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链接:从《官司》到《集结号》


□ 孔媛媛
链接:从《官司》到《集结号》
作者:孔媛媛


  杨金远:乘着《集结号》浮出水面
  
  《官司》写的是小人物的故事。
  谈到写作缘起,杨金远说,《官司》这部小说的写作很偶然。6年前的—天,他在家里吃晚饭时,看到中央电视台“百姓故事”里讲述一个幸存的老战士,一直在寻找战友的遗骸,以此证明他们不是失踪而是烈士。这位老战士的战友在解放战争的一场战役中全部阵亡,只有他负伤活了下来。为了缅怀战友,他住到了军营附近,每当军号吹响,他总是出现在军营门口。“虽然电视上的故事只有两分钟时间,但军号,老兵,这两个意象顿时就引起了我的强烈兴趣。我当时就想,可以就此写一篇小说,就写战争和承诺、信用。”
  杨金远把这个老战士的故事变成了小说《官司》,为掩护大部队转移,小说里性格执著的“一根筋”连长老谷奉命打一场阻击战,并和团长约好,以午夜时分的集结号作为撤退的号令。但是,老谷和全连兄弟杀到午夜,又杀到天亮,在生命的厮杀中苦苦等待,直到全连只剩下老谷一人幸存,也没听见集结号吹起。到底是团长忘了吹号还是把全连丢下不管了?这个疑问一直困扰着老谷。与所属部队失散之后,老谷花了几十年的时间来寻找团长,要“讨个说法”。小说首先刊登在2002年4月号的《福建文学》上,6月号的《小说月报》转载。再后来,小说被发现,并被改编成电影《集结号》。
  谈到电影和小说的区别,杨金远表示:电影的前后两部分截然不同。前半部分是战争,后半部分是寻找。跟我原来的作品有点出入。在小说中,老谷毕生在寻找的,是没有吹响集结号的团长;电影里的谷子地则是要讨名誉。小说本来是个悲剧,电影则是一个大团圆的结局。对此,杨金远表示从一部商业片的角度来看,这些修改是必要的。
  对《官司》能够被冯小刚看中,拍成电影,杨金远有着自己的理解:“以往军事题材,比如《英雄儿女》《南征北战》,都是描写军人顶天立地,大声呼喊‘向我开炮’这样的口号。后来,军事题材开始向描写人物内心方向转变,前一阵子比如《亮剑》《激情燃烧的岁月》等。我觉得这些大多是表现个人英雄主义,是小人物成长为大人物,而《官司》自始至终都是小人物的故事。而且要说我有什么不同,就在于我探讨的是人的本性问题,从人的本性来回眸战争。”
  摘自《文学报》2008年1月3日 傅小平 文
  
  《官司》是这样成为《集结号》的
  
  《集结号》的编剧最初据说是空军政治部作家乔良,但最终编剧确定为北京市作家协会主席刘恒。
  刘恒找了一些军事研究员聊天,找了些老兵日记、书信、回忆录,了解战争期间士兵的心理状态。写完剧本以后,刘恒给冯小刚发了条短信,说他很激动。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中篇小说月报》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