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谁留一匾誉千秋


□ 孙春平

车出贵阳,一路西驰。先是高速公路,可过了遵义城,就上了国道。毕竟是西部待开发的省份,即使是高速公路,比起已腾飞起来的东部地区,也还差着一个档次,有很长一段还是双向两车道,路中间甚至连隔离带都没有,高速的标志只是路两侧设了封闭护板。但时代的进步还是令人欣喜的,想起二十年前我来贵州时的连日颠簸,真是已经非常幸福了。
地无三尺平,似乎是人皆有之的对贵州的印象。满目青山,峰盘路绕,山坳里的村舍炊烟,石缝里的翠嫩秧苗,还有路边的牛哞犬吠,纯粹而古朴的田园风光真是让人心旷神怡。专程赶来贵阳陪同我们的朋友一再歉意地讲,到印江是420公路,要跑一整天,真是辛苦大家了。我们这些爬烦了稿纸格子的书生们则说,行万里路嘛,难得。
印江是土家族苗族自治县,地处黔东北,属铜仁地区。到了夕阳晚照时分,扑入眼帘的地貌发生了明显的变化,云贵高原上的丘陵变成了满目大山,高峰峻岭,连绵不绝。路况也越发复杂,盘山路七折八拐,我的朋友中有开了一二十年汽车的,都有些晕起车来。
四百多公里的路,跑了整整九个小时,贵州大山真是给我们留下了深刻印象。同样留给我们深刻印象的还有印江人的热情,下车洗尘:便端出了让国人骄傲更让贵州人自豪的茅台美酒。那一夜,我们都睡得十分香甜,曾经急切的对印江的想像都变成了梦中的神往。
印江原为邛江。元明时期,朝廷统治集团为稳定西南局势,在西南地位广泛推行土司制度,这里隶属思邛江长官司。明弘治七年(1494年),苗族农民不甘压迫,揭竿而起,夺了长官司的军政大权。军报传到京城,也不知是弘治老儿一时慌急,还是老眼昏花手腕颤抖或对邛江本无太深的印象,竟御笔亲批,废除长官司,改置印江县。邛与印,二字之间只差那么一点点,但既是皇帝钦批,也就因错就错,延至今日了。
第二天,我们先去县博物馆参观。县城虽小,却整洁,也繁闹。在古色古香的博物馆前,绿茵草坪上赫然耸立一个高达丈余的石雕塑像,一袭布褂长衫,瓜皮帽,脑后拖着长辫,颏下一缕长髯,飘飘欲动。引人注目处,是他手中悬着一支如椽之笔。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一方人有一方人的骄傲,想来这个人物必是印江人心中的偶像了,凭他脑后的那根粗长的辫子,必是清时人物无疑。再细看雕像座基上雕刻的文字:严寅亮(1854-1933),果然是生于清末逝于民国的人物。敝人才疏学浅,猜想能让后人塑雕在此的,定非等闲人物,却又碍着脸皮,不敢贸然暴露自己的浅陋,只好心里存着一份悬念,随大家走进馆里去了。
及至见到馆内陈列的“颐和园”仿制匾额,我才大梦初醒并为之怦然心动。凡我中华之人,还有谁不知那个昔日的皇家第一园林?凡去北京旅游者,除了天安门和故宫,可能就是她了。昆明湖,万寿山,湖中石舫,千米长廊,那个人间仙境的匾额原来竟出自这边远穷僻小县的一个文人之笔呀!前两年,看电视连续剧《走向共和》,剧中浓墨重彩地渲染慈禧为了庆贺自己的六十大寿,竟不惜动用北洋水师的军费,终酿成甲午海战的惨败。我清楚地记得屏幕上的慈禧和光绪皇帝都在一遍遍地挥毫习字,专写那“颐和园”三字,原来最终高悬于园门最显赫处的烫金三字,却是印江寻常一书生啊!
据《印江县志》载:严寅亮,字剩庵,名碧岑,号弼丞,本县农场乡阳坡村人……清咸丰四年甲寅(1854年)生。少年学习文墨,刻苦用功……光绪十六年(1890年)到北京会试(考进士)未中,习业于国子监。……光绪十七年(1891年)九月,朝廷修建颐和园竣工,向全国征集书写“颐和园”匾额,各地书法名流争相献书。因慑于帝后尊严,大都构于恭汉,故其字工整有余,风韵不足,慈禧亲自评阅,概不中意。严寅亮受皇亲权贵庆王的嘱谕,也恭书呈献,欣然中选,并为园内楼台亭阁题写了部份匾额和楹联,均得到慈禧赏识,给予嘉奖,赐以龙纹饰边的“宸赏”玉章一枚……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2005年第08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