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那天,在那个山庄


□ 李志红

那天,在那个山庄
李志红

三十多年前,我从北京,来到山西垣曲县插队。
小时候,常听大人说“深山出俊鸟”,不理解,直到插队以后才算明白了,我插队的那个山区,真有些细皮嫩肉、模样俊秀的大姑娘、小媳妇。她们冬不抹雪花膏,夏不搽胭脂,风里来雨里去,老天爷却偏偏那么照应她们,让她们出落得水灵灵的,而我们这些城里去的姑娘们个个晒得黢黑,有的脸上长满粉刺,除非再回北京待上个俩仨月的才能恢复原样,你说怪也不怪?
我插队的那个村离县城要走几十公里的山路,因交通不便,要去县城只能靠两条腿走,因此难得出一趟远门。有一次我去县城办事,快中午才往回赶(怕耽误下午出工),那是个冬天,天很冷,凛冽的山风把脸刮得生疼。我翻过一道道山,又走过一道道宽宽的河滩,肚子饿得咕咕叫,嗓子渴得要冒火。我心里想着,快要把我渴死了,得找个人家要口水喝。我闷着头咬着牙爬上一个山坡,就冲着路边的一家院门急急忙忙跑过去,到了门口我连头都不抬地用已经嘶哑的嗓子大声喊着:“有人吗?”院门是敞开的,我一抬头,霎时间呆住了,忘了正渴得要死,也忘了正饿得饥肠辘辘。窑洞门口,正站着一位抱着一个婴孩的年轻的美女,她是那样的美,那些描绘古代美女的词汇用在她身上一点不为过。她像画家笔下的绝色仕女,静静地站在那里,她的眼睛里含着笑,轻轻地对我说:“屋里有人,进来吧。”说完,她的眼睛又向远方望了望,就掀起棉布门帘让我进屋。屋里的摆设极其简陋,我顾不得仔细打量,就直奔水缸而去。她急忙拦住我说:“锅里有盐水,喝热的吧。”
我摆了摆手说:“不用,快渴死了,凉的一样喝。”我舀了半瓢水一口气喝得只剩一点底儿。我要把剩水倒到外面去,她接过水瓢,把那点剩水又倒回缸里去。我很不好意思地说:“哎呀,我喝过的都脏了。”她却说:“不脏,不脏,你们城里人都干净着哩。”她让我坐到炕上,我想抱她怀里的娃娃,那小家伙还不满周岁,要哭,不让我抱。这位美丽的母亲对我笑笑说:“有个娃,累人哩。”我问她多大了,她说自己刚过十九岁。天哪,我惊讶极了,才跟我一样大呀。我还傻呵呵什么都不懂呢,她就成了孩子妈妈了。我上下打量她,她上身穿着褪了色的红棉袄,下身是洗得发白的黑棉裤,尽管棉衣棉裤都很肥大,却仍遮掩不住她苗条的身段。她的脸庞红润,细白,身后拖着两条又黑又粗的辫子。什么“柳叶眉,杏核眼,樱桃小口一点点”,这词儿用来描绘她真是恰到好处。这时,她又打开锅看了看,我看到锅里是小米白薯,已经熟了,案板上放着已经擀好并切得整整齐齐的不多的面条,我知道这种饭当地人叫“米旗”,我们知青有时也吃这样的饭,三年后我离开此地,再也没想过要吃这种饭。
我发现她不时地望望门外,知道吃饭的人该回来了,我就站起来要走。她不让我走,要留我吃饭,我坚决不肯。她只好从一个筐里拿出一块玉米面馍馍(北京人管这叫发糕)塞到我手里,我像得到宝贝样地连声感谢她。她仍然抱着孩子把我送出门外,告诉我下次出门还到她家歇脚。她说话的语词依然是那样祥和,不慌不忙,不紧不慢。她的神情依然是那样沉静,真绝了啊。一直到分手,我才突然发现了她的“美中不足”,那就是由于每天不停的操劳,加上寒冷的天气,她的手指冻得看上去就像十个通红的胡萝卜,我摸着她的手,心里突然觉得痛。我爬上山顶回头望,她仍然抱着孩子,站在家门口,望着山坡下,望着河滩,不用问了,她在等她的男人回家吃饭。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