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房客


□ 燕霄飞

  说着话,太阳从粉色云层后面探出头来。泼在院里的水很快腾起缕缕白烟。空气中毛茸茸的东西流淌着,她感觉到周围布满了火红的棉絮。伍家小院的青石甬道上,卷毛黑狗敷衍了一下她的呵斥。它的舌头耷拉得很长。临街的南墙头上,那只善于挑衅的大红公鸡飞走了。甬道那头,透过房檐前由豆荚、西葫芦、南瓜组成的天然凉棚,一明两暗的三间正房岿然依旧。依稀可见一排隐约的猫头滴水和斑驳的排椽插飞。摆在荫凉里的石桌上,白瓷海碗有一明显的豁口。她用它喝了多年的大碗茶,不舍得扔掉。
  “记住我的话了吗?”她又叮嘱了一遍,“你爹很快就回来了。”
  男孩儿想把汽车模型的轱辘安上去,他觉得拆的时候十分简单。
  “你为啥不直接跟他说?他应该听你的话呀。”男孩子说,“这回他不能走了呀。”
  站在阳光底下,她显得神态安详,乳房看上去依然饱满。今天她穿了一件粉红色衬衣。本来她已试了那件粉色套裙,但她站在中堂东屋的窗花跟前,仔细回想了一下多年前走进伍家院子的情景。那个晌午的光线很硬,她的粉色衬衣无显炫目。所以最后,她把套裙脱了下来,又从箱子下面翻出了这件粉色衬衣。现在她走到荫凉下面,坐在一只石凳上看他玩汽车。
  小男孩认为轱辘已安好了,一松手它们又掉了下来。他嫌天气太热。
  “住在这儿有什么好呢,连车也坐不上。”小男孩说,“你坐过车吗?”
  “当然,我坐过火车,坐过两天一夜。”
  临近晌午,天越发热了。西厢房上空竖起一缕炊烟,如同野外随处可见的冲天杨。她好像嗅到了远处的黄土气息,还有老式火车呛鼻子的煤烟味道。她忽然站了起来,她记起还没有淘米,而时辰已经不早了。各种声音层出不穷。黑狗和红公鸡又吵闹起来,黑色和五彩的毛在阳光下飞舞。一群母鸡安详地在当院觅食。从西南方向传来咩咩的尖叫,接着是咴咴的驴鸣,那里搭有专门的羊栏、猪圈,还有马厩。隔不了几天,男人就会为牲畜们垫一次黄土,既攒肥又卫生。现在,男人在做什么?她两眼虚眯,双耳竖立。嚓哧,嚓哧,男人正在东厢房铡秸秆。男人常常整宿整宿地铡秸秆。靠窗台一溜,铡好的秆子码垛得整整齐齐。男人是仔细人,每次用完农具,都用柴草擦得锃亮,吊在东房檐下。她好像看到小个子男人站在东房檐下,一下一下地摆弄一柄锄头。那一溜农具被弄得叮当乱响。男人做这些事情的时候,她一直听到有人在某个角落说话。
  “听到了吗?你好好听。”她捉住小男孩的手,不让他发出别的声音。
  男孩子的手有点疼,他摇摇头,忽然说:“火车来了,我能觉着地在动。”
  于是她又走到阳光下面。
  他打算放弃那只损坏的玩具了,这时候闻到一股清香。她坐到了他对面,把碗筷推过来。米粒很白,上面散着碧绿的黄瓜丝。她趴着桌沿,两只手托着脸,手上的黑蹭到了略显苍白的脸上。男孩儿看到,她的眼底渐渐升起薄薄的白雾。他一直搞不懂妈妈守着空旷小院的原因。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