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分级也是游戏规则


□ 周铁东


电影之所以分级,是因为根据社会道德准则和社会心理学原理,成人和孩子对心灵产品的内容有不同的权利和需求。
上个世纪最后一年的金秋九月,第三届中国电影展在洛杉矶举行,《黄河绝恋》作为开锣影片在好莱坞隆重登场。在等待开演时,我试图向前来捧场的外商解释,中国电影之所以需要审查制度,是因为中国电影尚无分级制度,所有上演的影片都必须适合于所有观众观看,包括男女老幼。说着开演了,银幕上旋即出现了表现侵华日军残酷暴行的火烧活人、磨盘碾婴儿等惨不忍睹的画面。言犹在耳的老美在惊愕之余反问了一句,难道这也适合于儿童观看?我一时语塞,没想到这老外跟这儿等着我呢。好在长期与帝国主义打交道的经验让我脱口编出了“这是海外版”的托辞。对我狡黠的“外交辞令”,外商只好报以会心的笑容。
在多年的从业生涯中,我们屡屡遇到类似的尴尬,即使是我们明确定位为儿童影片的一些电影,按照国际标准也过不了儿童这一关,更不用说经年累月充斥着银幕和荧屏,让孩子们一览无遗的风花雪月和爱恨情仇。
说到电影的分级制度,又不得不谈到好莱坞。电影之所以分级,是因为根据社会道德准则和社会心理学原理,成人和孩子对心灵产品的内容有不同的权利和需求。咱们无法逼着成人以儿戏为乐,咱也不可能让孩子为成人内容所染。美国电影的分级制度和类型片划分正是顺应了这种差异的需求层次,并将保护孩子作为其首要目的和第一考虑。
1966年5月,杰克·瓦伦蒂出任美国电影协会主席。其时正值美国民权运动、妇女解放运动、校园暴乱、迷惘的一代、垮掉的一代等社会运动风起云涌之时,美国社会的道德标准和传统美德日益遭到挑战与怀疑。反映到电影创作方面,业内沿用了半个多世纪的具有强烈官方性质的《黑斯制片法典》渐渐为从业人员所抛弃,致使美国电影版图上出现了史学家所谓的“新美国电影”。这类影片题材大胆、言论公开,不断冲击并屡屡突破传统的政治和道德底线。瓦伦蒂上任伊始,就赶上了一部名叫《谁害怕弗吉尼亚·吴尔夫?》的影片。该片第一次在大银幕上出现了“脏字儿”,影片台词中夹杂的两个俗俚“screw”和“hump the hostess”一时间成为媒体争论的焦点。这两个只可意会的俚语若愣要翻译成中文,就相当于咱们影视作品中频频出现的“上”谁谁谁或者把谁谁谁“搞定”之类。正是这一部影片中的这两个暗指性行为的俚语,催生了美国电影的分级制度。当时的瓦伦蒂认为,让孩子们听到这种连他自己都不甚了了的语言那还了得,后果一定会很严重。于是,他马上约见了片主华纳公司的老板,语重心长地谈了三个小时,结果对方只是同意删掉一个“上”字(screw)。这个结果,老瓦当然很不满意。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大众电影》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大众电影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