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三十二家房客(外一篇)


□ 何爱兰

居住的那条老街有一个很革命的名字:翻身路。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初的翻身路一直只有些底矮的房子,砖木结构,带着吊脚楼,“人”字形瓦顶的两层宅子便是最好的建筑。直到老酒厂拆迁,在旧址建起了县城最早的财政公房——一幢四层高的混凝土楼房,在一片旧宅中鹤立鸡群一般,显得贵气十足。淡黄色的粉墙,淡黄色的窗门,敞阔的楼梯,一路上去,可以挨肩走两个人,镶着水泥花格的阳台上,盆栽的花草,红红绿绿,透出几许的鲜活与生气。
老街人管它叫:新厝,又因为新厝每层八户人家,八四三十二,故称之为:三十二家房客。里头净住着干部人家,多半是事业单位、政府机关有头有面的主。楼前的那道宽敞的大门总是热闹的,每日衣冠齐整,夹着公文包的干部踱着方正的步子,气宇轩昂地赶路上班。孩子穿着白衬衫、蓝裤子,系着红领巾雀跃地拥出门,踏着老街的石板路去上学。也有专职的家庭主妇,早早提了菜篮,约了伴去菜市场,聊着话,话里夹杂着浑厚的北方口音,大人们说这些人家是南下干部。大门里进进出出最好看的是三十二家房客的女孩们,仿佛经过了精挑细选一般,集粹好些水灵灵的美丽女孩。
十几年前,没有化妆品、时装的充斥,女孩儿一律素面朝天,清清淡淡,一副天然无雕饰的纯美模样。她们束着马尾,露出光洁饱满的额头,一双明眸,水波荡漾,蕴满聪慧与灵动之气,玲珑的体态衬一袭裁剪得体的衣裙,窈窕可人。这般的女孩娴静如水地走在街上,像在“飘”。“真是风水好的人家”,老街人说,风水养容颜呢。那时,念小学四年级的我,总是以一种丑小鸭羡慕白天鹅的目光追寻她们飘然而至的身影,心想:《红楼梦》里说女人是水做的骨肉,就是这般的人物吧。
时常下了班,一些女孩一只手拎着从单位食堂取回的一篮蒸饭或一壶开水,另一只手晃着一串钥匙从老街缓缓而过,步态轻盈,娉娉婷婷,身姿袅娜地经过一户户人家。邻家的小林哥几个总要在她们身后发出几声尖叫,或脆脆地吹出一串哨声,引得女孩一个羞涩的目光或略带愠怒的低语,然后径直走了,落下个娇人的背影。
一回,在银行上班的梅芸姐姐穿了一条新款的连衣裙从门前路过。小林哥与阿端又起了轻狂之念,打赌:梅芸胸前的一排纽扣是单数还是双数。为争胜负,两人骑了自行车追到街口,隔了好几步远,等她一步步走近,瞧仔细了:整整八粒纽扣,结果是做裁缝的阿端赢了五元钱。不知就里的梅芸当即被闹了个大红脸,把两个恶作剧的大男孩臭美了好几日。
清晨与黄昏,三十二家房客时时传来“咪——咿——咿——啊——”的练唱声,悠扬的小提琴声和着瓦房上的一缕缕炊烟,静静地飘散在老街上空,飘出淡淡的温馨。三十二家房客的女孩儿是诗情画意中的人物,长袖善舞,精通艺术,大多在琴声乐语中熏陶过,其中有好些是县里的文艺骨干。跳印度《拍球舞》的阿芳,一双活脱脱的眼睛转动自如,一板一式像极了热烈奔放的印度少女。会拉小提琴又能唱女高音的小静常常在晚会中顶压轴戏。身段高挑的华子则是每场晚会的报幕员,公主一般,艳压群芳……每到节日庆典,这些花一样的女孩便要比平日更娇艳,她们化了妆,穿着演出服,一道邀了去剧院。儿时的我翘盼每一台演出,像“精彩不容错过”地赶场,小小的身子挤在剧院过道中,踮着脚,看那些平日朴朴素素的女孩如何在绚丽的舞台上舞蹈、放歌,如何风姿绰约地谢幕,引来阵阵掌声。每回,与同学们议论起演出,我优越感十足:“她们是我们那条街的。”孩童的骄傲大抵是稚气与真挚的。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