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苦芥


□ 郭雪波

大北方,有片沙地,盛产苦荞。铁子妈就生活在这片沙地的某村。她是个寡妇。
这一天,当东沙岗上刚蒙蒙亮,铁子妈就起早去驮水。她去牵圈里的驴。那驴恋栈,不肯出来。铁子妈就撅着屁股拉拽。她的脸涨红,浑圆丰韵的臀部撅得老高,冲着东方。那驴,依然纹丝不动,也跟主人一样,撅着屁股后退。铁子妈轻呵斥,你也欺负俺,你也欺负俺!
她委屈地丢下驴绳,眼里涌出泪水,就自己肩挑着水桶出去。丈夫死两年,家里的压水井坏了无人修,早起六岁的儿子小铁还要吃饭上学,铁子妈早上头件事就是去驮水。她擦着眼角,挑着水桶奔三里外的村南小河。感觉身后有动静,回头一看,她破涕为笑。原来,那头倔驴却跟在后边,还用鼻子触了触她的屁股。
铁子妈拍拍驴脖,把水桶架搁在驴背上,嘴里说现在只有你是俺的帮手,还犯倔不听话,唉。她说着又伤心。那灰驴喷儿喷儿地响鼻,认错,顺从地跟着她走。
村口,她遇见了丈夫的哥哥高黑柱村长。
高黑柱正跟两个外乡人也朝村南走,似是要过河。外乡人操着南方口音,不知在说啥,脸堆笑容,低眉顺眼。
大伯子看见兄弟媳妇,站住了。
大哥早。铁子妈低着头,打了一下招呼。
还在驮水那?井还没修好?大伯子走过来,拍了拍驴背上的木桶。见弟媳低头不语,又说,瞧我这记性,本答应给你修井的,可这一忙,全忘脑后去了,这样吧,今晚,我过去看一看,合计合计。
别、别,大哥忙你的吧,今晚小铁到老师家补课,我得陪他去。铁子妈委婉地说。前一阵儿,这位大伯子晚上也来过一两回她家,不说修井的事,扯了很多别的,她就搂着儿子小铁念课本,讲故事,唯恐儿子撑不住睡过去,直到大伯子自己感到无趣走了为止。
大伯子不再说什么。目光扫了扫弟媳那张虽憔悴但依然姣秀的脸,转身离去时,丢下一句话,啥时候想修井捎个话。
铁子妈牵上驴继续赶路。前边三人的话,依稀传进耳朵。
原来是高村长的兄弟媳妇,很漂亮嘛。
漂亮当饭吃?薄命,守寡两年了。
那你这位大伯子多关照喽!
啥话?避都来不及呢!我可警告你们俩,在俺的荞麦地里放蜂子可以,可别惦记村里的娘们儿!
我们哪儿敢啊。
有敢的!去年,西村老刘头闺女就被你们放蜂人勾跑,老刘头带人追到通辽市火车站,差点儿杀了那小子。
高村长,我们哥儿俩可是规矩人,放心吧,我们只采荞麦花,不干别的。
铁子妈听着他们的话,忍不住笑了笑。原来,河南岸的荞麦地来了养蜂人。她这才抬头眺望了一眼,这一下,她惊呆了。河南岸那片茫茫的荞麦地,昨天还绿绿的,可这一夜间就雪茫茫白皑皑一片了。啊,荞麦开花了!
铁子妈感觉鼻息间有股淡淡的清香,空气里也漂荡着荞麦花的芬芳,近几年,这苦荞麦突然吃香,还全出口到小日本,听说小鬼子更鬼,拿荞麦制成乌龙面,宣称降脂降压利尿排毒等等,一包卖几十块钱,倾销东南亚港澳台。铁子妈家的几亩地,也在河南岸,跟大家的连成一片,满山遍野,如雪似绒,白茫茫望不到边儿,煞是好看。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小说月报》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小说月报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