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梦回故国思断肠


摘要:本文从“词”这种文学形式的演变,就唐五代词人中词的创作成就最高的南唐后主李煜的词作《浪淘沙令》进行了艺术赏析。
  关键词:李煜 词 艺术赏析
  
  一种文学形式,从萌芽到定型,需要一个或长或短的过程。这种已定型的文学形式,还需要另一个过程,才能确定其名称。词也亦然,它和乐府歌辞一样,是可以合乐歌唱的诗体,是从诗分化出来,逐渐发展而成为脱离了诗的领域的一种独立的文学形式。故有人说词“源于唐朝,产生于民间,而盛行于宋”。唐代称当时流行的杂曲歌词为“曲子词”,曲子就是指一首歌词的音乐形式。词,是心绪文学,言情文学,它最能够最擅于传达词人幽约细腻、深婉复杂的内心情绪,后来简称为词。词的名称由此而来。在唐五代词人中,词的创作成就最高的当推李煜。
  李煜,南唐最后一个皇帝,在位十四年,世称“李后主”。作为皇帝,李煜是一个昏懦无能的亡国之君。李煜虽是个失败的皇帝,但他有着多方面的艺术才能,工书画,知音律,能诗文,而成就最高的是词。
  李煜的词,从内容和格调看,可以他亡国被俘为界线分为前后两个不同时期:前期,他是一国之君,帝王之尊,沉湎于宫廷的清歌艳舞、缠绵恩爱,主要抒写其宫廷生活的情绪,后期的词,绝大多数写他亡国的深哀巨痛和抚今追夕的悔恨,如:《望江南》、《相见欢》、《浪淘沙》、《虞美人》等,词人的内心情绪外化于词中,便成为词作中的情感意蕴,“词心”,即是表达于词作中的心灵感受。词心之成在于蓄极积久、不得不发的真情,是作者以语言的形式表现词作中的自我感受。这类词即是作者内心真实感受的自然流露,至今它们仍旧有着很强的艺术感染力和顽强的生命力。
  帘外雨潺潺,春意阑珊。罗衾不耐五更寒。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独自莫凭栏,无限江山,别时容易见时难。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
  这首《浪淘沙令》正是李煜被俘北上之后的词作,这时期的词风发生改变,由清丽闲雅进入深沉悲怆。以准确的文字、深切的情感、绝妙的比喻、压抑的心绪,写他的亡国之音、思乡之愁。在这首词里,没有典故,也没有深奥难懂的句子,给读者的第一感觉就是明白如话,像是伴随着淅淅沥沥的春雨,飞洒着、飞洒着,那么自然,似一幅凄美、伤感的画面呈现在了读者的眼前,淌进读者的心里,那么具体、真实的感受,令人心动!
  上片写欢乐的梦境,而梦醒时正感到五更寒气的侵袭,帘外传来那潺潺的雨声,让作者想到春天即将逝去,带有“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呜夜啼》)的哀叹,春意已经消歇了。“五更”,作者自梦中醒来,可见他梦的短暂,也证明他不能安然睡眠的痛苦。“烛残漏滴频欹枕,起坐不能平”(《呜夜啼》),“帘外芭蕉三两棵,夜长人奈何?”(《长相思》)等也证明这一点,这是李后主成为亡国之君后痛苦心境的真实写照。薄薄的罗衾,抵挡不了寒气,这不仅是来自于大自然的气温,同时还指更加难以忍受的心中寂寞,“寒”带有了双关的意义。“罗衾不耐五更寒”与下面的“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相照应,形成对比,便更可看出这个“寒”字包含了比字面上远为丰富的情感。梦里,他是欢乐的,没有寒冷;而梦醒了,冷酷的现实一再提醒着他“身是客”的地位,想到欢乐的生活已经不再,这使作者此刻更深切的感到“五更寒”了。现实与梦境的对比,冷暖的交替,他岂能不倍感寒冷呢?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东文学·下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