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阳台上的女人(短篇)


□ 傅玉丽

  那个年代封阳台还刚刚开始,没有普遍。至少在这个城市还很少看到。

  所以那时的阳台更多的就是阳台——就是晒衣服、养花草、放杂物的地方。属于屋子,又自然独立,为屋子延伸出去的部分。与四周围墙的屋子不同,给人提供了从屋里出来透透气,晒晒阳光的空间;既依附又独立,一个可进可退、可攻可守的所在。

  为什么这样想,可能是阳台上那个女人的影子给我的印象太深了。

  要说起来,我一直没看清她的样子,也没跟她说过话。

  在当时,站在阳台上看风景是住在楼上的人的一大优势。

  要是楼上的房子不带阳台,就感觉少了个什么。晒衣服、晒太阳倒在其次,人站在上面,往下一喊,往上一望,都会感觉自己既有底气(来自屋子),又有高度(跟楼一样),自然与住在平房或没有阳台的楼房不可同日而语了。

  在下面的人也会情不自禁地往上望望,找人就看人家阳台;如果看别人家,第一眼看到的也是阳台。不管怎么说,阳台还是个突出物啊。

  比如找陈叔家,我就是先看的阳台。他说住在一栋四单元三楼,那天下班吃了饭后,我就走到了家属区一栋,最前面的那一栋。然后看最右手边的那个边上的单元,然后抬头,就看阳台。一、二、三、四,我看到了——三楼的阳台。

  天空这时一片橙黄,色泽浓艳,非常甜美,像撒了一地的向日葵。灰色的阳台与楼房如同剪影映在那片黄色之上。一个女人,双臂相抱,头低着,上半身从阳台上冒了出来。风微微地吹动,空气显得清新了一些,她的短卷发有些飞了起来,她却没有抬手动一下。开始我以为她在往下看,可她的样子不是。她在沉思,或者说在懒懒地休息,没有看任何东西。

  这个时候正是人们陆陆续续下班之时。下面有自行车不断进出,还有一些单身职工走过那儿往食堂方向走,声音本来很嘈杂的,可那一时刻,一种与此远离、悠悠的感觉却升了上来。

  我吃饭吃得快,就是为了找到这里,当时走得急,还喘气。现在一下子感觉不到喘了,被眼前女人安静、闲闲的,还有几分忧郁的样子吸引住了。

  我本来不认识陈叔的。都知道我来自外地,一个人分配到这个单位,我感觉许多人愿意认识我,喜欢跟我说话。只是有时他们的说话我实在有点受不了。我们是一个电力基建单位,员工基本上工地去了,我刚来,就做些描描图纸、送送文件的活儿。工地去得少。

  刚来时,我有时听不明白他们在说什么。

  比如那天,我和小田一起去打饭。小田是和我一般大的女孩子,我们经常在一起的。大老张就笑嘻嘻地说,小麦,我看你们两个小田要能吃点啊。小田长得白白胖胖的,浑身像个白萝卜,可是作为女孩子,谁愿意听到这样的话呢。说人家能吃,不是笑人家吗?小田一句话也没说,转身走了。我想说什么,又说不出,只好装作没听见,也一起走了。另外几个男人就笑了起来。因为在机关,女的本来就少,年轻的更少,我和小田还是非常出众的,只是遇到这样的事儿没办法。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星火·中短篇小说》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