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萧红在东京


□ 【日本】平石淑子

  1936年,即抗日战争爆发前一年,萧红曾在东京客居半年。关于她在东京期间的活动情况,现在我们只能通过她寄给萧军的35封书信①和几篇散文有所了解。例如,此间她曾听过郁达夫的讲演,并在东亚学校学过日文等。当时东亚学校的日文教师中有几位是中国文学研究会②的成员。但目前尚未发现萧红与他们交流的记录③。从萧红的书信来看,她似乎并没有本人的诸种内情,特别是涉及到她来东京的目的。

  萧红来到东京的目的

  1933年,萧红在萧军影响下,于哈尔滨走上了作家之路,并在那里投身于抗日文艺运动。短篇集《跋涉》(1933年10月)出版后,两人为了摆脱险境,寻求新天地而南下上海④。在上海他们分别以《八月的乡村》(1935年8月)和《生死场》(1935年12月)引起文坛的注目,而在旁观者看来,她们不外是以鲁迅为后盾走红上海的幸运者。

  正当成功之时,萧红为何突然决定远渡东京?飘洋过海是否有什么必然因素?何况,萧红不懂日文。而且1932年,“满洲国”成立,因此萧红不得不背井离乡。即便有必要出走海外,但选择日本,实在令人难解。

  萧军自己在《注释录》里曾就萧红去东京的理由这样写道:

  1936年我们住在上海。由于她的身体和精神全很不好,黄源兄提议,她可到日本去住一个时期。上海距日本的路程不算太远,生活费用比上海贵不了多少;那里环境比较安静,即可以休养,又可以专心读书,写作;同时也可以学学日文。由于日本出版事业比较发达,如果日文能学通了,读一些世界文学作品就方便得多了。黄源兄的夫人华女士就正在日本专攻日文,还不到一年,已经能够翻译一些短文章了。何况有华夫人在那里各方面全能够照顾她……

  经过反复研究商量,最后我们决定了:她去日本;我去青岛,暂时以一年为期,那时再到上海来聚合。

  (第一信注释)

  从这里可以看出,萧红当时身体和精神状态都很不好,可是在这种情况下,她却偏偏要同爱人和朋友以及熟人远别。

  一般看来,萧红出走海外,是因为她与萧军之间产生了隔膜,而选择日本为目的地,是由于当时黄源夫人正在东京学习日文,对萧红来说比较方便。可华女士,在萧红来日一个多月后,因经济方面的事由不得不提前回国⑤。结果是萧红孤零一人留在了陌生的东京。问题是在极端孤独的情况下,她仍决然要实现最初的留日一年的打算,并且每隔四五天必有一信寄给萧军。如果说她与萧军之间已经有了很深的裂痕,那么,这些书信以及信中的体贴关怀都是虚假之言吗?

  在我看来,关于萧红为何出走海外的问题,除了应从个人生活的角度推察之外,还应从“作家萧红”的视点加以分析。

  作为作家起步不久后,二萧即从北方南下,来到当时的文艺以及舆论的中心上海。在上海崭露头角使他们喜出望外,但也隐约开始不安。因为他们清楚,作为作家自己还未成熟,所以很难不断写出好作品以满足人们的期待。萧军说:“到了上海以后的后期,虽然经济情况略有好转,但是,不管是她还是我,为了文学工作而工作,或是为了生活而工作,但工作却是一天也不能够停顿的。”(第六信注释)我们不难想像在这种情况下,没有什么过多的成就,也没有什么经验的年轻作家逐渐疲惫的情景。特别是决意以作家为使命的萧红的心境比起“做一个‘作家’也不是终生的目的”(第二十七信注释)的萧军无疑更不会轻松。对热心参与国防文学论争的萧军的举动,她不能不感到隔膜。许广平所说的“有一个时期,烦闷、失望、哀愁笼罩了她整个的生命力”(《追忆萧红》),可能指的就是这一时期。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方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方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