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新出芮国乐器及其意义


□ 方建军

  2005至2007年发掘的陕西韩城梁带村芮国墓地,近来已有M19、M27和M26三座大墓的简报发表。其中M27出土乐器多件,计有编钟8、钟钩7、编磬10、钲1、錞于1、建鼓1、小鼓1,简报备有青铜乐器的彩照、墨拓和线图,可供参看。这座芮国大墓未遭盗掘,出土遗物殊为丰富,乐器组合十分完整,堪称音乐考古的重大发现。
  2007年岁末,承陕西省考古研究院发掘领队孙秉君先生盛情,我有机会赴该院及泾渭基地,对M27芮墓所出乐器进行考察和测音。这里就出土乐器及其意义谈一些初步看法,希望引起学者的进一步深入研究。
  
  一
  
  M27是芮国墓地中唯一有南北两个墓道的中字型大墓,其余大墓都是带一个墓道的甲字型墓,可见M27的墓葬等级和规格在该墓地中是最高的。M27随葬青铜礼器为七鼎六簋,所出铜簋铭文:“内(芮)公作为旅簋。”由此可知,墓的主人应为一代国君,即芮公。M19和M26两座大墓随葬铜器也有“内(芮)公”、“内(芮)太子”铭文。从此而看,梁带村墓地的国别当属芮国无疑,而出土乐器自然归芮国所有。
  载籍所见有关芮国的史迹甚少,仅《左传》、《史记》等有一些零星记载。芮国与梁国邻接,据《史记·秦本纪》所说,秦穆公二十年(前640年),梁、芮均为秦国所灭。上海博物馆藏芮公鬲铭文:“内(芮)公作铸京氏妇叔姬朕(媵)鬲,其子子孙孙永宝用享。”可知芮公嫁女于京氏,芮国与周同为姬姓。
  据发掘者研究,M27随葬器物的时代有早有晚,时间跨越商末至春秋早期。关于出土乐器的时代,也需要做出具体的分析。
  本墓出土的8件编钟,都是侈铣、凹口的合瓦形钟体,甬中空与体相通,二叠圆台枚,钲篆四边以粗阳线为界,内壁相应于两铣和四侧鼓处,多有因调音而形成的长“隧”若干条。头两件钟的正鼓部饰顾夔纹,篆间饰重环纹,舞饰四组S形双龙首窃曲纹,这些形制和纹饰,都为西周晚期编钟所常见。不过,从第3件起,钟的鼓部及篆间均素面无饰,仅舞部饰有窃曲纹。这种简约的纹饰手法,与西周晚期编钟有所不同。目前发现的西周晚期8件组合的编钟,正鼓部都有纹饰,从第3件起,在右侧鼓还增饰一个小鸟纹或其他纹样,以作为第二基音的标志。但芮国编钟则不然,从第3件起,鼓高变低,鼓部面积明显变得狭窄,难以容下那么大的顾夔纹,而右侧鼓小鸟纹之类的第二基音标志,也就连同正鼓纹饰一起省略了。虽然如此,编钟的形制和纹饰总体上仍然是西周晚期风格,但其鼓部纹饰的省略做法,则显示编钟的年代要稍晚一些,以定在西周末年似较合适。
  容庚先生《商周彝器通考》图952著录1件芮公钟,出土时间和地点不详,现藏台湾省故宫博物院。这件传世的芮公钟,鼓饰顾夔纹,篆间饰窃曲纹,钲间有铭文“内(芮)公作从钟,子子孙孙永宝用”。其形制与M27芮墓所出土两件编钟大体相同,只是传世芮公钟篆间纹饰与M27编钟不同,鼓部夔纹的首尾也与M27编钟略有差异。容庚先生将其定为西周晚期器,是比较合适的。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音乐研究》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音乐研究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