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谈书法作品的空间构成美


□ 王文广

  书法艺术作品是由作品的形式要素组成的一个平面视觉系统。书法艺术作品作为平面视觉艺术形态必须接受一系列可以进行公共性观赏的形式规范要求,即书法艺术作品创作要遵循平面视觉艺术的构成形式美法则。平面视觉艺术中的“构成”是按照主题设定的空间来应用一切造型手段(点、线、面、色彩、质感、肌理、媒介等)进行的设计、创作。它研究的对象主要是在平面视觉艺术中如何创造形象,怎样处理形象与形象之间的关系,如何掌握美的规律,并按美的形式法则创作所要表达的空间艺术形态。
  书法作品具有平面视觉艺术形态的特征,是诸种造型形象的组合。如文字符号、题款、钤印、书写格式、墨色变化、宣纸的色彩肌理等诸种形象(要素)。书作者按照美的形式法则形成最佳组合,体现最美的空间构成艺术。以往谈书法艺术作品的形式美仅仅局限在“线”这一构成要素上,未能从整个书法作品的诸种构成形象去研究空间构成形式对作品“美”的影响。我们知道平面构成中所谓空间上的点、线、在亦无确定的临界点,正是各种形象的变化、互动,构筑出了“美好的旋律”,书法艺术作品上的空间构成美也正是由点、线、面、色彩、肌理等形象的变化生成了空间。由普通的汉字点画、线条、题款、印章、墨色、纸张等构筑出空间艺术形态,由普通的构成形象创造出美的形态,并质变成最美的空间艺术。
  清代书法理论家笪重光《书筏》中云:“黑之亮度为分,白之虚净为布。”这体现他对书法艺术作品中空间构成形象的重视,书作者只有把诸种构成形象当作一种“黑”与“白”关系进行处理,才能在“有墨处见神采,无墨处见意趣”。当下有些创作者总喜欢抓住几根章法中的“中轴线”不放,诚然有一定的意义,而过多地强调就与小朋友跳橡皮筋没有什么两样。好的书法艺术作品在空间构成上应当是顺字之势,识形象之理,疏密有致,以此在平面空间上合理的驾驭诸构成形象。比如明末清初的书法家王铎(1592年-1652年)书法作品多为巨大的章幅,迅疾的节奏、焦渴的笔墨,紧促的结体、硕大的印章、奇变的黑白关系,平面视觉冲击力强,各个空间构成形象的组合传达了他狂热的情绪,作品中总是伴随着他对空间构成形象的征服和拓展。各空间构成形象“掀起脚,打筋头,驾云雾向空中行,真可谓‘打叠一片’”。书作中“点”的灵动,“线”的迂回穿插,墨色浓淡的变化,富于节奏感的用笔……诸种形象经过一番摇曳、抗争,最终归于和谐、统一。王铎对书法艺术作品中空间构成形象的敏感,使中国书法艺术走向真正的空间艺术,打破长期以来由儒学“中和”观所支配的字字独立,强调庄重、祥和、雍容、对称的艺术形式美规则,使其向空间构成意义上跨出了一大步。即作品中表现为强烈的视觉空间感及其对空间的占有。
  关于书法艺术作品在空间构成形态上的创新,可以从以下几个例子来感受一下。其一是日本传统书法艺术作品。日本的传统书法构成形态有以下几个基本特征:①经过深思熟虑后留有大量的空白,故又称之为有余白的美;②每行有长短之分,并有意让字有规律的倾斜,呈波形曲线,而且每行字的延长线都集中在某一点上,并呈扇子形;③每行开头高低不齐,尾部呈船底状,反船底或兼而有之;④有单体书写和连绵书写两种。总之那完美而又自成体系的空间构成形式,加上日本所特有绚丽多彩的色纸,给人以极大的艺术享受。其二,自上个世纪90年代以来,中国的“现代书法”所倡导的“流行书风”很大程度上也体现出了对作品空间构成形态的探索,现代书法家邵岩、古岚在这个方面的表现尤为出色。邵岩的现代书法艺术作品中有很强的黑白构成意识,黑白关系对比强烈,视觉冲击力大,时而用极度浓重、豪放的泼墨与宣纸“打叠一片”,时而用纤细的、断续颤抖的线条拓展空间,其作品中的空间构成要素相映成趣,在书法线条、韵律、黑白布局等构成要素上感染了观众……我们欣赏其作品之时,书法本身的点、线意义逐渐改变乃至升化成构成关系,你就会意识到空间构成的意义不仅是一种混合着心智,而且是完满的独到表现,即由普通的平面构成形象上升到其意义又可辩识的空间艺术。古岚的现代书法则更多的是采用字体的变化(楷、行、隶、魏碑、宋体夹杂其中),宣纸的变化(比如运用仿古宣、撒金宣等),并大量运用规则和不规则拼贴宣纸的手段。首先我们感觉到这与传统的书法作品拉开了距离,其次书法作品作为平面视觉艺术强调书法本身的艺术表现力,又有一定的可识性,重在通过诸形象的变化、互动来感染观众,传达创作主题。可见,现代书法注重整个作品的空间构成关系,在作品的空间构成方面做出一些尝试,作为一种探索,是应当值得我们去进一步研究。其三,在19世纪末至20世纪初,许多欧美的艺术家们一开始就从中国书法艺术作品视觉上和直观上的反应着手,将其看作象征符号进行艺术创造,借书法艺术的造型形式,尤其是行草书作品的空间构成形式。按照他们的意念和审美而再生的“抽象书法画”,作品所谓的“字”都是被抽象了的符号,并在全球范围内得以被接受,被先后冠以许多“主义”和“派”的名称。他们采取不予排斥的态度,从而将书法作品的空间构成意识糅合到现代艺术创作中,拓出了一条以东方毛笔书写的绘画之路,在西方现代派绘画艺术创新上展示了点、线、面等形象所呈现空间布局的新关系。艺术家佛郎兹·克莱茵的作品纵横走向自由,如同一个巨大的黑白空间,纸的空间意义是主要的,又似乎是书法练习,有如一条黑色枕木或是瓦条的线与面,它们是空间的、律动的、和谐的。艺术家罗伯特·马舍威尔用夸张的书法笔触,放大书法的笔书,将黑色的粗放推向纪念碑似的效果。其最有影响的作品是《西班牙的挽歌》系列,它通过中国汉字“洲”来反映一个抽象概念的巨型书法艺术作品。他自认为这是他别出心裁的自由联想。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书画艺术》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书画艺术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