拉五世、庇护二世、利奥十世等都是文艺复兴运动的积极赞助者或参与者。”可这两方面在当时都被虔诚的宗教改革者视作腐化。理性化了的宗教信仰和向往世俗享受的趣味在这特殊历史条件下奇异结合,背后隐藏着信仰危机和现世回归,形成近代人文主义文化胚胎。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