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蒙裔旗人画家——我所认识的“那木尔羊角”


□ 黄鹤

  那木尔·羊角,蒙古族。四川音乐学院教师、四川美术家协会会员、四川书法家协会会员、成都市满蒙民族学习委员会顾问。师承著名国画大师陈子庄先生,创作风格以满蒙民族风情为主,是四川省乃至整个西部地区为数不多的蒙古族书画艺术家。作品曾多次参加全国大型画展,小传被《中国文艺家传集》、《世界华人专家名录》等收录。

  文 黄鹤 图 本刊资料

  在去年的秋雨中,我来到了文章锦绣的蓉城。偶然中路过一处宅院,幽古的庭院中,望见一位老者正在修剪花木,俨然与这院子、这景致融为一体。我不愿打扰这幅出世的山水图画,久久伫立。最后还是老者爽朗的笑声打破了静谧: “年轻人,进来坐坐不妨事的,在成都怕是只有我家才有酥油茶了。”老者名叫那木尔羊角,他家世渊源、经历颇多还是蒙古八旗子孙,交谈中我深切的感受到了先生对人生的达观和对于民族文化的关切。

  蒙古遗民入川中

  当我聊到我自己是满族正黄旗时,羊角先生一下子打开了话匣子:和你们满人一样,我们蒙古人也是旗人。明末大乱,川中人口骤减、匪盗横行,可以说是“白骨露于野,千里无鸡鸣”,甚至华阳那边竟然出现“人相食”的惨剧。成都驻防旗兵,蒙古人占了一大半,按清制编为八旗,即正黄旗、正红旗……每旗又分为三甲,头甲、二甲为满州兵,三甲为蒙古兵,族称“扎喇”。我的先祖当年是驻守湖北荆州的八旗兵勇,在清朝“湖广添四川”中也一起调防来四川了,后来就扎根在这里。曾祖父在前清时期是信使,往返四川和京师之间给官家送信,那时候驿道再发达也比不上现在的高速公路,曾祖父最后一次送信一直送到紫禁城里,在大内中看到太和殿金碧辉煌一下子懵了,回来后不久就去世了。祖父在光绪朝中过武举人,打算一刀一枪效命疆场。叔伯倒是一脑子维新思索,喜欢新学、崇拜康有为等人,后来就参加了“同盟会”,家里现在还有和中山先生等人的合影。后来民国了,旗人没了生计,父亲就到处打短工:纸扎、短工、杂活等什么活都干过,养活着一家人。

  旗人奇人有奇身

  羊角先生祖姓那木尔。民国三十四年(1944年)生,属猴。究竟自己出生在满城哪一条街已记不清楚,大致在长顺街,哪一个院子就更加不明白了。但记得宽、窄巷子,同仁路,四大街等所有满城街巷全是儿时脚印,那满城之形恰是摇篮之状,生于斯、长于斯,飘飘然成长起来。尤令人惊奇者是在小学考初中的体检中,医生听诊心脏时没有声响,再听还是没有,请别的医生来听仍然没有,于是大惊。结果在身上东听西听,才发现右边有跳动,这一惊引起连锁反应,再对肝、脾等系列检查,发现所有内脏器官都与常人不同,来了个180度的大转移,左边的全部到了右边。据说这种概率在人类生理现象中是极罕见的。羊角先生说到,祖上无一人如此,显见无遗传,真是奇人。

  访师问道一贯勤

  羊角先生自幼酷爱书画,可惜阴差阳错。直到中学时期才师从美术教师周子奇先生,后来听说名满蓉城的国画大师陈子庄亦住在红厚街。羊角灵巧聪慧,1961年前后,常去那里“喝包打杂”,跑个腿什么的,打点酒、切点烧腊、称点沙葫豆、花生之类,陈先生喊啥干啥,更不用说磨墨展纸了,师也没拜却深得陈先生喜爱。也在那里得到绘画与理论的教习和熏陶。我私下觉得羊角先生对于老师的恭敬和留侯“圯桥三进履”、武乡侯于庞德公执子弟礼对比来说做的更好。由于当时川中名画家如武瘦梅、赵蕴玉,甚至重庆的晏济元等经常在一起聚会切磋技艺,羊角更是从中受益良多、绘事渐进,积年累月理论积淀渐厚,遂有自成一家之势。作为蒙古人羊角先生时亥怀忘研习民族文化,遍访名师学习蒙古文、满文,遇到有关书籍立刻购入,甚至听说那里有相关学者、材料更是食不甘味,非要亲身求教。我曾对先生说到:您之于满蒙学大有宋时郑樵修史之风。羊角先生却答道:哪敢与“夹漈先生”相比,我不过是念着这事就睡不着,总觉得有种力量在召唤似的,哈哈哈。这时先生的笑声是达观的、无争的。我听的感动之余,只有敬佩。1994年羊角先生受聘于四川音乐学院,讲授传统艺术概论课程,从此步入高等学府殿堂至今。由于满蒙情结浓厚,崇尚传统文化,文革前还曾去北京拜谒过侯宝林、老舍等前辈。还多次去内蒙古呼伦贝尔、鄂尔多斯等地参观交流访问,于当地的学者、牧民结下了深厚的情谊。并曾对我说到:在那里说着蒙古语、喝着马奶酒、听者马头琴觉得自己找到了民族的根。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中国西部》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中国西部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